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六十三章 心疾

第六十三章 心疾

  安定侯转身看向那些禁军,吼道,

  “给本候赶紧的,这些人,该活捉的活捉,弄死的弄死,下崖找人!”

  东宁郡王:“...........”

  安定侯情商低之名,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

  山壁上,赵劭抱着陆明溪,两人卡在一颗歪脖树上,而那曲先生已然不知道掉落在了哪里。

  赵劭正想开口,却是发现怀里的人打着颤,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已然将衣衫浸湿。

  “你怎么了?”

  他开口问道。

  陆明溪张了张嘴,身体有些发抖,似是再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紧紧的抓着他的后背,仿佛怕极了他会一个不稳,将她丢下去。

  “我...这具身体,有心疾.....”

  “什么!?”

  赵劭看向她,却发现她脸色残白,气息微弱,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的意识有些混沌,只知道紧紧的抓着他,

  “好像是....犯了心疾......”

  赵劭见状心中一沉,眸色环顾四周,他们现在在半山腰,就卡在树上,她若此时发病,凶多吉少!

  他找寻着能够落脚的地方,眸子陡然一亮,

  “抓紧我。”

  他道,

  “再坚持一会儿。”

  陆明溪抓紧了他,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只是凭着那一股韧劲,紧紧的抓着他。

  赵劭反手抱着她,将她护在怀里,而后抓住那树枝,顺着藤条,落到了山壁之上的凹洞之中。

  凹洞并不很大,似是山岩腐蚀形成,但是容纳两人,已经足够。

  赵劭将陆明溪放了下来,而此时的她已然失去意识,昏死过去。

  “陆明溪,醒醒。”

  他唤了她几声,只见她拧着眉头,整个人蜷缩在一处,那只手还紧紧的抓着他的右臂,她意识模糊,只是口中喃喃,

  “救...我......”

  赵劭眉头紧缩,他查过她,自然知道陆三小姐的身体不好,自小有心疾,所以整个安定侯府才回那么纵着。

  定然是方才那曲先生的一掌,引发了她的心疾。

  不知为何,看着她如此模样,他似乎有些心慌,怕她真的这样就死了。

  他还没猜到她的身份啊......

  赵劭将陆明溪扶了起来,他的右手还在被她抓着,而已用左手凝起内力,向她体内输去。

  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这么做了。

  山崖上,自家侄女坠崖,安定侯已然是气急,恨不得自己下去搜人,但上面还有许多事情要他来处理。

  食君之禄,自然是要以君王为先。

  不过东宁郡王是个做事全面的,知道安定侯夫人还在惦记着,便是命人去清凉寺内送了个信,而后告诉了安定侯,他儿子也找不到了。

  安定侯听罢横眉竖眼,

  “不见了?这死小子在佛寺里也不知道安分!”

  东宁郡王眼角微抽,

  “侯爷,是失踪了,我与祈大人搜了整座佛寺,没有见到令郎的身影。”

  拜托,儿子才是亲生的啊!

  向来重男轻女的东宁郡王表示,并不理解安定侯这大老粗的思想。

  安定侯摆了摆手,

  “那小子机灵着呢,今日这事也不该牵扯进他来,估计是发现了什么自己好奇跟上去了,让禁军在清凉寺周围搜一下!”

  东宁郡王:“..........”

  儿子的事儿你倒是理智........

  山崖下,陆明溪依旧昏沉着,但是不再呼吸急促了,她倒在赵劭的怀里,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手依然紧紧的抓着他的右臂。

  赵劭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抓麻了,但看着怀里的人不安的神情,却是感觉整颗心顿时软了下来。

  她的情况稳定了下来,只是依旧昏迷着,就算是心疾发作压了下去,但方才那一掌,她也是受了内伤。

  她整个人难受的跟水里捞出来似的,头发都被汗沁湿了,赵劭看着她的睡颜,将她的碎发帮她别在耳后。

  墨竹园,东宁郡王传来的消息,陆明溪被找到了,安定侯夫人骤然送了一口气。

  陆明澜亦是如此,不过她比安定侯夫人冷静的多,问道,

  “不知小妹在何处?大人可有查明原由?”

  那传信的禁军也说不清陆明溪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只是挠了挠头来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许是被后山的贼人给掳过去的,具体还要问三小姐了,她现在与太子殿下一同掉下了山崖,禁军还在搜救。”

  “什么,掉下山崖?”

  安定侯夫人听罢刚刚放下的心又是提了起来,她猛然站起来,桌上的茶壶茶杯摔了一地,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掉下山崖?”

  陆明澜扶着安定侯夫人,微微安抚着她,秋棠蹲了下来收拾茶杯打碎洒落的瓷片,那禁军后退了半步,沉吟道,

  “是那窝贼人欲以不轨,刺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一时不慎,与三小姐一同掉下了山崖,安定侯也在,现在已经派人下去找了,夫人请放心,卑职还要回去给东宁郡王复命,先行告退。”

  那禁军离开,安定侯夫人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喃喃道,

  “掉落山崖,怎么会掉落山崖呢?”

  她面上有些失魂落魄,反应了好一会儿,而后站了起来,

  “不行,我得去看看。”

  她说着就要往外面跑,却是被陆明澜拦了下来。

  陆明澜知道的比安定侯夫人多一些,她知道此次圣上来清凉寺的目的不单单是为太后取佛骨供奉,其背后还隐藏着写什么,而太子无故跑到后山,还有贼人,自然也不是单纯表面上的东西。

  而且,她们毕竟是后宅女子,贸然跑过去,指不定引来什么麻烦。

  她正要唤陆明泽的小厮,却见门外陆明泽灰头土脸的走了进来。

  “小二?”

  陆明澜看向陆明泽,险些想要上前去打他,

  “你跑哪儿去了!”

  方才家里一下子丢了两个人,可是叫陆明澜和安定侯夫人给担心死了。

  陆明泽挠了挠头,

  “我也不知道,醒过来就在一处山坳里,然后我就回来了。”

  陆明澜眉头一皱,

  “不是你自己出去的?”

  陆明泽摇了摇头,

  “不是,我昨天爬床上睡觉就没醒过,我也奇怪。”

  陆明澜眉头微沉,觉得有些奇怪,还未开口便听安定侯夫人开口,

  “回来就好,小二,你去后山找你爹爹,看看你妹妹怎么回事,刚才有人来报,小三掉下山崖了。”

  “什么?!”

  陆明泽陡然睁大了眸子,本以为他的遭遇已经够奇怪了,怎么陆小三还掉下了山崖?

  “这是怎么回事?”

  他问道。

  安定侯夫人瞪了他一眼,怒道,

  “我要是知道怎么回事,用得着让你去看?”

  陆明泽:“............”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