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五十七章 猫腻

第五十七章 猫腻

  普空慈眉善目,又是对着皇帝一礼,

  “阿弥陀佛,清凉寺山火常有,后山有囤积的水库,有小僧们即可,不敢劳烦禁军,今日寺内生事,已是老衲过错,还望陛下恕罪。”

  皇帝笑了笑,

  “佛门本是清净之地,大师潜心修佛,何来过错。”

  他说着,看向祁连玉道,

  “传朕旨意,让东宁郡王派遣禁军,全力助大师灭火。”

  普空听着微微弯腰,

  “阿弥陀佛,多谢陛下恩典。”

  普空离去,皇帝眸色微沉,看向祁连玉,

  “后山山火,可与劭儿有关?”

  祁连玉微微颔首,

  “清凉寺后山藏污纳垢,又有当初的伽衍大师设下的迷魂阵,前晋余孽利用地形掩藏,想必太子殿下是没有办法,才会选择放火烧山。”

  他说着一顿,看向皇帝,

  “不过陛下放心,如普空所说,春日干燥,后山时有山火,不会引人怀疑。”

  皇帝听着轻轻一笑,微微拢了拢手,

  “劭儿这性子,真做起事来,倒也想的周到。”

  他说着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眸色微闪,看向了那山火的方向。

  山火燃了不过半个时辰,便是有人救火,而此时,这片竹林却是已然烧的七七八八。

  普空面色阴沉,看着太子,狠狠道,

  “你以为放火烧了这片山林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他笑了笑,一副阴狠之色,

  “你们赵氏窃国,就算是万般遮掩,也改变不了你们乱臣贼子的事实!”

  “你们欠大晋的,总会有报应!”

  “如今你们还敢踏足这个地方,赵劭,你不得好死!”

  他诅咒着,眸色狠厉怨毒,甚至要把他的祖宗十八代个拉出来骂了一个遍,而太子殿下显然不想理他,一个眼神,提着他的那个夜司高手便是将普智的舌头给扯了下来,他满口鲜血,再也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赵劭冷冷的睨了他一眼,

  “大晋?”

  “赵氏窃国?”

  “可笑至极!”

  他嗤笑一声,

  “大晋建国,哪一片疆土没有我赵氏的身影?”

  “我曾祖父是与晋文帝有约,一生辅佐于他。”

  “可陈氏昏庸,后人无一人可用,甚至让宦官当权,祸乱朝政,百姓民不聊生。”

  “军阀四起,群雄格局,是我赵氏给他平的!”

  “朝堂混乱,宦官遍布,权臣当道,是我赵氏拨乱反正!”

  “既然无人可用,无君可辅,大争之世,能者居之,我赵氏取而代之,有何不可?”

  他转头看向那一身血污,狼狈至极,甚至连字都说不出一个的普智,眸色锐利,

  “我祖父宽厚,留你清凉寺,保你昔日繁盛,而你却不知感恩,插手朝事,甚至联合前朝余孽,欲坏我大楚社稷!”

  “迦衍大师留的迷魂阵,不是给你们囤兵藏赃用的,今日我一把火烧了,正好也了却他老人家无心插柳的罪孽。”

  “今日莫说是面对你,就算是对于前晋高祖,我赵氏,心无半分愧疚!”

  太子殿下字字珠玑,普智险些要被他说的一个白眼翻过去。

  赵氏窃国?难道前晋不是覆了别人的疆土,建立的国家?

  他轻轻笑了一声,

  “也或许我说的太多了,大师不是想要忠心前晋,而是被人骗了当枪使而不自知。”

  他这话说完,那边的山火也熄的差不多了,而普智,也快要气出没气进了。

  昔日殿上一副慈眉菩萨样的普智大师,如今狼狈成这个模样,残败如枯木,也不知是被拔舌头拔的,还是被赵劭方才那一番话给气的。

  前晋气数已尽,世无不亡之国,有人取而代之,本就是常理。

  有能耐的,回来争,没能耐的,也就骂上几句了。

  可显然,听着有人在自己面前骂自己的祖宗,太子殿下表示很不开心。

  他依然是抓着陆明溪的手腕,对着她道,

  “我们下去。”

  方才为了躲避山火,他们来到了林后高地,夜司的暗卫们砍了些许竹子,开了一条路出来。

  而此时,下方的柱子已然尽数被烧倒,一片废墟之上,很容易能够找到那个之前被掩住的山洞。

  方才那些黑影失了竹林的地势掩护,再也不能如鬼魅般穿行,不知道退到了那里。

  赵劭带着陆明溪跳下高地,夜司高手紧随其后。

  他并没有先行进入那山洞,一个夜司高手将手中的火把扔了进去。

  洞内并无异动,赵劭点了点头,几个夜司高手先行走了进去。

  陆明溪扬眉,而后也跟着他走了进去,身份在这里,手下这么多死士暗探,他身为一国储君,自是不必事事亲为。

  青羽依然跟在两人身后,而这一路走来所见所闻,陆明溪也隐隐猜出了什么。

  这清凉寺藏污纳垢,里面早已有不少和尚和那前晋的人搞在了一起。

  而这后山之中,是否藏着什么东西。

  陆明溪长睫微低,在脑中搜寻着蛛丝马迹。

  太后信佛,想要亲自来迎佛骨,皇帝以表孝道,亲自随行。

  毕竟太后大寿将至,皇帝要讨太后欢心,陪她来一趟佛寺也不是说不通。

  但是....说的通归一回事,又没有必要又是一回事!

  佛骨固然重要,但太后如此身份,根本没必要亲自前来,只需派如嘉成县主,亦或是昭宁公主如此地位之人相迎,而后迎入大内供奉即可,根本不必亲自前来。

  更何况皇帝九五至尊之位,供奉为供奉佛骨而出行,说好听了是为尽孝道,若是说不好听,也极有可能被人引导至昏庸无状.......

  且太子与祁连玉本就在追查此事,又早知清凉寺内有猫腻,皇帝不会不知道。

  那他此来为何?除非....他又不得不来的目的!

  陆明溪想到此处微微敛了敛眸子,清凉寺之功非一日可成,而黑衣卫囤兵亦是熟门熟路,痕迹极浅。

  她眸光骤然一亮,还有她一直以来忽略的东西.....

  这么多年以来,户部所贪污的东西,都去了那里!?

  若是官员世家贪墨,自是流入了他们手中,在他们名下财产花销呈现出来。

  而一旦与前晋混在一起,而且之前无故消失的是军粮!

  陆明溪眸子骤然一抬,好似想到了什么。

  难道.....国库之中丢失的东西,都在清凉寺!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