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父子

第三百四十三章 父子

  “胡说。”

  荣贵妃放下玉碗,嗔了皇帝一眼,

  “陛下还年轻着呢,说什么老?”

  这大不敬的言语,若换是旁人,皇帝或许就有些生气了,可荣贵妃不一样,她年轻,貌美,还会撒娇,知道什么时候发小脾气,使小性子,可从来不会分不清场合。

  所以,这样的小性子,皇帝很是喜欢,也愿意纵着她。

  可纵着纵着却又发现,她这样的年轻,可他,却是真的已经老了。

  很多时候,都力不从心了。

  皇帝抬手摸了摸荣贵妃发上的宝石,而荣贵妃则是顺势倒在了他的手上,两人有些些许温存。

  “朕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看着荣贵妃的眉眼,皇帝喃喃开口,似是有些神游,人老了,他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当年他年轻的时候,和三弟在月杨楼上为了一个姑娘大打出手。

  想起当年看着那人下了马车,徒步走上清凉寺,山路之上的梨花吹了满地,也落了她满肩。

  荣贵妃就这样躺在皇帝的膝前,听着皇帝不由自主的喃喃之语,在皇帝看不见的地方,眼神越发冰冷。

  是啊,因为他的一个所谓的怀恋,她被迫入宫,爱人生离,死别,孩子认贼作父,才有了这一生的悲惨。

  一个负了所有人的人,如今还有脸怀想,怀念,当真是恶心极了!

  旁人眼中看上去的温存,实则已经是笑中藏刀,各怀心思。

  “陛下,瑞王殿下来了。”

  一声通报让皇帝的思绪回拢,也让荣贵妃收起了她眸中的冷光和恨意,重新带上妥帖和贤淑的面具。

  “让他进来吧。”

  皇帝摆了摆手道。

  瑞王步入殿门,看到的正是退在一旁的荣贵妃和靠左在龙床上的皇帝。

  前些日子的风寒来势汹汹,让皇帝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儿臣参见父皇,贵妃娘娘。”

  荣贵妃也是微微施礼,算是给瑞王回礼。

  皇帝微微摆了摆手,

  “起来吧,你怎么来了?”

  皇帝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是还是笑着的,可见,瑞王来了这一趟,他还是有些开心的。

  纵使这两年来,自己这两个儿子在朝堂上争斗的越加厉害,让他很不开心,但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父亲,生病时儿子来看自己,还是有些欣慰的。

  瑞王拿出手提的食盒道,

  “儿臣听闻父皇胃口不好,特意做了您之前喜欢的桃花羹。”

  他一边拿出食盒里的桃花羹放到桌上,一边温言劝道,

  “儿臣知道皇祖母去了您伤心,可再伤心,也要保重身体啊。”

  皇帝看着那桌上的桃花羹,眸中透出几分怀念,

  “这桃花羹,你母妃当年做的最好。”

  瑞王听着一笑,

  “父皇您还记得啊,儿臣记得,当年母妃也最爱做桃花羹,给儿臣做了,再给父皇送来。”

  提起丽妃,皇帝也不由得感叹两句,

  “是啊,当初朕处理朝事忘了时间,也总是你母妃喜欢送碗桃花羹来。”

  当年的丽妃,也曾是很受宠的,甚至一度与先皇后其名,只是红颜薄命,早早的死在病中。

  提起自己的母亲,瑞王也免不了多说几句。

  父子俩一时间怀念起来,荣贵妃便是很识时务的退在一旁听着这父子两人说着。

  父子一席话,皇帝对瑞王的态度好了不少,而瑞王也很是开心。

  父皇对他,还是有着几分真情的,他毕竟是他的儿子。

  瑞王心中这样想着,可正想着,外面又是来了通报声,

  “陛下,裕王殿下和齐王殿下来了。”

  皇帝听着眉头微不可察的一蹙,在心底,他是很不想见到赵劭的,可他想要见齐王。

  只是顿了顿,外面的人已经走了进来。

  裕王殿下在皇宫向来是来去自如的,外面的宫女太监早就习惯了,而就算是江如海想要拦,也根本拦不住。

  因为在这些事情上,裕王殿下向来就没有听诏的自觉,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

  “儿臣,参见父皇。”

  “儿臣,参见父皇。”

  赵劭与齐王进门皆是俯身施礼,皇帝摆了摆手,

  “平身吧。”

  “谢父皇。”

  两人立起身来,赵劭嘴角带着笑意,看向瑞王,

  “二哥也在?”

  瑞王对着他一笑,

  “是,父皇身体有恙,我担心,便过来看看。”

  如今的瑞王,已经能够很好的收敛自己的情绪,无论面对谁,都是那副谈笑风生的模样。

  赵劭听着也是一笑,

  “还是二哥心细。”

  瑞王道,

  “哪里,三弟四弟,这不都是来了吗?”

  这一副兄友弟恭的场景,若是往常,皇帝必然会觉得开心,毕竟,没有那个皇帝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因为那个位子而争得个你死我活,纵使,他曾经也如此……

  可这面前之人换了赵劭,他就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和别扭。

  年纪越大,身体越不好,他就越想尽早解决这个隐患,就更不想忍,更不想做戏。

  于是,破天荒的,病中的皇帝径直忽略了赵劭,对这齐王招了招手,道,

  “成儿,过来。”

  忽然被叫的齐王一怔,不自觉看向旁边的赵劭。

  按理说,有他在,父皇不该注意到他才对。

  可偏偏,父皇叫了他?

  赵劭冲着齐王一笑,提醒道,

  “四弟,父皇叫你呢。”

  齐王方才回过神来,向着皇帝那边走去,施礼道,

  “父皇。”

  纵使这两年来,皇帝找了明先生做他的夫子,又是时时询问他功课,可这并没有让齐王如从前的赵劭一般亲厚和自然,反而是一日日的答不上功课,越发拘谨。

  更何况,他本就习惯了站在众人身后做配,如今当着瑞王和赵劭的面,忽然唤了他,实际上,齐王是有些不可置信的。

  磕磕巴巴的走到皇帝身旁,齐王从他的膝前俯下身来,

  “父皇,唤儿臣何事?”

  皇帝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对于这个儿子,生疏太久。

  而看着他这一脸的拘谨,心中又是有些不是滋味。

  “父皇是想问四弟的功课吧。”

  皇帝还未说出话来,便是听见有人开口说道,低沉醇厚的声音很是悦耳。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