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消息

第三百七十二章 消息

  梁王攻的是玄武门,如今控制住的只是皇城,而剩下的地方,则是混乱的很,此时趁机混入,对于他们而言,并非难事。

  余老四看向齐王,可还未等他开口,便是听到陆明溪道,

  “不带他,咱们去。”

  余老四瞥向陆明溪,咱们?

  他现在有些怀疑,陆明溪方才说的话,都是为了拉他下水。

  “我也想去。”

  齐王打了个哆嗦,却是举起手来道。

  他也想要进宫,虽然他不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但知道一定是要阻止梁王谋反,他也想要出一份力。

  陆明溪笑了笑,看向齐王,

  “你刚才不是问我该怎么办吗?”

  齐王点了点头,

  “是。”

  陆明溪道,

  “既然问了那就听我的。”

  齐王看了她一眼,

  “听你的,让我继续呆在这儿?”

  陆明溪摇头,

  “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阻止梁王谋反成功的关键事情。”

  齐王看向陆明溪,眸中似有怀疑,

  “什么事情?”

  她手底下又不是没有可用的人,为什么要交给他?

  陆明溪看了看天色,

  “如今已是丑时过半,距离卯时早朝还有两个多时辰,若是齐王取得篡位诏书,必定将在早朝之时宣布。”

  听她说着,齐王不禁觉得心里被猴爪子挠着一般难受,这不是废话吗,谋朝篡位,谁不是选早朝这个时机宣布?要是他,他也选早朝!

  “你快别卖关子了,要我怎么做,你说吧!”

  齐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陆明溪听着微微挑了挑眉头,

  “我若是要你死呢?”

  这话一出口,齐王当即一个激灵,向后退了两步,险些一屁股摔到地上。

  死?那可不行,他还没活够呢!

  看着齐王这一副防备警惕的模样,落云不禁翻了个白眼,

  “我们家小姐逗你呢,若是要你死,刚才直接补一刀就是了,何必让我给你疗伤?”

  就一个余老四,连她的对手都不一定是,更何况还有一院子的暗卫和那位高手?

  齐王听着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陆明溪,

  “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别逗人玩了?”

  陆明溪笑了笑,

  “不急,总得让梁王殿下享受一把登上高位的滋味儿,要不然,这二十多年来的筹谋,可不就白费了?”

  “你还想让他坐上两天?”

  齐王瞪大了眼睛,余老四却是压根不相信。

  陆明溪摊了摊手,

  “我就是一个妇道人家,不管这些事儿。”

  余老四:“……”

  齐王:“……”

  妇道人家,要是妇道人家都像是她这样,那天下的男人也不用活了!

  陆明溪轻声一笑,

  “言归正传,说正事儿,如今皇城封锁,消息传不出来,各个大人也不知道梁王篡位一事,还请齐王殿下想法子,让所有人都知道,昨日里梁王殿下弑杀兄弟,逼宫篡位的事情。”

  齐王听着一怔,

  “你说要我去挨家挨户的找人?”

  他现在后背可全都是伤,而且还瘸着一条腿,外面还都是在搜寻追杀他的人,这一出去,可不就成了活靶子?

  齐王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可陆明溪却是笑吟吟道,

  “活靶子不正好,引着那些暗卫到了那个大人家的门口,正好让所有人看看,梁王殿下的狠毒之举。”

  齐王听着顿时后背一个哆嗦,

  “你就不怕我刚出门就被人给一刀剁了?”

  “这就要看殿下本事了。”

  陆明溪道,

  “再者说了,若是你暴尸大街,岂不更有说服力,再让茶楼里的说书先生一编排,梁王篡位,残害兄弟的事情可就又是添了几分不义和狠毒,如此,还要多些齐王殿下舍身成仁了。”

  “陆明溪!”

  齐王当即瞪着眼睛看向陆明溪,吼出声来。

  她这是再让他去送死。

  陆明溪却是笑中带着几分邪气,

  “齐王殿下,你可别忘了,你这条命是我给留下来的,我要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可以选择不去,只是……”

  她尾音拖得有点长,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便是听见齐王开口,

  “不用说了,我去!”

  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陆明溪微微弯了弯眸子,

  “若如此,小女便是预祝齐王殿下马到成功,为推翻梁王谋反一事,立下汗马功劳。”

  齐王看着陆明溪,微微咬了咬后牙槽,他毫不怀疑,刚才要是他不去,这个女人会不会直接给他补上一刀,而后来一个暴尸荒野。

  陆明溪给落云丢了一个眼神,落云跟了上去。

  而当落云和齐王都离开之后,余老四才看向陆明溪,

  “你当真是想要齐王去给朝臣通风报信?”

  不管今日出何变数,明日若是要终止早朝,她手底下暗桩多得多,办法也有的是,根本不必要一个瘸腿的齐王前去做什么。

  这很明显是多此一举。

  陆明溪听着一笑,很是坦然,

  “自然不是,只是为了支开他而已。”

  重要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交给外人去办呢?

  无疑,齐王在她这儿,就是外人无疑。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余老四微微眯了眯眼睛,他现在甚至都是有些怀疑,她方才那句进宫,也是为了迷惑齐王而说的。

  “还记得东宁郡王吗?”

  陆明溪笑了笑,开口说道。

  ……………

  宫中,玄武门被守住,通向养心殿的路被梁王所带的羽林卫血洗,寒凉的夜里,弥漫着一阵一阵的血腥味儿。

  养心殿中,躺在病榻上的皇帝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这一声声的慌乱声,他想要叫人,想让找荣贵妃,却是遍寻不见,连他身旁的大太监江如海,也不知所踪。

  而一门之隔,羽林卫已经将整个养心殿团团围住。

  消失了许久的德妃,一身盛装,正站在哪里等着梁王。

  梁王看着德妃,很是激动,跪下来对着他行了一礼,

  “母妃。”

  德妃应了一声,眸中亦是带着激动之色,摸了摸梁王的额发,

  “好孩子,母妃,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梁王看向养心殿后,微微握紧了手中的佩剑,看向德妃道,

  “母妃,从今往后,孩儿,再也不会让您受委屈。”

  这整个后宫都会是他母妃的,至高无上的太后之位,再也没有什么裴贵妃荣贵妃之类的作祟,他的母后,就是这大楚最尊贵的女人。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