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清理门户

第四百一十五章 清理门户

  普清顿了顿,眸中闪过一丝复杂,道,

  “也正因如此,姑娘命格特殊,得以改命,与陆三小姐的命星纠缠在一处,维持生机,可也正因这样,一个本该陨落未知星命的命星,也更加容易被人影响。”

  陆明溪听着微微沉了沉眸子,

  “所以,你说我之前的离魂之症,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试图干扰我的命星?”

  普清颔首,坦然道,

  “姑娘星命本极易受到影响,师父那日观星,亦是看到有人操控星蕴之力,以己命数,意欲影响姑娘的命星......”

  “师父本想借力寻出那人所在,可却是在最后关头,两人尽数被一股力量反噬回来……”

  帝星新生,反护母体。

  陆明溪与赵劭都是有大功德之人,前者手上杀戮虽多,却是为中原人民戍守边境,不知道挡了多少次的胡族入侵,守得家国安定。

  而后者,则是一国帝王,身负帝气,雨泽众生,安国兴邦。

  两人这样的功德,必然也会惠泽到孩子身上,所以这个孩子一出生,便是天生带着大气运的。

  而这个大气运的孩子,又是有意识的惠及母体,通俗点说,是护母。

  所以,有这个孩子相护,陆明溪如今的命星,旁人暂时动不得。

  只是不知为何,近来,她又是有了离魂之症。

  或许,有人又是用了其他的方法,也或许.....与蛊虫有关。

  他这些年来,意在医术,但于玄术上,却是远不如师父。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一时间,他没有法子。

  可普清这样说,陆明溪却是听得明白,是这个很闹腾的小家伙在保护她,只是……

  “下蛊之人,意在这个孩子。”

  陆明溪沉了沉眸子,说出来的已然是极为确定的语气。

  用玄门术法动不了的,却是可以用旁的手段来加害。

  要害一个人,法子实在是太多了。

  普清点了点头,

  “没错,此蛊,意在姑娘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陆明溪一直小心翼翼的服用一些药物,而这些药物,又恰巧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让这蛊虫没空子可钻,到如今,也不过只能潜伏,并未真正的对孩子造成影响。

  陆明溪沉了沉眸子,这些时日以来,她没少注意自己的脉象……终究是她自己医术浅薄,险些酿成大祸。

  .........

  赵劭回来的时候,普清刚刚把陆明溪体内的蛊虫取出来,看到蛊虫之后,不禁后悔没把手在下重一点,让人直接把那成钰连同那白衣女子给一刀砍死!

  陆明溪唇色有些苍白,拍了拍赵劭的手臂,摇了摇头,

  “我没事。”

  赵劭扶着她满是心疼,轻声呵斥,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别乱动。”

  普清拿过一颗赤红色的药物给陆明溪服下,药物发挥作用很快,一时间让人觉得全身经脉都是暖暖的,痉挛般的疼痛瞬间缓解。

  陆明溪看向普清,唇色有些苍白,

  “这是?”

  “万年火灵芝。”

  普清一边收着东西一边道,

  “陆姑娘的身体还是弱了些,历经蛊虫,更是衰减三分元气,体寒严重,还需仔细养着。”

  陆明溪虽然医术不精,但万年火灵芝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只是让她觉得心间一沉的是,当日在摄政王府,温琼也送给她一瓶万年火灵芝........

  陆明溪眸中划过一抹沉思,她是……什么意思?提醒,还是早就算到了有这么一天,亦或是,成钰早就算到了有这么一天?

  若是后者,那么来到楚魏边境,是否早有预谋?

  成钰此人,向来走一步要把余下的九十九步都算个清楚,当真会真的让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吗?

  事到如今,其实还有一个谜团没有解开。

  温琼背后之人,与成钰合作之人,在背后掌控玄门之人,一直没有露面。

  陆明溪眸间带着三分沉思,看向普清,

  “你口中所说的清理门户,便是指的背后之人?”

  背后操控玄门众人之人,必定是玄门之人,而上智大师,也是。

  普清点了点头,沉声道,

  “没错,说起来,还要感谢陆姑娘与陛下,若非二位,我与师父也不会得知玄门流落在外之人,更不知道他们事到如今已发展到如此地步,野心至此。”

  玄门,本就是江湖中人,不如朝堂,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是有了一个护国寺,与皇权相辅。

  可前晋以来,高祖对玄门众人的驱逐和杀戮,引起了众多玄门中人不满,而其中一个,便是师父的同门师兄弟。

  那时的师父还不叫上智,也没出家当和尚,他的师弟也是。

  两人同门过一段时日,只是后来观念不合,分道扬镳。

  师父造访名山大川,而师弟也是拜了他人为师。

  那时候,还是前晋,晋高祖的时候,刚刚开国之时,对待玄士还是很礼待的,甚至还隐隐的有些高人一等的感觉。

  所以,师弟去了前晋都城,也就是当时的洛阳。

  一开始待遇极高,甚至隐隐的接触到了国师的位子,只是后来,没过多久,晋高祖便是对玄门大开杀戒,师弟也是受累,销声匿迹。

  师父本以为师弟是死了,可直到如今,近六十年后,几经查探,才知,为祸之人,正是师弟!

  他没死,而是剑走偏锋,恨极了前晋,或许,也恨极了天下。

  陆明溪微微蹙了蹙眉头,隐着三分思量,

  “若是恨极了前晋,那为什么他还有扶保成钰,与成钰合作?”

  普清摇了摇头,叹道,

  “师父也不知,这或许,就要等到见到师叔才知道吧。”

  陆明溪也是微微默然,毕竟成钰,也是前晋的骨血。

  只是……也说不定.....

  谁知道这些人心里想的都是什么?能潜伏这么多年,历经两朝,做出这么多丧心病狂之事的人来,心思自然也不是那么好猜的。

  普清张嘴,本想说陆明溪离魂之事极有可能与他这师叔有关,可还未等话出说口,边见陆明溪忽然抬头。

  眸中意味,不言而喻——

  普清微微一顿,便是转了话锋,嘱托了陆明溪几句身体上需要注意的地方,便是留下药方离去。

  见普清离去,陆明溪微微敛眸,只是眉宇之间依旧沉着几分沉思。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