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十六章 盯梢

第二十六章 盯梢

  听完了说书,也是临近中午,陆二少爷捂着自己那早已前胸贴后背的肚子对陆明溪一阵怨语。

  两人上了月扬楼二楼的雅间,只是一边走着,陆明溪的步子在楼梯上微微一顿,眉梢微拧。

  她刚才好像有一瞬间的感觉,有人,在盯着他们。

  可抬起眼睛无意间扫过四周,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看姑娘的看姑娘,并没有异样。

  可她的感觉不会错.......

  常年被人盯梢、当做刺杀对象的人,身上总会有一种感应力,也可以是说本能,当别人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算是两人擦肩而过也不会去过多注意,可一旦有人刻意留意自己,哪怕是一眼,这种本能便会瞬间复苏。

  若是没有练成这种本能,不等有人围杀,她早就死在了他人箭下。

  可是刚才......陆明溪微微闭了闭眸子,是谁,盯着他们两个?一个是不学无术的少爷,一个是刁钻蛮横的小姐,有什么价值让人盯着?

  脑中一瞬之间划过多种可能,而陆明溪却锁定在了那唯一的一个――因为他们是安定侯府的人。

  陆明溪在楼梯上顿着的这一会儿,陆明泽已然走到了二楼上,见到陆明溪还停在后面,不禁出声催促,

  “陆小三你在后面磨蹭什么呢,快点!”

  “来了!”

  两人抬头应声,只是在进入雅间的前一刻,抬头看了看三楼处的隔间。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雅间,三层小阁楼的某个地方传来了笑声。

  “青羽,你输了,拿钱!”

  青羽摸了摸鼻子,

  “殿下,你作弊,刚才如果不是你刻意出声,隔着这么远她肯定发现不了。”

  太子殿下可不管,赖皮道,

  “输了就是输了,青羽,你这隐匿功夫欠佳。”

  青羽不甘心的从怀里拿出二两银子,

  “那她也不过是发现了我而已,另一边的人可不一定。”

  太子挑了挑眉头,

  “要不要再赌一把?”

  青羽抬眸,依然是一张面瘫脸,

  “赌什么?”

  太子笑了笑,

  “赌待会盯着她的人,是死是活。”

  青羽听罢一惊,

  “怎么可能?就算是她发现了,也不会去杀人,否则她自己岂不是暴露了?”

  太子殿下摇了摇头,

  “非也非也,之前叫你查的翻云寨那件事你可还记得?”

  青羽点了点头,

  “那一窝土匪?”

  太子浅笑,

  “正是。”

  青羽不解,

  “那有什么稀奇的?不就是她帮那个土匪救出了那群土匪?若非那日咱们在,他们能不能逃出去还是未知数呢。”

  太子用手指微微摩裟手里的杯子,

  “是个未知数,但未知的情况下都敢那么大胆,什么都不顾就敢把水搅混,你说,她是个什么人?”

  青羽微微沉吟,

  “若非有勇无谋,就是早有退路,从未将那群黑衣卫放在眼里。”

  太子笑了笑,问道,

  “那你觉得是前者还是后者?”

  这次换青羽沉默了,若是从未接触要他看人,他百分百确定是前者。

  因为能做到后者的人,极其少。

  可那日对着那群黑衣卫她一番剖析,对政治的敏锐,对兵法的熟悉,还有她自身若隐若现的气势,怕是......后者。

  那如此来说,对盯梢的人下手,倒是不算稀奇。

  “可她行事如此肆意猖狂,就不怕安定侯府的人看出破绽?”

  太子摇了摇头,

  “当局者迷,而有些人,只是看上去行事张扬而已,内里,或许滴水不漏呢?”

  那日在翻云山,除了他与青羽巧合间遇到了她,那些黑衣卫,可有真正的看到她的脸?

  这盛京城内,甚至都没有人知道她出城过,明德书院下学,她可是从书院里走出来的,谁会闲着没事去怀疑一个小姑娘?

  今日盯梢,不过也是与安定侯有关罢了。

  更何况,她又不是真正的陆明溪,谁知道她隐在安定侯府是要做什么?

  一头狼,要她扮绵羊,一时,是可以,难道你能让她扮一世?

  可这次,这太子殿下彻底想岔了,也高估了陆明溪。

  他以为,陆明溪是个借用安定侯府三小姐身份潜藏的暗卫,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也是,谁能想到这世上还有借尸还魂这一说?

  而陆明溪行事的确张扬,也做事滴水不漏,可那日翻云山上,却是无意间泼了一大桶水,安定侯夫人给她求的玉佩,没绑好,丢了。

  而这次有人盯梢她,大多也是因为那枚玉佩。

  而也正是因为那枚玉佩,安定侯一天之内可是遭到了诸多试探。

  虽然对方从来都没有猜到她的头上,可却是因着着枚玉佩,给安定侯府带来诸多怀疑。

  但也因此,让对付露出了更多破绽――

  刚刚从御书房出来的东宁郡王与安定侯寒暄着,两人因着在玉霞关那一战多少有些交集,虽算不得熟,但也能说上几句话。

  也正因为是当时安定侯那道折子,论功行赏,东宁郡王才得以进京。

  此次皇帝召见,陆霄本想是将自己在玉霞关所遇到的那一群神秘暗卫报予皇帝,可两人刚刚说到一半,东宁郡王便是来了,皇帝顺水推舟,说东宁郡王许久不在京城,对政务不够熟悉,若要入朝还需一段时日,正好将此事交于东宁郡王处理,而他多年奔波,正好休息一下。

  安定侯不解,为什么他调查的好好的事情,要交给东宁郡王?

  明明对政事生疏,那陛下为何还要交给他?

  之前还说让他一直追查下去的?

  刚刚出了承安门,安定侯招来易青,正要说些什么,身后便是一个公公追了出来,

  “侯爷留步。”

  安定侯回过头去,却见正是皇帝身旁的老太监,微微疑惑,

  “刘公公?可还有事?”

  刘公公低下头,对着安定侯一笑,

  “侯爷且慢走,陛下有请。”

  安定侯又是摸不着头脑,他刚刚才从御书房出来啊。

  刘公公笑了笑,笑出一脸的褶子,

  “侯爷跟着奴才来便知。”

  安定侯虽是不解,但也点了点头,叫易青回去等着,自己则跟着刘公公回了御书房。

  一脚踏进御书房,皇帝依旧坐在主座上,只是下方站着的人换了一个,

  “祈大人?”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