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九十二章 狼藉

第九十二章 狼藉

  苏萱往日里是温婉的,可遇到这等事,宁折不弯!

  一想到自己好好的参加个寿宴却是被人算计着遭这等罪,当下便是心中怒急,想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总该闹大了让皇帝知道知道这后宫娘娘们的心思,让这盛京勋贵知道知道这后宫里的肮脏!

  听着苏萱这一番言辞,又看着她的表情和身上的衣物,齐王方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他的齐王府,面前这个....也不是他府中的婢女。

  “这是怎么回事?”

  齐王当即后退一步,看向苏萱,满目戒备。

  苏萱听着轻轻一笑,眸中似有讽刺,

  “这是怎么回事?殿下竟是不知道?今日太后大寿,盛京的贵女都在东暖阁里,众人外出一起观赏西府海棠,却是有人落水,我是被人引着来这里梳洗的,却是一进门便是看见殿下躺在这里,而门外当即有人反锁,殿下为何在寿康宫,当真不知?”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齐王也顾不得苏萱眸中的讽刺,只是按了按脑袋,回想起来。

  寿康宫....他怎么会醉在寿康宫?

  对,昨日里他解了禁闭,今日皇祖母大寿,他是和大皇兄一同入宫贺寿的。

  两人只是在长乐宫外喝了两杯.....而后.....他醒过来看见的便是这一抹身影,当即以为是府中新搜罗来的姑娘,从后面抱了上去.......

  这才刚刚闻到那抹女儿香,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便是被人拿着花瓶砸了个正着。

  刚刚泛起来的心思当即被打了下去,头上....疼啊!

  齐王就是平日里不学无术了些,但总归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若是今日在寿康宫要了面前这女子会有什么下场。

  太后大寿,他若是真做出这等事来,当真成了荒唐不孝之徒!

  他是贪恋酒色,可也不至于上去自找死路!

  他.....又被坑了!

  齐王一阵咬牙切齿,

  “是大皇兄.........”

  苏萱听着冷冷一笑,

  “果然又是德妃........”

  好一个德妃,好一个梁王!

  这梁子,结大了!

  不止齐王,苏萱亦是咬牙切齿。

  ..........

  寿康宫内的隔间里,荣妃哄着五皇子睡下,荣三正捏在手指头站在她的身后。

  “你说陆三让我盯住德妃和裴贵妃?”

  她敛了敛眸子,将五皇子放在了榻上,哄着自己的儿子睡去。

  荣三点了点头,老实道,

  “方才换完衣服,她说好像是苏萱不见了,陆明澜与嘉成县主去看海棠,也没回来。”

  荣妃听着轻轻一笑,

  “看来,这位陆三小姐倒是个不简单的。”

  荣三眨了眨眼睛,显然心中还是有几分不信,

  “她?”

  那个比她还要蛮横几分的家伙?

  荣妃轻轻笑了笑,微微敛眸,

  “是啊,她。”

  她说着,向着门外走去。

  “大姐你去哪儿了?”

  荣三眸色微瞪。

  荣妃笑了笑,

  “既然陆三小姐相邀,那咱们也去看看戏。”

  若如陆三所说,那么荣三掉水说不定后面还有什么挑唆,德妃横着走这么多年,早该有报应了,白来的人情,为何不接着?

  更何况,她承恩伯府的姑娘,也不能白让人拿了当枪使不是?

  ...........

  安阳殿,裴贵妃安排着让众人入座,先是朝臣,再是命妇,层层座位,相隔数十米,还有着屏风设障,分主殿侧厅,上座只有皇帝和太后,而下方则是妃嫔,安排的好不大气。

  陌蕊走到了裴贵妃身旁,耳语几句,裴贵妃眉头微皱,

  “昭宁去了?”

  陌蕊点了点头,

  “那群婢子太蠢,没能拖住公主,还未等与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见上面,公主便是提着鞭子走了。”

  裴贵妃按了按额角,最终还是叹息一声,

  “罢了,随她去吧,寿康宫那边如何了?”

  陌蕊听着轻轻一笑,

  “苏夫人处处寻不到苏大小姐,德妃娘娘正派人帮忙找呢。”

  裴贵妃点了点头,终是露出笑来,

  “把口风透给淑妃,咱们待会看戏就成。”

  ...........

  寿康宫外,陆明溪一行人刚刚进了宫门,便是看见正有不少人向着西苑而去。

  为首的妇人.....是苏夫人?

  昭宁公主见状冷冷一笑,

  “当真是好手段。”

  午宴开始,不见苏萱,苏家命妇自然是着急,苏夫人自然是想要找女儿的,就算是觉出不对劲,也没有别的选择。

  自家人捉到自家人,到时候,苏萱可救真是百口莫辩了!

  阁楼内,听到一阵阵脚步声,苏萱微微吸了一口气,正要拿着手中的半截瓷瓶冲出去,拼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将幕后人给拖出来。

  却没想到这时门忽然被一脚踢了开来——

  陆明澜看着这一地狼藉微微一惊,三两步走进房门。

  “明澜?”

  苏萱看着走进来的陆明澜姐妹微微一惊。

  陆明澜并没有时间跟她解释,只是微微吸了口气,道,

  “你娘亲她们现在就在走廊里,昭宁正拖着她。”

  “我娘亲......”

  苏萱红了红眼睛,撑了这么久终于露出软弱,眸中一抹恨意划过,花瓶的碎瓷片扎入手心,鲜血滴在地板上,

  “德妃...够狠!”

  陆明澜一边安抚着她,一边看向满天鲜血的齐王。

  眸色扫过这间房间,却是发现没有一个能藏人的地方!

  就算是现在房间里是她们四个人,可若是让众人看见这一幕,也不免会传出什么祸端来。

  更何况,还有这么多血,届时如何解释?

  殴打皇子?还是太后寿辰之日见血,就算是往大了闹,就算他们不理亏,也难免让皇帝心存隔阂。

  这件事情,的确不好处理。

  陆明澜微微按了按额角,看向了床底。

  若是.......

  齐王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微微后退两步,一个劲的摇头,拒绝道,

  “本王现在满头都是血,在哪儿血止不住的流,铁定被人发现,到时候你们更难解释!”

  苏萱看着他直想打人,眸中已然开始喷火,凭什么是她们难解释,凭什么他不用解释!

  就因为他是皇子,她们是臣女?

  这皇家,未免也太欺负人了些!

  心中的怨愤上来,苏萱不禁冷然一笑,

  “我苏氏一门儒风骨,我祖父一生为国,我爹爹一心治文,效忠圣上,我苏萱从未做半点亏心之事,却是让她后宫妃子当做筹码争斗,凭什么!我苏家不欠皇家的!”

  她说着,又是一笑,压下眸中的泪意,咬牙道,

  “大不了,鱼死网破罢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