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五十二章 隐情

第五十二章 隐情

  陆明溪看着他,好像说的是不错。

  祁连玉是当今年轻官员的翘楚,做事能力一流,甚得皇帝欢心,只可惜资历不够,若是有此功业,怕是直接可以步入内阁,成为皇帝重臣。

  可....他一个太子,真的怕成为世家宗族的活靶子?

  要知道,这个功业,对于祁连玉来说重要,但也不是全揽不可。

  而对于他来说,可以彻底洗去荒唐的外衣,从此步入朝堂,借机发展自己的势力。

  要知道,梁王、瑞王两人在朝中已然经营了几年,若是他不入朝堂,在这么荒唐下去,纵使有着皇帝,他这太子之位,也迟早不保。

  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束手束脚?

  还是说.....他的对手,除了梁王、瑞王....还有一个?

  陆明溪眸光骤然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

  若是如此,也是说的通了。

  可若是如此,他这太子做的,可真够惨的。

  她看向太子,但是并未问出口,只道,

  “东宁郡王在这件事情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太子抬了抬头,道,

  “黑衣卫和那曲先生都与他有来往,只不过他做事滴水不漏,让人捉不到证据。”

  只有风影,没有证据,却是无法定他的罪。

  能在覆巢之下保持安然,还锦衣玉食数十年,东宁郡王,又岂是无能之辈?

  此人隐藏极深,深不可测!

  陆明溪敛了敛眸子,轻轻一笑,

  “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不过再怎么扑朔迷离,三日后,也该有个答案了。

  不过.....陆明溪看向太子,欲言又止,他确定要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吗?

  就算是他的敌人还有那位,经此一役,若是胜了,也可手中有着依仗,且这祸福之间,本就是可以相互转换的。

  他.....是在害怕什么?

  看着陆明溪的眼睛,太子忽然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他仓惶的站了起来,背对着陆明溪,沉声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等这件事明了之后,我会给你传讯。三日后行事亦有风险,届时不止黑衣卫,他们还有些许未知的手段,你别擅自插手。”

  他说着,就一跃而出,消失在了厢房之中。

  陆明溪看着他的背影,口中喃喃,

  “看来这南楚的朝堂,比起北魏,倒是还要乱上几分,皇室争储,更是扑朔迷离。”

  太子走后一会儿,琉画就推门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几点泥污,一双大眼睛看着陆明溪,里面装满了水意。

  陆明溪看着她的一张大花脸,不禁笑出声来,

  “琉画,你这是怎么了?”

  琉画吸了吸鼻子,都快哭出来了,

  “奴婢在河边洗帕子,不知到为什么,它忽然飞了出去,奴婢追了好久才把它追回来,还摔了一跤。”

  陆明溪:“..............”

  她终于知道那太子说的给她找了点事情做是什么了!

  .............

  夜里,太子一人坐在屋顶上,眸中神色复杂,却是很明显的让人看出几分......孤寂。

  青羽站在他的身后,一眼不发。

  良久,他终看着漫天的星辰,终于出声,

  “青羽,你说今日的星星,像不像当年的云台山上看见的?”

  青羽抬了抬头,

  “殿下.........都已经过去了。”

  太子眸子看向远方,轻轻一笑,

  “是啊,过去了,不知不觉,母后已经去了十年了。”

  青羽看向太子,张了张嘴,

  “殿下,娘娘希望你开心的活着。”

  开心的活着?可这些年来,他能不能好好活着都成了一个问题。

  太子忽的笑了,眸色潋滟,酒窝深深,嘴角却是带着几分讽刺,

  “青羽,你说,如果母后知道我这十年来的样子,会不会失望。”

  他抬起头来,看向那遍天的星辰,喃喃道,

  “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这些年沉醉其中,整日脸上带着面具,有时候他都开始恍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青羽摇了摇头,

  “殿下没错,若不如此,殿下性命不保,若是不能活着,还如何开心?”

  皇后娘娘先是希望他能活着,而后才是好好的活着。

  可自打皇后娘娘死后,多杀明枪暗箭,多少投毒暗杀,他一个九岁的孩子,能如何?

  当初太子殿下,七岁便是入了国子监,政事朝事,太傅赞不绝口。

  可是呢?

  九岁那年,皇后死了,死在了皇帝的猜忌之中,死在了后宫前朝的争斗之中,她无力再保护自己的孩子,甚至这个孩子,独身卷在后宫与前朝的阴谋漩涡之中,甚至还有皇帝的不满与猜忌。

  他一直陪着他,他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知道当年皇后身死,他把自己关在栖梧宫中整整一个月,就那么站着,原先满目灵气的太子,变得呆滞,迟钝,仿若提线木偶,无悲无喜。

  后来他从皇后的栖梧宫中走了出来,性情大变,原先上进好学、机灵善辩的太子,一夜之间变了。

  变得与齐王一般,整日不入国子监,嬉笑打闹,气太傅,整宫女,四处浪荡。

  人人都道太子丧母堕落,可唯有他知道,他是以这样的方式,让皇帝放心,保住自己的性命,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

  让皇帝真的以为,他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孩子,让他放心的把他放在这个位子上,为其余皇子当掉氏族宗亲的明刀暗箭。

  一个九岁的孩子,没有母亲庇护,没有外家谋算,除了那个所谓父亲的一味溺爱,一无所有。

  这十年,看似光鲜,可实际上,他过的有多么艰难,唯有他知道。

  “这十年来,他那么疼我,纵容,溺爱,就像小时候一样。”

  他眸色隐忍,

  “有时候,我甚至以为,当年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他沉默了许久,又看向了那天空之中的星辰,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可十年前,究竟是为了什么,让他那样做?”

  他眸子紧紧的闭起,声音之中七分痛意三分恨意,拳头,紧紧的握起,

  “我不明白!”

  他不明白,十年前,究竟是为什么!

  有时候看着他慈爱的眼神,他都以为,或许当年是他看错了,是他想错了,一切都还与以前一样。

  可今日陆明溪的一番话,让他重新面对这些,若是与从前一样,他又何必事事防备?

  若是与从前一样,他又何必如此束手束脚?若是与以前一样,他又何必......何必如此防着他?他又何必一直揪着十年前的事情不放,暗自追查?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