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摄政王反调戏

第三百九十七章 摄政王反调戏

  太后听着看向成钰,眸色微冷,

  “摄政王,她说的,可是真的?她是南楚的皇后,你要娶她为妻?”

  成钰听着一笑,不咸不淡道,

  “有什么关系吗?”

  一个满身华贵,凤眸凌厉,气势逼人,而另一个,却是不咸不淡的随意说了一句。

  可也就是这一句,压过了前一句的凌厉气势。

  有什么关系吗?

  太后微微眯了眯眸子,这些年来,对于成钰,她一向是忌惮的,可又一向是没有办法的,但……但这一次,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一个错处……

  “北魏的摄政王,娶南楚的皇后,你觉得,合适吗?”

  “且不说她的身份已然定亲,单论她的伯父,是边境的戍边大将。娶南楚重臣之女,摄政王,莫不是想要通敌叛国?”

  成钰却是轻声一笑,

  “通敌叛国,何来此言,太后娘娘,我是北魏摄政王,而非戍边之臣,娶了她,要叛也是陆霄叛国,与我何干?”

  陆明溪心底微微叹了口气,刚才还觉得太子妃长进了,如今一看,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若非顾忌北魏宗亲纷杂,这成钰,早就篡位了吧。

  “可她终归是楚人,与礼法不合。”

  太后开口道。

  成钰笑道,

  “臣可不记得,大魏有哪一条礼法,是不允许臣子娶妻娶楚人的。”

  看着太后的气势渐弱下去,陆明溪出口了,

  “既非礼法,那道德呢?”

  “摄政王想要娶小女,可问过小女的意见了?”

  早就料到陆明溪会借机发难,成钰早有准备,反问道,

  “姑娘已然在我府邸住了不少时日,难道还想着回南楚继续做你的皇后不成?”

  “南楚礼法更甚北魏,你觉得,南楚新帝如今要什么女子没有,会偏偏抓着你一个在外流离多日的女子?”

  陆明溪笑了笑,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她说着,转头看向太后,

  “还请太后做主,若是您可以送民女回到南楚,安定侯府上下,必然感激不尽。”

  成钰看着陆明溪,知晓她是在挑起太后的情绪,意欲以此旁敲侧击,利用太后来对付他,甚至几句话将手伸到朝臣里去。

  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子,而送回去,却是能送南楚的安定侯府一个人情。

  这诱惑,的确不小。

  太后一党,尽可以用这个说法,来为难他。

  想的倒是不错,可……毕竟她也只是个女子而已。

  是女子,就有着诸多枷锁,那些,她想要摆脱,也摆脱不了的枷锁。

  太后意欲开口,可成钰却是勾了勾唇角,一脸深情的看向陆明溪,

  “阿溪,莫闹,你既已怀了身孕,还想要去哪里?”

  此话一出,不止太后住了嘴,在场的所有人更是歇了心思。

  原来……这位南楚新帝未过门的皇后,已经怀了摄政王的孩子。

  这样一来,可是什么心思都打不了了,毕竟人家已经怀了身孕,单凭摄政王的长子这一条,便是不可能有人动的了。

  陆明溪看向成钰,眸中有着不可置信,似是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

  五年不见,面前之人也是变了不少,越发卑鄙!

  陆明溪的淡笑中藏着冷意,缓缓道,

  “摄政王,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成钰笑了笑,口中吐出四个字来,

  “夫人,过奖。”

  她想要挑拨太后,将一个未过门皇后的身份抛出来做诱饵尚可,可若是让人知道她如今已经怀了南楚新帝的孩子,这后果,可不是她能够掌控的了的。

  毕竟,一个女人,和一个王朝的长子,是无法比拟的。

  而离开五年,这北魏的朝堂之中,多了更多她无法掌控的变数。

  成钰吃准了她不敢将所有的实情说出来,利用这个身份,死死的将她绑住,从此刻起,她只能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再也别想在前朝和后宫翻出半点风浪来。

  而陆明溪也是因着他口中那句夫人一阵恶寒,可没办法,她不能说。

  因为被他这么一堵,再说什么都显得苍白。

  在男子面前,不少每个女人都像是陆星沉一般有着一争之力,她现在的境况,显然不允许。

  成钰看向太后,掀了掀唇角,

  “这祝寿也祝了,臣的未婚妻您也看了,臣且先告退。”

  “摄政王,何必这么着急?”

  太后微微眯了眯眸子,

  “哀家的寿宴可还未真正开始呢。”

  成钰笑了笑,看向太后,语气依旧是温润如风,可却是让人感觉到不容置喙,

  “太后恕罪,臣的未婚妻尚有孕在身,不宜操劳,臣,告退!”

  说着,他便是退了半步,按住陆明溪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去。

  期间,未曾看太后一眼。

  太后的拳头已经紧紧的攥起,而对于成钰的容忍似乎也达到了极限。

  “混账!”

  低沉的声音响起,眸中满是杀意——

  出了长乐宫,陆明溪看向成钰,嘴角微微翘起,

  “怎么,摄政王,摸够了吗?”

  还真是顺着杆子往上爬,用她挖的坑把她自己给埋了。

  成钰抓起她的手,轻轻一笑,印上一吻,

  “我若是说,没摸够,你待如何?”

  陆明溪一瞬直接的呆滞,而后后退一步,脱口而出,

  “成钰,你没疯吧!”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成钰吗?这还是那个温润刻板的君子成钰吗?

  成钰笑了笑,缓缓道,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可是不及当年你对付我的十中之一呢。”

  陆明溪听着一滞,当年她对付他……

  脑中破碎的画面划过,陆明溪微微扯了扯嘴角,

  “还真是记仇!”

  当初的陆明溪站太子一党,而成钰则是偏向德王,太子敦厚,成钰难缠,几次三番坏她的事,陆明溪自然是要报复。

  只是,此人心思缜密,她鲜少能够钻到空子,便是变着法的整治他,免不了,不要皮不要脸怼上两句,将人怼得面红耳赤。

  谁让他是君子,她是小人?

  成钰听着一笑,看向陆明溪,一脸的深情,

  “走吧,夫人。”

  陆明溪脸上的笑容假的可怕,眸色看向前方的官道,不知道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而成钰,则是看着那朱红色的宫门嘴角微微露出一个笑来,也不知道,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怎么一番表情呢?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