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十五章 德妃

第三十五章 德妃

  清晨的阳光自窗外泻入,洒在地板上,屋外的刚开的芙蓉花上还沾着未干的露珠,陆明溪被琉画从被窝里拖了出来洗漱。

  屋内的炭火盆还在燃着,到了这个天气,还在烧着炭火的整个盛京城估计都是不多了,但陆明溪却是发现,这具身体出奇的怕冷。

  “小姐,要穿大小姐送来的那套衣服吗?还是再挑好看的?”

  琉画一边给陆明溪绾着发一边开口问道。

  陆明溪随意的从盒子里拿出来一串珊瑚手玔,戴到了手上,开口道,

  “就穿大姐给的那一套吧,大姐的眼光不会有错。”

  “好。”

  琉画点点头,从衣橱里拿出了陆明澜送来的那套衣服。

  浅浅的鹅黄色,上面用银线绣着小朵小朵的芙蓉花,算不得华贵,但也绝对说不上朴素,穿在陆明溪身上,这身浅鹅黄色更是衬出少女神色,显得活力而不失温婉。

  陆明澜看着陆明溪这一身浅鹅黄,腰间束着银丝绣边的腰封,束出姣好的腰身,今年她个头长的很快,都要跟她一般高了。

  圆圆的鹅蛋脸,圆圆的眼睛,细细的眉毛,头发被琉画用她给的珠花半挽起,青丝垂落,若是敛着眉目安静的站在那里,倒是有着几分名门淑女的样子。

  “大姐,你盯着我看做什么,我今日穿的,可有不合礼数的地方?”

  陆明溪见陆明澜一直盯着她,不禁笑了笑开口道。

  陆明澜轻轻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没有,很好,只是天还有些冷,怎么没穿披风?”

  她看向琉画,开口道,

  “琉画,进屋把你家小姐的披风拿出来,就拿那件浅月色的吧!”

  琉画应声,进屋去拿来了披风。

  陆明澜给她披上披风,言语之间,便能显现出她对于陆明溪衣物的熟悉。

  其实安定侯府之中,陆明溪与陆明泽的衣物,大多都是她在打理,长姐如母,明明只比两人大了不到两岁,但陆明澜却是一直在照顾着他们。

  安定侯府之中,安定侯常年不在家,三夫人入门前只有安定侯夫人带着三个孩子,陆明澜自小在老夫人膝下长大,所以性子稳重些。

  而安定侯夫人并不怎么会带孩子,陆明溪自小跟着陆明泽胡闹,所以性子跟知书识礼半点边也沾不上。

  候府的车停在永安门外,陆明溪与陆明澜下了马车。

  皇城巍峨,红砖青瓦,金碧辉煌,陆明溪与陆明澜徒步走进了承安门,递了帖子,被小太监引着向御花园走去。

  正值深春处,城郊的野花都开始竞相绽放,更何况是这皇城之内的御花园?

  御花园内花种奇多,满园春色,而最是让人移不开眼的,却是这一个个妙龄少女。

  许是都多少猜到了贵妃的心思,必然一个个盛装出席,只求能入贵妃之眼,就算是不能,留个好印象也是好的。

  一开始陆明溪到还觉得陆明澜送来的衣服皆是银线绣边,有些过于华丽,但如今一比,姐妹两人倒是算得上普通。

  裴贵妃还未到,御花园中的贵女结伴的聊着,一个身穿乳粉色锦衣的年少女走了过来,对着陆明澜一笑。

  陆明澜见到她也是一笑,

  “你今日来的倒是早。”

  那女子也笑了笑,

  “不是我早,是你晚了半刻,这是你妹妹?”

  她看向陆明溪问道。

  陆明澜颔首,

  “家妹陆明溪。”

  那少女笑了笑,调侃道,

  “似于传闻不符啊。”

  京中传闻,安定侯府陆明溪长相泼辣,行事蛮横,是个以一打三的粗壮女子。

  可面前的人,身穿一袭鹅黄色,安静的站在陆明澜身后,杏眸柳眉,颇是恬淡,可能是因为年纪原因,身形还比陆明澜略微瘦小三分。

  看上去倒是个安静的小妹妹,与那蛮横泼辣可是沾不上边。

  听见她的调侃之语,陆明溪笑了笑,

  “苏姐姐也是啊。”

  苏萱听罢挑眉,看着陆明溪道,

  “你大姐还未介绍,你怎知我是苏萱?”

  陆明溪笑道,

  “我大姐平日也不喜参加各类宴会,盛京之中,能与她说话语气如此熟稔的,除了苏阁老的孙女苏萱,也就是昭宁公主了吧。”

  可苏萱却是抓住不放了,

  “那你怎知我不是昭宁公主,而是苏萱?”

  陆明溪转头看向陆明澜,

  “大姐,京中盛传明先生的三位女弟子是绝世才女,今日一见,莫非有人混水摸鱼?”

  她这句话出,苏萱眸子微瞪,

  “明澜,你妹妹什么意思?”

  陆明澜笑了笑,

  “昭宁是公主,来参加裴贵妃的赏花宴,自然是与母亲一同出现,怎会独自一人?你今天这是糊涂了。”

  自己好友的性子她了解,苏萱想必是看到她带了妹妹来想要逗一逗,只可惜,挖了坑自己跳了下去。

  苏萱听罢懊恼的拍了拍脑袋,道,

  “明澜,你这妹妹可真不好糊弄。”

  之前听着那些糟心事,她还以为是个小傻子。

  陆明澜笑了笑,

  “是你大意了。”

  两人相熟,自是相谈甚欢,而所谓的京中传闻,亦不过人云亦云。

  大约半个时辰后,裴贵妃姗姗来迟,只不过身旁还相伴着德妃,而嘉成县主就跟在两人身后,只不过,不见昭宁公主的身影。

  陆明溪看了过去,两位娘娘一比,显然裴贵妃显得更年轻一些,德妃是当今皇帝还是豫王时便在府里的,而裴贵妃则是圣上登基之后入宫的,虽说不是宠冠后宫,但能执掌凤印,压着四妃一头,总是有着自己的本事。

  裴贵妃的赏花宴,但是德妃却是来了,让下面的贵女开始悉悉索索的讨论开来。

  陆明澜与苏萱亦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只是她开口问道,

  “今日昭宁怎么没来?”

  苏萱笑了笑,

  “昭宁与那新来的县主不合,自然不会来给她长脸。”

  裴贵妃此举,一是买太后人情,将嘉成县主引给盛京贵女,给嘉成长脸。二估计便是皇帝授意,让她相看一下盛京贵女,睿王和太子,都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只是德妃是梁王生母,一年前梁王便已成亲,娶的还是清河崔氏女,她今日怎么来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