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五十三章 人情

第五十三章 人情

  春风正好,杨柳垂条,湖水微漾。

  国子监的高台之上,明先生一袭白色书生袍,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将这盛京风景,一览无遗。

  他好像很喜欢这里,几乎每天都要来上几回,而旁边有着他的书桌,闲暇之余,便会在这里习字。

  宫门外的仪仗已然准备好,太后向来信佛,皇帝同行,亲临清凉寺。

  这若是在前朝和先帝在时,不是没有先例,可当今皇帝不信佛,御驾亲临佛寺,倒是头一回。

  陆明澜刚刚将一卷书籍收了起来,看了看天色,

  “先生,快到午时了,该回去了。”

  下午还要准备监生的小考。

  却见明先生回过头来,眸中带着几分凝重,

  “明澜,帮我一个忙?”

  陆明澜似是从未见过明先生如此神色,微微一愣。

  ...................

  清凉寺中,御驾已至,满寺僧侣沙弥,乃至香客,皆是出来迎驾。

  陆明溪跪在人群之中,抬头看着那一身明黄的皇帝,这不是她第一次见这个皇帝,但却是第一次仔细打量。

  南楚皇帝正值盛年,不到五十,四十多岁的年纪,眉眼之间,夹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太子就站在他的身边,他今日穿着一身藏蓝色五爪蟒袍,头戴金冠,身架颀长,颇有几分芝兰玉树之资,只是那张脸上,又是多了几分玩世不恭的表情。

  东宁郡王也在其中,皇帝出行,他负责的竟是安危,皇帝将这个交给他,倒是不知心中在打什么算盘。

  祁连玉也在随行之列,只是在这其中扮演什么角色陆明溪并不知道。

  而太后身侧,伴着的便是裴贵妃和德妃两人,旁边,还有昭宁公主。

  不管怎样,太后也是疼了她十几年,太后寿辰,心喜佛骨,她必然是要跟来,一表孝道。

  待到皇帝一行人安排下,已然是近黄昏了,陆明溪扶着安定侯夫人回了墨竹园,将就着用了些斋饭。

  两天了,藕粉桂花糖糕和芙蓉糕早就吃完了,后山也没那么多野鸡让她逮。

  更何况,皇帝来了,谁知道那些黑衣卫会有什么动静?

  这时候,她可不敢瞎去搅和。

  陆明溪识时务的很,也惜命的很。

  陆明澜下了马车,皇帝出行之后,她紧接着便是出发,只是依旧没有御辇快,不过此时皇帝一行人已然安排下,倒是方便了她行事。

  御驾亲临清凉寺,四周围自然是换了禁军盘查,陆明澜递了帖子,说是安定侯夫人生病,要来送药。

  禁军自是知安定侯府的夫人也在其中,而陆大小姐之名满盛京,自然是放了行。

  而陆明澜上山之后却是没有直接去安定侯夫人的墨竹园,反而是折道去了太子住处。

  此时御驾刚刚安排下,寺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她走的极为谨慎,而后趁机混入了太子住所。

  脑海中还在回荡这明先生的嘱咐,陆明澜微微吐出一口气。

  看着面前的意外之客,太子也是微微一愣。

  他与陆明澜,并无交集,若说有,也不过是她是皇帝心中的太子妃,而他,却不是皇帝心中的太子。

  陆明溪的事情他是知道她绝对不知的,而唯一能够强扯到一起的便是――她是他的弟子。

  太子看向陆明澜,敛去了脸上的玩世不恭,

  “是他让你来的?”

  陆明澜点了点头,

  “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殿下。”

  她拿出手中的一卷宗籍,开口道,

  “先生还让我给殿下带一句话。”

  太子抬眸看向她,陆明澜缓缓道,

  “大争之世,若不做虎狼争食为刀俎,必为他人砧板鱼肉。”

  太子看向陆明澜,淡淡道,

  “陆大小姐今日送信,本宫谢过了,帮我给他道声谢。”

  陆明澜颔首,

  “信已送到,明澜告退。”

  她来送信,仰仗的便是她女子身份不易为人发现,但若是被发现,她这一生可是要搭进去了,此地不宜多留。

  而经过今日,陆明澜方才得知,一心治学的先生并非真的鹤骨清风,只想成就国士无双。

  而看似荒唐的太子,其实也并不如世人所见那般无用。

  陆明澜离去,青羽向前一步,

  “殿下,是明先生?”

  太子点了点头,轻轻一笑,

  “本宫这条命,还要多谢当初的他。”

  只是两人自那以后,已经有十年没有再联系。

  没想到,今日,他倒是将手伸了过来,大争之世,他此话又是何意?要他去争?

  太子敛了敛眸子,将那卷书打开,上面,尽是户部官员贪墨罪证!

  十年,他隐于国子监,心中竟是从未放下过。

  若不是十年前那一件事,怕是他已然进入内阁,平步青云。

  想起那日大雪,跪在承光殿前的那袭暗红色官袍,太子微微闭了闭眸子。

  他...欠他一条命!

  太子抬起头来,桃花眸不知何时变得锐利如鹰,他将手中的卷宗交给青羽,

  “把这个给祁连玉,他知道该怎么处理。”

  青羽看向太子,微微迟疑,

  “殿下.........”

  太子轻轻的笑了笑,手指微微摩裟着手中的青瓷茶杯,淡淡道,

  “既然东西到了本宫手里,便是该由本宫做主。”

  ..............

  皇帝亲临,佛光殿里已然成了太后礼佛之地,嘉成县主与昭宁公主伴其左右,尽显儿孙孝道。

  皇帝负手从大殿走出,祁连玉随行。

  “陛下,朝中罪证已然在手,现在,只剩余孽。”

  皇帝敛了敛眸子,沉吟道,

  “你是文官,不便出行,让太子带夜司的人去吧,务必保证明日一早安全迎接佛骨。”

  祁连玉颔首,

  “是。”

  祁连玉松了一口气,此事本就是太子一直跟进,这功本该是他的,如今皇帝开口,正好免去太子后顾之忧。

  而他,也免去了欠太子这个人情。

  本以为太子荒唐,可共事的这一个多月来,他却是发现事情远不如想象的那般。

  他只是一个想要建功立业的读书人,安安稳稳的办案,安安稳稳的为皇帝办事,安安稳稳的进内阁,而后安安稳稳的成为一代儒师相爷,名扬天下。

  至于皇家争储,他可不想要掺和,所以与太子的牵扯,特别是人情一事,还是越少越好。

  祁连玉心中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只可惜随后到来的那一本罪证,却又是让他欠了一个人情。

  身在朝中,想要独善其身者何其多,又有谁能真正一人独行?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