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十九章 风声

第三十九章 风声

  祁连玉躺枪,一把被太子拽了出来,只能厚着脸皮道,

  “陛下,太子很勤奋......”

  他话还没说完皇帝就虎了他一眼,

  “不用你说,朕知道。”

  瑞王笑了笑,看向太子,似是无意间的一句玩笑话,

  “三弟最近,倒是跟祈大人走的很近。”

  最近祁连玉追查旧事,倒是在政圈里引起不小的波澜,太子这时候有意无意的跟他走这么近,虽说他是个废材,可如今夜司在他手上.........想到此处,瑞王有意无意的握了握拳头,都是儿子,父皇当真偏心。

  太子听罢连眉梢都没挑,只是懒懒道,

  “父皇说近朱者赤,要我多跟祈大人学学。”

  祁连玉:“..........”

  皇帝笑骂,

  “你这死小子,要是能有祁连玉一半的踏实正经,朕也不用发愁了。”

  太子无辜瞪眼,看着祁连玉,嫌弃道,

  “儿子若是跟祁连玉一眼呆闷,父皇才是要犯愁。”

  祁连玉:“...........”

  莫名其妙又躺枪........

  皇帝听罢笑骂太子两句,太子连连讨饶卖乖,一副父慈子孝的画面,可这些,在瑞王眼中却是刺眼至极。

  打趣几句,皇帝没有继续理太子,倒是看向了瑞王身边安静站着的傅衍,道,

  “朕记得你自打十七岁外出游学,都三四年了吧,怎么,舍得回来了?”

  傅国公长子,本应是在国子监老老实实的准备考取功名步青云之路的,可这小子却是选择了远行,直到如今都要弱冠了,才舍得回来。

  傅衍笑了笑,

  “牢陛下记挂了,祖母装病,傅衍只得回京。”

  皇帝听着一笑,

  “这倒是像你祖母能做出来的。”

  他笑着,又道,

  “既然回来了,就别在往外跑了,连定北侯府的那个毛小子都考上了功名,入朝为官,傅国公可最疼你这个大儿子,你这么多年不在盛京,他怕是快要急死了。”

  傅衍笑着,面上的表情很是温润,

  “父亲正值壮年,二弟也有功名在身,傅衍有幸,还能再偷几年的闲。”

  言下之意,一时之间不准备入朝。

  皇帝自是没有追究这些细枝末节,只是笑了笑。

  昭宁公主带着陆明澜几人从梨花林向着御花园走去,蛇皮鞭还握在手上,略显烦闷。

  “今日是我的错,让你们两个受委屈了。”

  昭宁公主开口道。

  苏萱拿着帕子擦着自己的手腕,一脸的恶心之色,

  “不关你的事,德妃出手,当着让人防不胜防。”

  齐王.....呵,这可真是一步好棋!

  昭宁微微咬牙,

  “这个毒妇,真想一鞭子抽死她!”

  陆明澜按了按她的手,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

  “你别冲动,方才齐王已经被陛下处置,已然错过了问罪的最好时机,此时在纠缠下去,怕是会有人说你不明事理。”

  昭宁脸色微微一青,

  “这个德妃,肯定早就算计好了!”

  方才那个情形,根本不容许她们继续追究,女子身份,实在是...累赘!

  陆明澜微微摇头,开口道,

  “我今日看着贵妃娘娘脸色不太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昨日忙于帮明先生修撰书籍,并未去学斋,而苏萱所说,也有些片面。

  昭宁吸了一口气,微微咬牙,

  “还不是那个嘉成县主!”

  “自她进宫就多次挑衅,宫人都说是我争宠心切,看不得太后宠爱太孙,可这皇宫之内只有我一个公主,我父是皇帝,祖母是太后,母亲是贵妃,手握六宫大权,何必与她一个县主争锋?”

  “可她却是步步紧逼,时时惹我,之前被明澜打败更是把气转移到了我这里,明里暗里的跟皇祖母告状,说是我故意为难与她,要你处处碾压,害她丢脸。在皇祖母面前装的一副楚楚可怜,在宫里与人为善,好说话的很,可到了我这里,惯没有好脸色,说话也绵里藏针,我一发作,到像是我在欺负她一样。”

  “可你我心知肚明,明明是她自己技不如人,明先生看不上她,倒是又来给我扣帽子。”

  “她来了不过半月,我看着这宫里的风都要变了,跟会妖术似的,各宫宫女太监都对她这个县主喜欢的紧,倒是我,都快出来蛮横之名了!”

  昭宁憋了一大堆的话,如今看见陆明澜和苏萱便是恨不得一股脑的倒出来。

  明明她才是公主,宫女做错事情她还不能教训了?这不是正常的事情?难道她一个主子,还要她去讨好宫女太监不成?

  可自打嘉成县主来了,原本正常的事情全都不正常了,原先宫女太监做错事,她若是赏顿鞭子都是感恩有加,可现在,她连训斥两句都成了她的不是。

  可做错了事情,不该是受罚的吗?

  她这一罚,都快成了她们母女横行六宫了。

  陆明澜听着按了按眉角,

  “所以昨日,你又与她杠上了?”

  之前她与她比试,并未深交,只是从文章里可以看出,此女心性极高,不过才学并不出众。可今日昭宁如此说,这嘉成县主在人心上倒是个厉害角色。

  昭宁公主点了点头,说道,

  “前几日就杠上了,她在皇祖母面前装可怜,我忍不住怼了两句,她便借机发挥。我母妃见太后有些发怒,便是打了圆场,说要举办赏花宴将她介绍给盛京贵女,她这才罢休。”

  “可昨日里,她却是又来招惹我......”

  后面的,不用她多说,陆明澜也隐隐猜到了。

  宫中只有昭宁一位公主,各宫主子自然也不屑与一个女孩为难,而皇帝和太后又是宠着,裴贵妃手握凤印,纵使后宫再乱,皇家无情,可昭宁却是实实在在被宠着长的的。

  还未及笈便是被贵妃送到了明先生门下,论治学、骑射方面虽是比嘉成强着许多,但论人心谋算,却是远远不及。

  嘉成必然又是两三句挑火,让她忍不住发作,惹得太后不喜,拿捏住了昭宁,便是拿捏住了裴贵妃。

  是故今日一天,裴贵妃才有些心不在焉。

  苏萱微微叹了一口气,

  “昭宁,这个嘉成县主,是个厉害角色啊。”

  昭宁亦是深呼吸着,想起那些糟心事便是一阵气急。

  陆明澜拧了拧眉头,看向昭宁,

  “昨日她又是怎么挑你的?”

  她们三人怎么说也是在一人门下相交三年,昭宁性子虽然傲了些,但也不是头脑简单让人一挑就起火的,之前吃过亏,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挑嗦的。

  昭宁眸子暗了暗,

  “昨日在骑射场,她恶言相向,辱我母妃。”

  她怎会不知嘉成一来便是不怀好意,可是事关她母亲名誉,她怎能不怒?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