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七十四章 状元坠马

第七十四章 状元坠马

  陈望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刚调回来没多久,对京城的人事不熟。”

  反倒是傅衍抬了抬眼皮,笑了笑,道,

  “是安定侯府的三小姐。”

  “什么?”

  苏成锦瞪大了眼睛,

  “又是安定侯府的?”

  陈望看向傅衍,问道,

  “你回来的比我还晚,你怎么知道的?”

  傅衍微微低了低眸子,似是想到什么,笑了笑,

  “之前无意间遇到过。”

  “遇到过?”

  陈望疑惑,傅衍微微抬眸,余光扫过雁鸣湖的风景,最后向着那街道落去,却是在这途中微微一顿,停在了对面酒楼的雅间里。

  两个女子站在窗前,掩唇而笑。

  苏萱看着街道上的陆明溪笑出声来,

  “明澜,三年前你怼了三甲状元陈望,今日明溪又怼了这位连中两元的新科状元,我看再过三年你四妹明湘也要长起来了,怎么这也要提醒提醒这下一任的状元,惹谁也不要惹你们安定侯府的姑娘。”

  陆明澜摇着头笑了笑,正欲开口,抬眸间却是撞入了对面楼窗前的那抹锦色身影。

  陆明澜一怔,没想到这时候能够碰到,而巧的是,两人正好看了个对眼。

  傅衍也是一怔,随后对着她轻轻一笑,如沐春风,陆明澜也是一笑,很是得体。

  感觉到好友的目光变化,陈望也抬头看了过去,只是女子已然转换了视线,看向了街道的方向。

  “那是?”

  陈望扬了扬眸子,问出声来。

  苏成锦也看了过去,噗嗤笑出声来,看向陈望悠悠道,

  “安定侯府的大小姐,你那位克星啊!”

  陈望嘴角微微一扯,对着自己这位好友很是无语,不想继续与他聊下去,便是摇了摇头,看向了街旁。

  只是在转过头去的那一瞬,心中微微泛起涟漪,三年不见,她竟是出落得如此....绝代风华。

  街道旁,陆明溪嘴角带着轻轻的笑,最后一个字落下,那状元郎已然是耳根都红了,只是咬牙道,

  “男子是男子,女子是女子,男女本就有别,理应各司其职,陆星沉牝鸡司晨,祸乱朝纲,姑娘口口声声放在军队上,未免强词夺理?”

  陆明溪听着轻轻一笑,不紧不慢,

  “说到底公子还是觉得女子理应止步于闺阁之中,这等程朱之学,早在百年前便已废弃,不是小女子强词夺理,而是公子读书,也该分清楚精华与糟粕为好!”

  新科状元被她这么一堵,心中一闷,险些一口血呕出来,她这是拐着弯的骂他净读歪理!

  可明明两人,究竟谁说的才是歪理?

  状元郎微微咬牙,看向陆明溪,

  “小生寒窗苦读十年,如今中举,更是陛下亲点,姑娘说小生读书分不清精华糟粕,莫不是也是在怀疑陛下圣裁?”

  男儿读书,志在四方,胸怀天下,岂是妇人可比?

  这姑娘牙尖嘴利,满口歪理,倒是说的朗朗上口!

  陆明溪听着一笑,道,

  “小女子自是不敢怀疑陛下圣裁,公子交的是文章,看的是才学,公子能够连中二甲,才学上必然是极高。”

  状元郎呕血,险些从马上掉下去,才学极好?她这是骂他没德行!

  状元郎满面笑容扭曲,看着陆明溪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姑娘当真口齿伶俐,小生不过是谈论几句那陆星沉,便是被姑娘如此刁难,难不成姑娘倒是觉得北魏比我大楚要强,小生说的尽数是错的?”

  昔年寒窗苦读,今日金榜题名,正是一举成名之际,朝中正值用人之际,皇帝亲自设了琼林宴,只待他游街过后一饮琼浆,可谁料,没风光多久,便是被一个小丫头堵的说不出话来,显然,状元郎怒了。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可就是通敌叛国的罪名,可惜,他算错了一步,陆明溪是女子。

  这世道对女子太过于严苛,只许她们困顿在后宅之中,可有时候也有好处,就比如现在,若是一个男子或是政员站在这状元郎的对面,或许还真能掀起一阵文字狱的风波,可面对着一个闺阁女子,这一切,就尽数失效了。

  陆明溪轻轻一笑,淡然自若,站在那鲜衣怒马的状元郎面前,

  “公子既然有这个认知,何必我继续言说?”

  “你说什么?”

  那状元郎一滞,她竟然承认了!

  陆明溪低眸一笑,脸上尽是如沐春风的笑意,嘴里的一字一句却是冷刀一般犀利,

  “公子只看到陆星沉女子之身赴战场,不守妇道,却看不到她沙场浴血,七退胡军于封狼山外,收西戎,灭东夷,将北魏版图扩大千里之多,成就功业!

  只看到因陆星沉是女子之身便给她扣上祸乱朝纲的名头,丝毫不管她所扶持之人是否本为储君。

  祸乱朝纲之人究竟是谁,拨乱反正之人又是谁?公子心知肚明,却是因男女之差便是诋毁名将,如此目光短浅,实在让人堪忧。”

  若是她之前是浅言讽刺,可如今已然是露了锋芒,字字句句戳在那状元郎的要害。

  用文字狱对付来她,当真是昏了头!

  若是南楚人人都如此目光短浅,那才该是亡国之兆!

  她这话说出来,那状元郎的脸皮都快挂不住了,而陆明溪身后的一个少年声音冒了出来,又是添了一把火。

  “啧啧啧,新科状元不去朝堂除奸臣,不去边境杀敌军,倒是在这大街为难一个女孩和一个小孩子,真真是才学极高啊!”

  陆明溪转头,却见陆明泽正斜椅在门框上,身后还环着一群模样差不多的少年,一个个起哄起来。

  三石书院的纨绔少年人,尽是锦衣公子,一个个自小娇纵惯了的,起起哄来更是不会给人留半点情面。

  新科状元被他们这么一弄脸色是又青又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他身后的那两个男子也是有些急了,对着陆明泽一行人怒道,

  “我等寒窗苦读数十年,腹中锦绣自有圣上论断,他日入朝为官,也定是谨遵圣谕,何须尔等竖子多言!”

  读书人咬文嚼字,可要是碰上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可真是说不通了。

  只见陆明泽嗤笑一声,一副散慢样,

  “连个姑娘都辩不过,还寒窗苦读呢,大街上为难姑娘小孩,我说状元郎,这十年寒窗怎么没把你冻死!”

  他这话一出,众人尽是哄笑出声。

  而后....砰的一声,状元郎从马上掉了下来――

  紧接着,扛着牌子的侍从慌了,满大街都在喊,

  “快来人啊,状元郎掉马昏厥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