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牙尖嘴利

第三百八十九章 牙尖嘴利

  于是,陆明溪又是将棋子扔到了棋罐里。

  困意泛上来,陆明溪本想着去睡一觉,却是没想到,外面有人走了进来……

  一袭素白衣裙的温琼款款而来,嘴角带着几分笑意,落座在了石桌旁,

  “呀,在下棋?”

  陆明溪可还记得昨日她故意捉弄她的事情,随即冷淡转眸,爱答不理的,

  “怎么,有事?”

  温琼笑了笑,

  “也没什么大事,我怕你无聊,过来和你聊会天。”

  陆明溪也是一笑,看向她道,

  “跟你聊天,我才会无聊吧。”

  温琼撑着下巴拿起一枚黑棋来,

  “我记得在船上的时候跟我聊得挺开心的,怎么,话都套完了,就把我丢了?”

  “你的意思是,你又给我带来了什么消息?”

  陆明溪当即转身坐了下来,看向温琼。

  “我可没这么说。”

  温琼耸肩道,

  “不如先陪我下盘棋,若是我赢得开心了或许会告诉你点什么。”

  稍稍一顿,而后陆明溪弯了弯嘴角,

  “好啊。”

  一个时辰后,温琼黑着脸看向陆明溪,可偏偏陆明溪面带笑容,落子之后,对她道,

  “请。”

  温琼看着她脸上的笑心中一阵憋闷,索性将棋子扔到棋罐里,

  “不下了!”

  这算什么下棋,分明是她在吊着她玩!

  听旁人口中的她,是个战场上的疯子,朝堂上不少官员也是避之不及,而这几个月相处以来,又是让人感觉她柔柔弱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倒,一点与传闻不符,让她怎么都提不起欺压的心思。

  可现在,温琼才觉得,这简直就是个腹黑狐狸,绵里藏针的,还真是能屈能伸的很,该装傻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还有没有一点北境军统帅的自觉了?!

  好歹也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就不能有点节操吗?!

  不要脸啊!!!

  “还没结束呢,你只要下到这里,就又能起死回生了。”

  陆明溪指了指棋盘上的一个位置,笑盈盈道。

  她这么一指,温琼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是了,下到现在,一直都是她给她指着生路走!

  该死的,明明她的棋艺还是可以的,怎么在她这里就处处跳坑了呢?

  “没结束也不下了!”

  温琼伸手将棋盘打乱,很是烦躁,就像是在耍小性子的姑娘,

  “现在结束了!”

  陆明溪一脸平静的看着她,而后露一个笑来,

  “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消息了吗?”

  温琼看向她,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下棋下的一点也不开心,为什么要告诉你消息?!”

  “我都这么让着你了,你还不开心?”

  陆明溪一脸的讶然,可温琼没由来的憋闷,什么叫做这么让这她,这话说的,像是她多么笨,多么小气一样!

  “让什么?”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而后陆明溪看到一身白衣儒雅的成钰走了进来。

  陆明溪看向温琼,撑着下巴一笑,

  “让着她下棋咯,我都让了上百步了,可是她还是赢不了,气急败坏毁了棋局,还说我的不是。”

  温琼听着眸子一瞪,似有不服,

  “你瞎说什么,谁气急败坏了?还有,我那里说你的不是了?”

  陆明溪撑着下巴,缓缓问道,

  “刚才毁了棋局的不是你?一脸憋闷说的像是我欺负了你一般的不是你?你虽然没说,可是做了,这不是比说更加让人觉得不妥吗?”

  温琼被她的话一堵,成钰笑了笑,

  “她向来牙尖嘴利,最懂歪理,你说不过她的。”

  见成钰帮腔,陆明溪微微叹了一声,慢慢的将棋盘上的棋子放到棋罐里,

  “这话说的,像是你多么了解我一般。”

  成钰笑了笑,看向她,

  “不是吗?”

  怎么说也是争斗五载,他怎么不知道,她看似恣意潇洒,实则心算谋划一点也不比他人差,所有的不羁,不过是一张面具而已。

  更何况,如今沉淀五年,在陆三小姐的壳子里束手束脚这么久,想必对锋芒暗藏四个字,更加有了几分了解。

  温琼虽然聪明,可与官场浸淫多年,谋划布局的陆明溪相比,终究是差了几分。

  更何况与她下棋?陆明溪有的是法子玩她。

  陆明溪不语,只是收拾着棋局,抬眸看向他,

  “要下一盘吗?”

  “好啊。”

  成钰应声,随即,看了一眼温琼,温琼撇嘴站起身来,

  “没意思,你们聊。”

  温琼离开,成钰在陆明溪面前坐了下来,拿起白子。

  几刻的时间,棋盘上便已经是黑白纵横,成钰看向陆明溪,

  “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先发制人。”

  从棋局看,似乎,她越加稳妥。

  陆明溪一笑,

  “我也记得,你以前,从未这样急功近利”

  他们两个,没怎么正经下过棋,可陆明溪记得,曾经,急功近利的是她,等不及最先出手的也是她,成钰最擅长的,是后发制人,静观其变。

  成钰白子落地,

  “时移世易,五年了,早就不一样了。”

  陆明溪黑子落地,

  “是有些不一样了,只是,最原本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她说着,看向成钰,

  “有些事情,不该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成钰看向陆明溪,缓缓开口,

  “或许,你看到的,只是表象而已。”

  陆明溪听着眸色微沉,一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

  “你,和玄门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成钰再怎么也是北魏的官员,相争数载,她以为,他虽然擅专权,结党夺利,可在家国大事上,却是很看得清的,立场不同,但不得不说,他也是一个好官。

  可如今……为何会与玄门勾结在一起……

  “你觉得呢?”

  成钰看向陆明溪,反问道,

  “你觉得,我为何会与他们在一起?”

  陆明溪长睫微低,指尖的黑子微顿,

  “你……也是他们的人?”

  她这句话说的很是犹豫,“又或许,你们……很早之前就是合作关系了。”

  因为成钰与温琼说话的语气太过于熟稔,还有他与陈望的相熟,都不得不让陆明溪多想。

  可为什么?她不明白,成钰明明已经是一国摄政王,军政大权在手,为什么还要与玄门余孽勾结。

  除非,一切都是早早的便是安排的。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