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白衣公子

第三百八十六章 白衣公子

  成钰一边喝着小摊的粗茶一边悠悠开口。

  在这喧哗的闹市之中,面前之人,愣是把寻常人家的粗茶给喝出了仙山品茶的滋味来。

  陆明溪听着一笑,谦虚道,

  “呵呵呵……主要还是你口中的荒唐太子自己争气,我真的没做多少的。”

  这么夸她,都让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成钰放下茶杯,看向她,轻声一笑,

  “何必谦虚,羊肉汤也吃了,翻饼也尝了,天色不晚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陆明溪放下筷子,拿起茶来喝了一口,压了压心间忽然泛上了的恶心之感,

  “唔,走吧。”

  她站起身来,成钰瞥了一眼身旁的护卫,让人去结账,可刚出可小巷,便是觉出哪里有些不对劲来。

  马车旁,方才被绑着的穆清,已经不知所踪,而至于守着的那几个暗卫,则是被打昏叠在路旁。

  成钰眸中略过一抹沉意,而后看向身旁的陆明溪,不觉露出一个笑来,缓缓道,

  “看来我要跟你道歉,五年不见,还是小看了你。就算是没空子钻,你陆明溪也都是能自己制造机会的。”

  方才看似想要引起动乱传出消息,失败后又像是在使小性子,从一见面便是开始示弱,为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

  而从始至终,或许她只是想要弄出点动静来吸引他的目光,从而为那穆清制造逃跑的机会而已。

  果然,五年后的陆明溪,比之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五年的岁月里,沉淀下来的不止是他,还有她。

  陆明溪对着成钰一笑,

  “我接受你的道歉。”

  成钰也是笑着,可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不怎么让人愉快,

  “也多谢你,让我重新意识到你的狡猾,所以,以后的日子里,你或许过的不会像之前一样那么舒服了。”

  陆明溪听着顿了顿,拧着眉梢看向成钰,

  “做人不能这么小气吧,反正穆清在你手里也没用,跑了便是跑了,我在你手里不就行了?”

  他一开始要抓的,不过也就是她一个,穆清只是顺带着而已。

  成钰轻声嗤笑,

  “说的不错,所以,我要严加看管,上车吧。”

  他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陆明溪踩着小板凳爬到了马车里,紧接着,成钰也上去了。

  马车徐行,向着摄政王府而去。

  而与此同时,信王府里,廊中候着的是不少的貌美女婢,而两侧,则是几个护卫,左边三四个,穿着信王府统一的暗色衣衫,佩着刀具。

  而右边那一个,却是站的挺直,穿着暗青色的衣衫,拿着长剑,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而廊下,则是两个锦衣男子正站在一个稀有的金丝雀鸟笼前逗着鸟。

  左边的男子约莫三十岁出头的年纪,身形有些微胖,但一身贵紫色的雅云纹织锦穿在身上模样并不难看。

  他长着一双凤眸,看上去很是多情的样子,一眼望去,还算是个美男。

  可这模样,跟旁边二十三四岁左右的青衣男子一比,却是显得相形见绌。

  年轻是一回事,身形也是一回事。

  青年颀长的身形包裹在云白色鹤纹织锦里,腰封贴合,肩宽腰窄,有着一双很漂亮的桃花眼,眉目清澈,笑起来,两颊的酒窝里像是装满了蜜一般,迷的走廊两侧站着的小丫鬟都羞红了脸,低着头。

  堂下走来一个侍卫,忽然对着紫色华服的男子一礼,

  “殿下,接到消息,摄政王从城郊运河码头接了一个女子回府,还在瓦子巷里闹了一通。”

  听到这个消息,云白色锦衣的青年眸中略过一抹光亮,广袖下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女人?”

  信王凝了凝眸子,顿觉好笑,撇了撇嘴说道,

  “那万年不开花的铁树竟还会与女人来往了?什么人,打探得到吗?”

  护卫听着摇了摇头,

  “打探不到,只是有人看见是从盐帮贩盐的船上接下来的。估计是个市井女子吧,两人还在瓦子巷里停了下来,去吃了吴记的羊汤。”

  说到吴记羊汤,护卫心中暗自咽了咽口水,高门贵户的大小姐可不会屑于瓦子巷这种地方,只有混迹市井的老油条才会懂得,这美味。

  信王撇了撇嘴,很是不屑于成钰的品味,放着这么多世家小姐不要,怎地还看上市井女子了?

  可穿着云白锦衣的青年却是笑了,说道,

  “吴记羊汤,我也很是喜欢,刚到洛阳的时候还去尝过,怎么,这位摄政王也是喜欢吗?”

  信王却是挥了挥手,随意道,

  “怎么可能,成钰那人最是喜欢干净,哪里会去那种地方,估计是为了讨好那女子吧。”

  他可不信,往常不染纤尘的摄政王成钰,会去那市井的小摊上吃东西。

  说着,他似是意识到什么,看向了青年男子,

  “怎么,赵兄也去过那地方?”

  男子笑了笑,眸中一抹暖意一闪而逝,两颊酒窝微陷,

  “是啊,我觉得,那儿的羊汤味道很不多!”

  初来洛阳,他听说,她当初很是喜欢雁回楼的荷花酥、南巷杏林胡同的咸麻花、张氏的烧饼、吴记的羊汤还有盛记的梨花白,所以他将那几个地方走了一个遍。

  自然也尝过她最爱的羊肉汤,清烧的羊肉,每块肉上划上十字刀,先在火上炜好,在浇上油花,最后淋汤,然后撒上葱花,味道很好。

  或许,她少年时,就是这样,插科打诨的下学,而后去烧饼铺子买上烧饼,再带上两份羊汤回家与师父一起用饭。

  又或许第二天早晨上学时,总要带上两份荷花酥上课的时候吃,或者将夫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罚出课堂后跳到树上去喝刚买来的梨花白。

  想起陆明溪,赵劭的眸中不自觉的便是划过一抹笑意。

  这里,是她生活了七年的地方,是她长大的地方。

  没错,白衣青年就是赵劭,而信王口中的赵兄,也是他。

  三个月前,翻云山废墟,陆明溪失踪,他遍寻不见,甚至将整个翻云山一带给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她。

  直到封锁盛京,漕河营那边传来消息,查到了北魏细作的船只,可拦截,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们那时出了海……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