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普清来了

第四百一十三章 普清来了

  有时候,陆明溪常常想,若是当年没有那场暗杀,或许她已经带兵来了这边,或许会胜,也或许会败,但总归,都是会与他站在对立面,与安定候等人站在对立面,生死不容。

  也或许,会碰到被贬出京的他,前来边境的他。

  他为了战功,她为了权势,或许,又会是另外一种场景。

  赵劭听着轻轻笑了笑,揉了揉陆明溪的发顶,

  “看来,我是不是该感谢老天爷,给了你一次机会,也给了我一次机会。”

  陆明溪听着微微低眸,敛了敛心中的思绪,笑道,

  “若是按傅衍所说,你我也太惨了些。”

  他是孤家寡人的亡国皇帝,她也差不多,以身殉国,还困在轮椅上近二十年。

  困在轮椅上,陆明溪摇摇头,想想都觉得可怕。

  整日生活在阴谋诡计里,周围尽是黑暗,很难不被黑暗所吞噬。

  而一旦一个人被黑暗所吞噬,便是再也无法见到光明,至死,不见天日。

  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芦苇荡随风飘着,陆明溪忽然停住脚步,微微蹙了蹙眉头,脸色一阵发白。

  “怎么了吗?”

  赵劭连忙扶住她问道。

  陆明溪稳了稳心神,苍白面色上带上几分笑容,摇头道,

  “没事,小家伙踢我。”

  赵劭方才送了一口气,轻轻的将手放在她凸起的肚子上,露出一个笑来,

  “这么闹腾,也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自从陆明溪有孕以来,可没少受折腾,起初的一个多月孕吐不止,四五个月更是胎动频繁。

  这小家伙,可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两人说着,赵劭半跪在地上摸了摸陆明溪的肚子,凶神恶煞道,

  “再折腾你娘亲,看以后爹爹怎么教训你。”

  陆明溪被他逗笑,赵劭陪着她坐在在河边坐着。

  陆明溪自然而然的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看着夕阳渐落,赵劭忽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觉得,整颗心都被一种名为满足的东西充斥着。

  赵劭的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意,陆明溪微微抬眸,看着他酒窝,想要去抬手摸一摸,但最终却是止住了,安安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看向了自己的双手,眸中一抹复杂的神色划过.......

  他这一生,不该像是傅衍手中所说了吧。

  没有历经过那样的黑暗,不曾接手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心怀善念,他会是一个好皇帝的。

  只是.....她还能陪他走多久.......

  天色渐黑了,赵劭看向陆明溪,

  “阿溪,我们回去吧。”

  陆明溪点了点头,赵劭扶着她坐起来,两人准备向回走,却是看见江的对岸忽然几抹火光一闪而过。

  那边……是南安水军的驻地。

  陆明溪微微顿了顿步子,看向赵劭。

  赵劭微微顿了顿,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北魏虽然兵强,但若论水军,断然比不过南楚,且北魏朝政动荡,此时并非开战良机,应该没什么大碍,放心。”

  陆明溪自然知道并非开战良机,但是……

  以成钰的性子,既然来了南安,必然不会空手而归,就算是不开战……也必然会借机试探。

  “还是小心为上。”

  说不出哪里担忧,可陆明溪终归是来了这样一句。

  赵劭知道她的担忧不无道理,点了点头,笑道,

  “放心,有安定候和陆晟他们在,不会出问题的。”

  南楚的戍境大军,也不是纸糊的,不是成钰几招阴谋诡计便是能打垮的,就算是当初的她,不也是得掂量掂量吗?

  陆明溪听着点了点头,也是,现在怎么看,对于南楚来说都是有利的,就算是开战,也没什么可怕的。

  .........

  入夜,南安水军驻地,成钰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上沾上的鲜血,动作有种说不出的优雅。

  陈望看着面前陌生的哥哥,微微张了张嘴,

  “哥,徐青安怎么说也是戍边大将,你就这么把他杀了,会否影响你在军中的威望。”

  他哥看似温雅,实则果绝,这一点陈望向来知道,可这一次,未免太过于剑走偏锋了些。

  这样的行事风格,与他从前一点也不像,反倒是像极了.......

  像极了当年的北境军统帅,陆星沉。

  成钰轻声一笑,颇为不屑,

  “若不是有这样的废物在,南安水军也到不了如今的这番情形,杀了便是杀了,能有多大影响?”

  他说着,瞥了一眼地上带血的匕首,

  “这样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人,若是在战场上,除了坏事,怕是也没了其他的用处。”

  所以,还是杀了干净。

  陈望微微默然,的确是杀了干净,可......

  他张了张嘴,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只是一双眼睛看着成钰,觉得自己的哥哥越发陌生。

  ........

  在秦城住了几日,大半时间陆明溪都是睡着的。

  至于被带往北魏一事,赵劭也是与安定侯解释了,安定侯只是说了陆明溪两句,又是嘱托两句,便也没有多说。

  其实.....还能说什么呢?

  这孩子都出来了,他也不能棒打鸳鸯不是?

  就算要棒打,面前的这位,也不是以前那个无权无势的纨绔太子了。

  君臣有别,他还能以下犯上不成?!

  看着两人一日一日的甜蜜,安定侯也只能祝福。

  只是......毕竟婚礼还没办,安定侯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怎么看都觉得是自家养的小白菜被猪给拱了。

  于是,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南楚新君,再一次被人看做了拱白菜的肥猪。

  次日,陆明溪刚刚用过午膳,便是听见外面有故友来访。

  故友?

  看着面前布衣白袍,气息温和的青年人,陆明溪眸中划过一抹讶然,而后一笑,

  “普清小师父。”

  四年多不见,当年十七八岁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如今的弱冠青年,眉宇俊秀不少,也拔高不少,只是当初的稚嫩气息,尽数沉淀下来。

  若是说当年的普清还只是佛门高徒,现在,却是像极了拈花一笑的佛祖。

  普清眉眼含笑,亦是对着陆明溪一礼,

  “陆姑娘,好久不见。”

  陆明溪笑了笑,

  “是许久没见了,普清师父怎么也来了这边境?”

  普清敛了敛眉目道,

  “清凉寺有师父坐镇,小僧偷闲游历四方,前些日子路过白江,受师父遗志,前来拜访陆姑娘。”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