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废棋

第三百九十八章 废棋

  成钰离开,长乐宫的宫宴还在继续,只是太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手掌握拳,落在桌上,顿时茶碗震了三震。

  顿时,吓得宫室里的宫女太监连大气也不敢出。

  “母后,莫生气。”

  十二三岁的小皇帝拽了拽太后的衣角,眸中带着几分瑟然,开口安慰道。

  太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眸子微闭,当再次睁开,又是一副平静,摸了摸小皇帝的脑袋,道,

  “弘儿放心,母后不气。”

  说着,她看向身旁的婢女青丝,沉声道,

  “青丝,宣信王。”

  暗桩那边临时有事来报,赵劭耽搁了一会儿,可就是因为耽搁的这一会儿,与摄政王府的马车错身而过。

  信王看着驶出宫门的马车,微微蹙了蹙眉头,

  “摄政王,不是才刚进宫吗?”

  青丝看向信王,叹道,

  “在长乐宫与太后娘娘起了争执,您去了便是知道了。”

  信王听着看了赵劭一眼,起争执?

  赵劭眸中亦是带着三分不解,起了争执?这句话,似乎范围有一些广。

  一行人入了长乐宫,歌舞继续着,太后借故离了席,在侧殿里召见了赵劭和信王。

  太后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保养的不错,一身华贵的宫装,衬托的好似瑶池王母。

  信王与赵劭入了侧殿,对着太后一礼,

  “臣弟参加太后。”

  “参见太后。”

  太后早就屏退了左右,看向了赵劭和信王,

  “既然大家心里都清楚,便是不拐弯抹角了。”

  信王抬起头来,看向太后,笑了笑,开口道,

  “皇嫂想说什么,直说便是。”

  太后转眸看向赵劭,眯了眯眼睛,似有防备,问道,

  “南楚的齐王?”

  赵劭颔首,身板挺直,嘴角带着浅笑,

  “正是。”

  太后微微看了他一眼,问道,

  “哀家听信王提过你,你要跟哀家合作?”

  赵劭笑了笑,

  “非也,本王是想要与北魏合作。”

  太后听着笑了一声,似是讽刺,

  “与北魏合作?如今的国政大权可是尽数捏在摄政王手里,你想要与北魏合作,也该去找他才对,何须舍近求远?”

  赵劭摇了摇头,道,

  “太后娘娘此言差矣,正是因为摄政王权利太大,所以我才选择您与信王。”

  太后听着微微眯了眯眸子,稍稍挑眉,

  “哦?说来听听?”

  赵劭嘴角淡笑从容,缓缓开口,

  “太后娘娘也知道,我是一个落势的皇子,若是直接前去找寻摄政王合作,难免是放到手里给人拿捏,再加上摄政王此人心性不定,心思太深,未必会帮我。

  若是他与我皇兄达成了什么协议,我岂不是自己把自己给送到了狼窝里?”

  “那你凭什么笃定哀家会帮你?”

  太后凤眸凌厉的反问。

  赵劭不慌不忙,嘴角带着笑,开口道。

  “因为利益。”

  太后看着赵劭,微微眯了眯眸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赵劭笑了笑,看向太后,

  “我能带来的利益,或许摄政王看不上,但与太后娘娘而言,却是需要的,至于帮不帮我,我想,太后应该心中有数,不是吗?”

  太后听罢微微默然,似是承认了赵劭所说。

  毕竟,帮不帮他,也是以后的事情,只是他现在所做的,于她有益而已。

  此等危机关头,她需要帮助,都已经冒险与信王连到一条线上,那么再多一个南楚齐王又如何?

  毕竟,一个逃窜的落寞王爷,在她北魏,还能翻出天来不成。

  想着,太后微微舒了口气,收起了自己的敌意,道,

  “哀家愿意与你合作,但你说的法子,用不了。”

  赵劭听着凝眸,眉目微沉,

  “怎么,摄政王不放人?”

  有着这么大的利益,还有朝臣的压力,成钰就算是想不放人,也不该……

  忽然想起方才驶出宫门的马车,赵劭心中忽然沉了沉。

  太后按了按额角,叹道,

  “放不了了,你口中的陆明溪,已经是成钰的人了,且怀有身孕,这样的女子,根本不可能与南楚交换什么?”

  “南楚帝,也绝不会再要一个怀了旁人孩子的女子,做皇后。”

  “如今的陆明溪,只是一招废棋。”

  怀有身孕?

  一时间,赵劭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陆明溪怎么可能会怀了成钰的孩子?

  “会不会是摄政王使诈,故意这么说的?”

  信王问道。

  可赵劭却是心想,若是成钰使诈污蔑,他的阿溪一定会反驳的,有很多法子证明她没有怀孕。

  除非……除非她是真的怀孕了,而且,不能让人知道……

  算算日子,他们之前那么经常,也从未避孕…很可能是…

  一想到这个可能,赵劭也不知心中是何滋味,就好像是一颗心都软了下来,百爪挠心。

  一时间,只想要冲到她的身旁去,抱着她,带她走。

  也就是这时,太后摇了摇头,道,

  “不是,那姑娘也没否认,很是羞愤的看着成钰,想必,是真的被成钰夺了身子,有了身孕。”

  羞愤?若是让陆明溪知道,她不过是震惊的瞪了成钰一眼,便是被太后给解读成了羞愤,估计真的是要‘羞愤’一番。

  信王听着看向赵劭,

  “赵兄,现在你的法子恐怕是不行了,就算你那皇兄再怎么色令智昏,恐怕也不会要一个失了贞,还怀了孕的女人了。”

  不要?为什么不要?别说是这两个人嘴里的并非实情,就算是真的,他的妻子也得他自己带回去,只不过会弄死那个该死的摄政王而已。

  可在两人面前却是不能这么说,现如今陆明溪有孕,剩下的事情,更是要小心。

  赵劭心中思绪千回百转,可在信王与太后眼中,却是以为他是因为少了一步关键的棋子而苦恼。

  …………

  回到摄政王府,陆明溪还未回到小院,便是被人叫到了成钰那边。

  花厅里陈设简单而不失华贵,很是符合成钰的审美。

  陆明溪眸色随意的扫过,却是在左边的桌案旁发现了一样眼熟的东西。

  那是一架古琴,周身都是纯黑色乌木的,尾端雕刻着几朵幽花,花蕊处浅浅的刷了一层金粉。

  这琴,好生熟悉……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