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四百零一章 名琴配佳人

第四百零一章 名琴配佳人

  下方不少公子哥应和着,少女脸上的调笑之色也是越发明显,但不知为何,这样轻浮的举动,一点也引不起人的反感来。

  唔.....许是因为她眉宇间的恣意,又或许,是因为她生的好看。

  对于一个生的如此好看的小女孩,人们不是那么容易生出反感的,特别是男人。

  一曲毕,他记得她如青鹤一般点地而起,一跃便是到了雁鸣楼的七层。

  身姿优美,轻功极高,这是他对这个少女的第一印象。

  不过十三岁的年纪,便是有这样的武学造诣,实属难得。

  对于身手如此不凡的少女,他是有些防备的,可那个被他防备着的人,只是对着他笑了笑,扬声道,

  “名琴配佳人,这就当本姑娘送给状元郎的贺礼了。”

  满身酒气,笑容微醺,步子还有些虚浮,可声音很好听,那双大海般澄净的眸子微弯,好似满天星光都失去了颜色。

  她将古琴塞到他的怀里,便是一跃而下,翩若惊鸿。

  青衫被风带起,乌发轻扬,身姿飘零而下的那一瞬间,至今,未曾忘。

  名琴配佳人,她竟是把他比作佳人。

  一时间,成钰竟也不知是该气,还是怒。

  可看着怀中的琴,却是不由得一怔,古琴,独幽,世间唯有一把,价值,何止千万?

  她,就这样送给了他这一个陌生人?

  不得不说,少女醉酒荒唐一举,在少年心中,浅浅滑过,死水微恙。

  第二日,皇帝下令,将他派往了徐州,于是,没来得及打听那少女的姓名,便是离开。

  又或许,于他这样的人而已,知不知道,也没什么区别。

  那样潇洒明媚的女孩子,怕是一辈子都会生活在阳光下肆意的潇洒着,而非像他这般,注定在泥潭里打滚。

  后来,他调回洛阳,也不自觉的暗中留意过,可却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他想,或是那少女不是洛阳人氏,只是恰好经过的江湖人而已。

  否则,长的那么好看的一个人,总归是能够听到一些事迹的。

  可直到五年之后,北境军大败北狄,收复寒山一带,军功赫赫,班师回朝。

  他随皇帝站在城墙之上,一眼,便是认出了她。

  五年前的少女,面带稚嫩,眸含星光,三分酒气,七分潇洒。

  而五年后的女子,容色倾城,不复潇洒,不复恣意,只是眉间英气更甚。

  她......竟是当初的青衫剑圣,陆通之徒。

  无疑,当时的成钰是震惊的,也是怅然过的。

  因为,十七岁那年,那个在他冰冷数年的心里,划过一丝丝悸动的少女,如今正站在他的对立面,成了他向前的一块绊脚石。

  一块,必须除掉的绊脚石……

  于是,当初的悸动消散,而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只有阴谋和算计。

  他曾以为,他会是活在阳光下明媚的人,可后来,却是亲眼看着她在泥潭和漩涡之中,掌控权术。

  互相算计数年,谁也不曾手下留情,直到她最后身死,都有着他暗中的手笔。

  成钰从不曾后悔,可如今,看着她回来,知道她在另外一个男子身旁,并肩前行近五年的时候,他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一开始未曾见到的时候,他还会想,是假的吧,或许,她只是想要掌控权力,将南楚的新帝作为手中棋子,助她逐鹿中原而已。

  可如今,她怀了他的孩子,还能是假的吗?

  若无真心,怎么会……

  可那个玩世不恭、心思深沉的陆明溪,也会动情吗?

  “大哥。”

  身后的声音打断了成钰的思绪,他敛了敛眸子,转过头去,看向那人,

  “怎么,有消息了?”

  陈望摇了摇头,将暗卫交过来的情报交到了成钰手上,

  “不是,是秦朗那边最近有异动,还有几位军中有着地位的宗亲,与太后走的很近。”

  他说着,顿了顿,

  “还有信王。”

  成钰翻看了几眼,将暗报重新交到了陈望手上,

  “那就好好排查一下信王身边的人。”

  “信王?”

  陈望微微蹙了蹙眉头,

  “你怀疑,赵劭就藏在信王的身边?”

  成钰笑了笑,

  “宫内守卫森严,想要接近太后并非易事,所以他不可能在宫里。”

  “而至于信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如此滴水不漏的将这几个刺头联合在一起,若非是背后有高人指点,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点水也没露?”

  陈望听着点了点头,

  “我这就去命人排查。”

  “等一下。”

  成钰微微沉吟,叫住了陈望。

  陈望顿了顿步子,转身看向成钰,

  “哥,还有事吗?”

  成钰眉间带着几分思索,看向陈望,忽然问道,

  “你在南楚待过这么长时间,可知这位南楚新帝,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陈望听着一怔,而后道,

  “交集不多,只知道他年少时很荒唐,花天酒地,但后来接过夜司,将皇帝交下的事情都做的不错,五年前的清凉寺谋反,还有荆州水患,都是他一手解决。

  手腕果决,雷厉风行,后来被贬去西境,在军中起势,几乎将西境军尽数收在手下,但回来之后却是隐而不发,皇帝故意晾着也很能沉得住气……”

  成钰听着微微低了低眸子,忽然道,

  “所以,你说,如果没有南楚老皇帝的忽然病重,这皇位,还落到他的手上吗?”

  “必然。”

  陈望点了点头道,

  “梁王和瑞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皇帝将他刻意的扔在枢密院里,已经是一个局,想要借此架空制掣权力,可他却是反其道而行,将枢密院上下压的服服帖帖。

  暗中挑动,静观其变,或许,就算是梁王不谋反,就算是他们不去调拨,最终赵劭,也会将他逼上那一条路,从而为自己彻底的扫清障碍!

  “很少见你对旁人有这么高的评价。”

  成钰笑了笑,看向陈望道。

  陈望抬了抬眸子,

  “我只是不希望你轻敌,能够在南楚老皇帝的手下活了近十年,又在这杀机四伏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的人,绝不只是陆明溪手中的一颗棋子这么简单。”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