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四百零八章 绑回去

第四百零八章 绑回去

  多年至交,一起从生死线上爬出来的,林少云不是外人,陆明溪也没瞒他,把这几年来的事情概括着都告诉了他。

  林少云听着抿了抿唇,倒也不说不高兴,就是感觉心里闷闷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像是刚刚失而复得,又是发现自家的白菜,被猪给拱了。

  还是隔壁猪圈的猪!

  旁人如何说,他不知道,可对于陆明溪,林少云却是了解的很,她或许会在背后摆局布棋,却绝不可能欺骗旁人的感情。

  “所以,你接下来,要跟着他回去?”

  林少云脸色并不算多好看,径直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他不是傻子,看得出那南楚的新皇帝对陆明溪有着几分真情,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孤身犯险,跑到这北魏的皇城来。

  可实际上,赵劭如何,林少云根本不在乎,他在意的,是陆明溪怎么想。

  陆明溪微微抬手看着那瓣雪白的梨花瓣在手心打旋儿,缓缓开口,

  “自师父死后,在北魏这么多年,见不得光的阴谋场我走过了,遍地狼烟的杀戮场我也去过了,魏文帝的恩我也算还了,如今契丹受损,北境固若金汤,在人们心里陆星沉也早就死了,我也算是功成身退。”

  “去你的功成身退,当初拿着北境军千般算计不肯放权也也不知道是谁?”

  当年的陆明溪,可是野心大的很,若是无北邙山祸事,如今朝堂执掌权柄的究竟是成钰还是她都未可知!

  对于她这句话,林少云压根不信,

  功成身退,她陆明溪就不是那种人!

  “就为了一个他,值得吗?”

  陆明溪微微挑眉,坦然道,

  “权势,地位,我都拥有过了,现在平淡点,或许也不错。”

  “去你的平淡!”

  林少云当即骂出声,

  “他是个寻常的贩夫走卒吗?那是南楚的皇帝,还不要权势地位,要是最后困在那四四方方的天域里,跟一群女人抢一个人,有你哭的!”

  平淡到要去嫁给一个皇帝,她可真正够淡泊明志与世无争的!

  陆明溪笑了笑,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大不了我再来投奔你。”

  “给老子滚。”

  林少云瞪了她一眼,很是嫌弃,

  “老子可不收留下堂妇!”

  他话音一落,陆明溪手边上的瓷瓶便是直直的冲着他的门面而去,林少云抬手挡下来,跳脚道,

  “干什么,谋杀啊你!”

  “嘴这么欠,活该你!”

  陆明溪白了他一眼道。

  林少云咬了咬后牙槽,终是只瞪了陆明溪一眼,

  “算了算了,快吃吧你!”

  再胡闹下去,烧鹅都要凉了。

  这蜜浆烧鹅,可是趁热吃才好吃!

  陆明溪没多少便是饱了,林少云发现,真的是不一样了,她这具身体的素质,与从前比,当真是比不了的了。

  微微收了收心绪,林少云道,

  “后院抓了一个暗卫,好像是个面瘫,是你的人?”

  面瘫?

  陆明溪咬了咬牙,看向林少云,

  “不是我的人能去我的地方给你留消息?”

  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

  林少云微微耸了耸肩,随意的喝了口梨花白,

  “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你的人还是南楚的暗卫,就在东院,你自己认领一下?”

  陆明溪白了一眼林少云,起身向着东院走去。

  林少云看着陆明溪的身影轻轻一笑,微微后仰,斜靠在身后的梨花树上。

  落云从后墙翻了过来,面色有些别扭,开口道,

  “林帅,你还真不管陆帅了?”

  林少云白了她一眼,

  “管?怎么管?掳回北境去?关起来?我是那种人嘛?陆明溪还不扒了我的皮?”

  落云听着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

  “可您之前还说……”

  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的……

  林少云又是抬手灌了一口梨花白,微微叹了一口气,

  “从十三岁到二十岁,整整七年的时间,小溪子为北魏做了太多,青曜司,北境军,这本就不该是她背负的,好不容易捡回了自由,还把她困回来做什么?”

  当年就一直想要让她放下,更何况是现在?

  一直劝她少参与朝堂里的那些阴谋算计,少拿自己的命去换那些东西。

  只可惜,那时候的陆明溪一股子的拗劲,觉得自己不比任何人差,非要跟成钰拼上一拼,为了一个所谓的恩情,上赶着给魏文帝当刀使。

  如今的小溪子,这条命,当真是捡回来的,根本不适合继续呆在北境,好不容易能碰上一个喜欢的,他自然是想要她随心走。

  就算是头破血流,也还有北境军给她撑腰,有他在后面给她顶着。

  北境防线,有他,有北境军守着,又出不来乱子。

  何必非要把她拖回来?

  落云听着微微叹了口气,心底也是说不出的复杂,失而复得,可陆帅终究还是走了另外一条路。

  可林帅说的也没错,他们没有理由,把陆帅给绑回北境去。

  林少云看着头顶的花开花落,微微眯了眯眸子,当年的陆伯伯本就想要小溪子逍遥江湖,是魏文帝把她拖进了权力争斗的漩涡,为这个国家付出了七年,为北魏皇室当了七年的刀。

  可人生能有几个七年?

  多少次的命悬一线,到头来得到的却是过河拆桥,一个刺杀的密令,便是定了她的死罪。

  莫说是是魏文帝对不住陆明溪,就算是当年之事并非如此,陆明溪要走,他也绝不会拦。

  更何况,那南楚皇帝,似乎并非无情之人。

  权利和人,那个更加重要,林少云从来都是分得清的。

  权利......哪有人重要呢?

  看着落云纠结的面色,林少云忽然笑了,

  “我说落云,你也算是在北境呆了快五年了,怎么还没搞定段恒,你看你家统帅都要嫁出去了。”

  他可还记得,这小丫头刚来的时候,把陆明溪当做目标,咬着牙铆足了劲冲着陆明溪的位子冲,从动作,到日常习惯,都幼稚的模仿,可是给军营弄出了好多的笑话。

  落云听着耳根微红,狠狠的瞪了林少云一眼,

  “林帅,能不能别提这事儿!”

  林少云看着她的面色轻声一笑,正想要继续逗她两句,却是敏锐的发现墙外的动静,眸色瞬间一冷,

  “来的倒是很快。”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