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七十六章 因祸得福

第七十六章 因祸得福

  安定侯听着自然不能认,便是虎眼一瞪,看向卢太尉道,

  “卢本伟,我何曾纵子行凶,你莫要公报私仇,借机泼脏水,我儿是行事有些不当,但何曾有你说的那般不堪!”

  安定侯说着,对着皇帝磕了个头,道,

  “陛下明察,自此小儿闯下祸端,愿意听凭陛下发落,只是纵子行凶乃是子虚乌有,臣断断不认!”

  卢太尉听着冷冷一哼,看向安定侯,

  “你不认就是不存在了吗?陛下,安定侯之子陆明泽乃是这三石书院的第一等纨绔子弟,不思进取,行事荒唐,公然逃课,挑衅夫子不说,更是时常出没青楼瓦肆,聚众斗殴,实乃盛京世家子弟之中的一股不良之风!”

  卢太尉字字句句的将陆明泽往纨绔子弟上钉,倒是气的安定侯不轻。

  自家儿子打群架他不是不知道,可青楼瓦肆那种地方,陆明泽绝不可能去!

  “卢本伟,你这是血口喷人!”

  安定侯当即反驳,满腔义愤,对着皇帝道,

  “陛下,小儿虽不喜读书习字,也时常与同窗发生口角,但是绝对不会如卢太尉所说那般不堪,这根本就是污蔑小儿!”

  下方吵成一团,本来是问新科状元的事情,倒是成了弹劾大会,皇帝按了按微突的额角,

  “够了,你们两个都闭嘴!”

  皇帝出声,那卢太尉方才住下了嘴。

  安定侯一届武将,自是比不得他一个文官,被他堵的满心憋闷,直想回家揍儿子。

  这卢本伟虽是夸大了些,可多半的事儿还真是那臭小子自己做出来的!

  然而,面对着这接踵而来的糟心事儿,皇帝脸色并不怎么好。

  赵劭倒是适时出声,笑道,

  “父皇,这陆二公子和三小姐将这新科状元气了过去,总该也是有原因的,不如听江总管把事情说完,到时候在论罪也不迟。”

  赵劭此言倒是深的皇帝心意,本来好好的心情,尽数都是被这两人给吵乱了。

  苏阁老亦是复议,对着皇帝一笑道,

  “太子所言甚是,陛下,新科状元与陆家这两兄妹争论,总该是有个原委的。况且,安定侯常年不在京中,已然是好几年也没与两个孩子见面了,也不能尽数都归在他身上。”

  一句话,既是附议了太子,又是给安定侯和皇帝解了围。

  他这话一出,皇帝的脸色也是好看不少,

  “阁老所言甚是,江如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江如海低头,将事情的经过给大体讲了一遍,皇帝听着脸色是越来越差,不是因为陆明溪和陆明泽所做荒唐张扬,而是他这个新科状元被气倒的原因竟是真的辩不过一个小姑娘。

  与皇帝相反,安定侯听着脸色却是越来越好,今日若是陆明澜将新科状元给气昏过去,安定侯必然会理直气壮的说此事有内情。

  而一旦换成了陆明溪和陆明泽,他便会觉得是这两个小兔崽子绝对又是没事惹事,心虚不已。

  可如今听来,倒也还不是他们的错。

  于是乎,跪在下方的安定侯,腰板顿时挺直了,出口欺负他侄女,活该碰一鼻子灰,小二这次做得好,回家加鸡腿!

  下方的卢太尉也是噎住了,今天这事儿,倒还真没人家姑娘什么事儿,确实是新科状元上前找怼,就是陆明泽那一句过了些,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一句话而已,你有能说什么?

  最主要的是,跟着陆明泽后面起哄的,还有他儿子!

  自己弹劾之人,竟是自家儿子老大,卢太尉顿时觉得,无脸见苍天,一时之间憋屈的很。

  方才一同弹劾安定侯的一众官员也一一没了话,最主要的原因依然是,这起哄的一群纨绔子弟里,总有那么几个跟自己沾亲带故!

  陆明泽不学无术,倒是盛京纨绔子弟之首,反观自家儿子不学无术,却是给人家当小弟,你丫的,净给老爹丢脸!

  如此看来,今日最长脸的倒是成了安定侯!

  众人一个个没了声响,皇帝坐在首座,冷冷一哼,眼眸扫过下方一干人等,

  “吵啊,怎么不吵了?方才不是说的挺起劲的吗?”

  卢太尉心中泪流满面,憋着不敢说话。

  苏阁老笑了笑,看向皇帝,

  “陛下,陆二公子不过是幼子顽劣,也怪不得他,此事可大可小,至于这盛京的纨绔子弟一说,孩子年纪小,不知天高地厚的,稍稍提点即可,也没必要跟他们计较。”

  苏阁老不愧是三朝元老,皇帝要台阶,人家当即给铺了路。

  苏阁老言之有理,皇帝自然也不会掉了他的面子,今日若是真的罚了那群纨绔,才会让老百姓抓着他的话柄。

  皇帝点了点头,轻轻一笑,眸中染上几分慈爱,

  “说的也是,劭儿前些年也是如此。”

  赵劭听着无辜瞪眼,

  “父皇,说他们就说他们,您扯我做什么?”

  皇帝虎了他一眼,没理他,倒是淡淡开口道,

  “虽然阁老如此说,但这盛京的世家子弟们也该是好好管教管教了,这样吧,江如海,传朕旨意,让今日陆二公子一行人,一人手抄三遍《弟子规》,外加一篇文章,呈到朕的面前来。”

  堂下一行人听着皆是松了口气,异口同声道,

  “陛下圣明。”

  抄《弟子规》便是抄《弟子规》,只要罚过去便是好了,总比记着这笔账强,只是这文章若是要圣上亲自过目的话,可得好好写。

  要知道,这国子监的文章,圣上都不一定会过眼,这次竟是说考这群纨绔的学问了,圣心难测,谁知道会不会走了狗屎运?

  听着这附和声,皇帝冷冷一哼,又是看向了安定侯,

  “那个将程云安辩的说不出话来的女子,是你侄女?”

  见皇帝又提到陆明溪,安定侯微微低眸,麻溜认错,

  “是微臣管教不严,请陛下恕罪。”

  皇帝笑了笑,倒是半点方才的怒气也没了,对着安定侯道,

  “管教不严?朕看来倒是教的挺好,安定侯府的儿子虽然年少轻狂,女儿倒是一个个出挑的很,过几日太后寿辰,让她随你夫人一同进宫,给太后看看吧。”

  他此话一落,众人神色不一,带进宫给太后看看,陛下这是何意?

  难不成....安定侯府出了一个陆明澜还不够,还要再来一个陆明溪?

  若是如此,那安定侯此次,到是占尽了好处。

  众人心思猜的远了,一个个心神不一的看着安定侯,可安定侯却是没想那么多,只是暗自吐了口气,这事儿总算是过去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