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烧船

第三百八十三章 烧船

  陈望将陆明溪的一举一动收在眼里,微微敛了敛眸子,看向温琼,

  “你就这么纵着她?”

  他们是将人带回去,可没说好好的照顾着,可温琼呢?不但调药帮人调养身子不说,还特意帮她去买桂花糕,这那里是抓人,分明是请了尊祖宗回来供着!

  温琼笑了笑,看着陆明溪道,

  “反正她又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一日日的憋闷着看着也觉得不舒服,倒不如自在的。”

  反正这船上都是他们的人,她身手虽强,内力却是太弱,与暗卫对上也大多是出其不意和用的巧劲,现在被她下了软筋散,连力气都没多少,怎么可能与他们抗衡?

  更何况,她们现在是在海上,而她,还怀着身孕。

  “自在?”

  陈望听着觉得好笑,

  “你莫不是真的演戏演上了瘾,真的把她当成了你的亲妹妹来对待,竟还关心起她开不开心来了?”

  温琼的举动,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向来杀人不眨眼的人,竟然会这么贴心的对待一个人。

  温琼听着微微挑眉,反问道,

  “你这话说的,她不就是我的亲妹妹吗?”

  当年她母亲一胎双生,她们两个的确是亲姐妹,只是如今方才见了面而已。

  左右翻不出花样,她不在意这个‘亲妹妹’可以过得舒坦一些。

  说起来,她肚子里的那个,还要叫她一声大姨。

  陈望听着嗤笑一声,

  “翻不出花样,你忘了她是谁了?”

  这位可不单单是一个安定侯府的娇小姐,更不单单是南楚新帝的未婚妻,而是北魏的西北王,三十万北境军的统帅!

  在修罗战场上回来的人,魏文帝的半个徒弟!

  “我知道啊。”

  温琼笑了笑,混不在意,

  “翻花样,也得有机会,她想要找空子钻,那便是让她找好了,茫茫大海,她还能水遁了不成?”

  别说是她现在没这个能耐,就算是有,她也要顾着肚子里的孩子。

  陈望听着顿了顿,温琼又是笑道,

  “而且,我想,你哥应该也不想我们苛待她吧。”

  陈望默然,对于陆明溪这样的人,他依旧是觉得杀了干净。

  可……他哥不让。

  可到现在,不让杀不说,还不让苛待了,这哪里是一个阶下囚该有的待遇?

  简直就是个祖宗!

  陈望觉得很是莫名,温琼却是看着他的模样笑道,

  “何须担忧,你哥心里自有算计。”

  一个从白衣走到一国摄政王的家伙,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他那么了解陆明溪,又岂会轻易在她手上吃亏?

  一个陆明溪,可以威胁林少云。

  她肚子里的孩子,对南楚,恐怕也意义非凡吧。

  站在甲板上吹风的陆明溪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两人的目光,在加上这日头着实太大,不禁眯了眯眼睛,看向温琼,扬手道,

  “你这糕点买的不好,太硬了,没有盛京的酥脆,这是快到夔州了?”

  温琼听着一笑,回道,

  “是啊,还有十余天便能到洛阳河道,靠了岸,你就能舒坦了。”

  陆明溪听着笑了笑,微微伸了个懒腰,眸中似有期待,

  “真好,终于回来了。”

  时隔五年,她终于回来了。

  甲板上吹了会风,待天色暗下来,陆明溪便是回了房。

  陈望看着她的身影微微沉了沉眸子,对着身旁的暗卫道,

  “这几日,盯紧了她。”

  “是。”

  暗卫点头答道。

  陈望方才敛了敛眸子,靠岸之际,怕是有的机会逃走。

  毕竟,洛阳不是别处,恐怕,他们这些人里,陆明溪最为熟悉。

  日升月潜,陆明溪在船上的日子过的很是舒心,养着胎,吃了睡,睡了吃,除了一开始的十几天有些消瘦,剩下的日子还胖了回来。

  十天过去,船只疾行,已然到了洛阳边缘,临近日暮,甲板上,温琼看了陆明溪一眼,笑道,

  “如果想要逃的话,可是要尽快,上了岸,可就没机会了。”

  陆明溪看向温琼,微微扬了扬眸子,

  “看上去,你很想让我逃?”

  这三个月来,拖她的福,似乎她的身子好了不少,而且越加临近洛阳,似乎更加精神。

  温琼笑了笑,直言不讳,

  “是啊,如果你逃了,某人才有机会杀你嘛。”

  某人二字,不言而喻。

  可陆明溪却是觉得没这么简单,打了个哈欠道,

  “这么多人想要我的命,那就更不逃了。”

  温琼听着微微扬了扬眉梢,有些不解,难道,她就真的不逃?

  陈望却是走了过来,对着温琼蹙了蹙眉头,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三个月来,他她实在是过于反常。

  温琼耸了耸肩,

  “你哥让我这么说的。”

  大概,是那个腹黑狐狸又在玩什么心术游戏吧。

  夜色渐沉,船只正在靠岸,穆清悄无声息的打昏了几个盯梢的暗卫,道,

  “我的内力已经恢复大半。”

  言下之意,他能带护着她离开。

  陆明溪听着看了看外面,勾了勾唇角道,

  “你先走,上岸做点事,然后回来接我。”

  说着,她凑到穆清耳边说了什么。

  穆清听着会意,转身出了船舱。

  日暮西山,临边的一个船只烧了起来,码头乱作一团,甲板上的温琼皱了皱眉头,看向船工,

  “怎么回事?”

  那船工道,

  “是正在靠岸的一艘走私的货船,船上都是棉花,忽然着了起来。那边正在救火,我们靠岸可能要受到阻拦,多呆一会儿。”

  温琼微微蹙眉,但还是摆手道,

  “注意我们船上的安全,其余的不用管,多待会儿,便多待会。”

  船工听着颔首,将人都给安排下去。

  温琼看了一眼陆明溪的船舱,微微敛了敛眸子,她应该,不会跑吧。

  可想着归想着,但还是忍不住走近看了看,可刚刚走近,便是有人推门出来,微微打了打哈欠,问道,

  “不是说这就靠岸吗,怎么还不靠岸,我还想着吉祥街的小馄饨呢。”

  温琼看见是陆明溪,敛了敛眸子,轻轻笑道,

  “快了,前面有船挡着,等前面的过去了,咱们就能靠岸了。”

  陆明溪听着吸了吸鼻子,

  “我怎么闻到了烧焦的味道?”

  温琼的眸中划过一抹异样,看向陆明溪,反问道,

  “你不知道?”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