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传位圣旨

第三百七十六章 传位圣旨

  因为看方才陆明溪的神色就知道了,讶然归讶然,可却是没有一点惊慌。

  显然,不管梁王怎么作妖,这俩人都早有准备......

  大殿之上,百官刚刚上朝,便是听见一声声的丧钟声传来。

  百官正面面相觑着,一时间,在对方的眸子里看见了震惊。

  宫中没有皇后,太后又是刚刚寿终,这丧钟一响,自然谁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陛下的病情不是稳定下来了吗?怎么会这个时候……驾崩?!

  储君之位还未定下,虽说齐王入了政事堂学着理政务,可到底枢密院还有一个嫡出的裕王,而朝中也还有个长子的梁王。

  这两个哪一个是吃素的?

  且不说梁王的党羽,就算是这一年以来,裕王的势力亦然是不容小觑。

  最主要的是,这两个,不论是能力还是实力,可都是比齐王要正当的多!

  更主要的是,陛下根本未曾留下半点旨意,他们连个明确的要扶持的人都么没有!

  百官正扎堆争议着,忽然,看到梁王带着杨南山和江如海从后殿走了出来。

  一时间,朝堂众臣抬眸看向了梁王一行人。

  御史台的郭嘉微微眯了眯眸子,向前站了一步,开口问道,

  “梁王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都不是傻子,宫中刚刚敲了丧钟,梁王便是从后殿走了出来,这怎么看,都有着几分不对劲的意味。

  梁王看向郭嘉,缓缓开口,颇有几分睥睨的姿态,

  “什么意思,郭大人很快便是知道本王是什么意思了。”

  “江公公,宣旨吧。”

  梁王开口道。

  郭嘉微微眯了眯眸子,江如海听着打开了圣旨,尖细的声音想起,

  “众卿听旨!”

  圣旨一宣,郭嘉等人听着当即跪在地上,异口同声,

  “臣,听旨!”

  江如海这才开始念,尖细的声音响起,环绕在大殿之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梁王仁孝恭亲,有治世之能,可堪大任,朕顺应天意,传位梁王,钦此。”

  江如海圣旨念完,梁王站在高台之上,等着众臣跪拜。

  太尉程昱率先开口,高呼万岁,

  “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程昱一开头,不少梁王党都是跟着跪拜。

  可很多老牌的朝臣没有动,还有瑞王党和裕王党的人,也没有动。

  郭嘉上前一步,看向梁王,

  “陛下方才驾崩,梁王殿下便是出现在这里,还拿着传位圣旨,实在令人生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未梁王殿下,给我等一个解释。”

  梁王看向郭嘉,微微叹了口气,

  “父皇身子大不如前,昨晚召我入宫商量此事也实属无奈,郭大人,我也没想到,我刚到这里,父皇便是……”

  他说这,又是叹了一口气,看向郭嘉,

  “昨晚杨首相也在,郭大人若是不信,可以问他。”

  如今苏阁老已经退了下去,如今政事堂主要做主的还是杨南山,若是皇上想要商量传位事宜,找杨南山的确是再合适不过。

  可是……明明前几日陛下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怎么会忽然........

  而梁王又是穿着甲胄而非朝服,这怎么看,都感觉有猫腻。

  郭嘉向来是一个耿直的人,从来不站党派一说,只安安分分的呆在御史台该怼谁便是怼谁。

  他本来便是不是很看得上梁王,论果决,比不上裕王,论狠毒,更是里瑞王差得很,更别说这件事情有这么多的蹊跷。

  不免,便是多问了几句。

  “杨大人,是这样吗?”

  郭嘉看向杨南山,咄咄逼人道。

  杨南山嘴角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

  “没错,昨日里,陛下召我等如入宫,的确是准备商量立储事宜。”

  “那立谁为储?”

  郭嘉针锋相对,不过瞬间便是抓住了杨南山话语中的漏洞。

  杨南山还没有开口,便是听见梁王开口,

  “圣旨已经在这里了,郭大人,还不清楚吗?”

  郭嘉面不改色,昂首挺胸,

  “梁王殿下,请恕臣有罪,臣想看一眼圣旨。”

  皇帝已经下旨,让梁王前去岭南一带,又是让齐王入了政事堂,虽说这事情有些忽然,但在场的人那个不是淫浸官场多年,谁看不懂陛下的心思。

  虽然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跳过了裕王,但清楚明白的是,陛下压根就没想过将位子传给梁王,而是早早的看好了齐王。

  这两年来,陛下一直更注重培养的都是齐王,特别是瑞王出事,陛下醒来以后,若有若无的让朝臣接触的,也都是齐王。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没理由在太后出殡的当晚忽然改了主意,而接着,便是驾崩。

  这事儿,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

  底下的朝臣也大多如此想,既然郭嘉开了这个口,便是有几个老臣附和开口,

  “没错,梁王殿下,还请容老臣看一眼圣旨。”

  梁王有恃无恐,

  “这有何难?”

  他说着,对着江如海使了个眼色。

  江如海会意,带着圣旨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将圣旨交到了那几个老臣手上。

  几个老臣来来回回的传着看了几眼,而后又是传到了郭嘉手中。

  郭嘉看着圣旨的布料,还有圣旨之上的印信和笔墨,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好几遍,而后交还给了江如海。

  梁王看着笑了笑,

  “江公公,把圣旨也给诸位大臣看一看吧,毕竟朕以后还要靠诸位大人理政治国,总不好存着怀疑。”

  江如海听命,又是将圣旨传到了诸位朝臣手上。

  待众位朝臣一一看了圣旨,江如海才将圣旨收了回来。

  梁王站在高处,看着诸位朝臣,露出一个笑来,

  “如此,可还有存疑的?”

  存疑,如何存疑?

  这个时候,在陛下驾崩,圣旨已经在梁王手中的时候,谁敢直接说怀疑他是弑君篡位?

  一时间,饶是郭嘉,也是要掂量掂量。

  稍有不慎,新君上位,便有可能是满门抄斩。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既然没有人有疑虑,那便拜见新君吧。”

  程太尉开口道。

  梁王等着众人朝拜,也已经有不少人准备跪下了,只是话还没出口,远远的,便是有声音传来。

  “我有疑虑!”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