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南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南下

  什么?带她去雅文集?

  他没听错吧!

  “你知道雅文集是什么地方吗?”

  碍于自己师长颜面,陈学谕努力的挤出一个笑来,心道,这孩子应该是以为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陆明溪笑了笑,很是详细道,

  “知道啊,文人集会嘛,才子才女们吟诗风流的地方。”

  不止这样,她还知道这雅文集举行半月之久,还要从这儿坐车去麓山,一来一回,怎么着也得一个来月的时间。

  那你还要我带你去!

  陈学谕压着自己心中的吼声,对着陆明溪笑了笑,委婉道,

  “那你也应该知道这名额很有限。”

  这句话其实说的已经很明了了,盛京贵女之中有才者不计其数,这雅文集,陆明溪想要去,实在是不够格。

  可惜了,陆明溪并非是想要去雅文集,只是想要他捎上自己而已。

  “我知道名额有限。”

  陆明溪笑了笑,

  “只是想要学谕捎我一个而已。”

  “你说什么?”

  陈学谕听着一愣,陆明溪轻轻一笑,像极了面对绵羊的大灰狼。

  当陈学谕前来安定侯府拜访时,安定侯夫人很是意外,本以为陈学谕是忍不住了来发退学书的。

  可当她听到陈学谕说他要带陆明溪去雅文集的时候,可是险些把下巴都给惊下来,

  “陈学谕,您说什么,带明溪去雅文集?”

  雅文集可是文人才士聚集的地方,每三年一开,门槛极高,陆明澜曾去过一次,还拿了诗榜首名,可让陆明溪去,这丫头别说是作诗,她估计是连诗经都没背过吧!

  陈学谕擦了擦额角的汗,对着安定侯夫人一笑,道,

  “贵府三小姐并非愚钝,只是并未上心,这几个月以来在书院的表现还算是说得过去的,况且今年的雅文集还增添了投壶和流觞令,三小姐箭术极佳,天资聪颖,陈某以为,只要加以引导,定能取得好的名次。”

  安定侯夫人听着大喜,真以为是陆明溪开窍了,当即便是对着陈学谕一阵感谢。

  陈学谕听着这一句句的感谢心中颇为心虚,但脸上还是要挂着一幅仁师的模样,坐在这金丝楠木椅上,可谓是如坐针毡。

  陆明溪傍晚回府,迎接她的便是安定侯夫人亲自做的一桌好菜,说是要好好奖励一下她最近以来的认真读书,也嘱咐了许多事情。毕竟前去麓山参加文集,是要不短的时间,而这次陆明澜定亲,必然是要呆在家里待嫁,无法出门,只她一个人出远门,安定侯夫人还是有诸多不放心。

  而陆明溪却是庆幸,幸好陆明澜不去,否则她可是要露馅了。

  盛京城郊外,陆明溪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着陈学谕一笑,很是真诚的道谢,

  “多谢先生了。”

  陈学谕擦了擦额角的汗,一副颤颤巍巍的模样,心中祈祷着可千万别让安定侯府的人给察觉了,这陆明溪如今是越来越难缠了,真是什么事儿都能给你挖出来。

  陈学谕的马车走远,陆明溪方才转身,不远处的凉亭里,正有个翩翩公子在哪儿等着。

  看着她转过身来,赵劭笑了笑,牵着马走了过来。

  “你动作到是快,他靠谱吗?”

  赵劭问道,‘他’指的自然是那陈学谕。这家伙看上去,可是胆小得很。

  陆明溪笑了笑,

  “放心吧,他儿子欠了赌坊好几百两银子,到现在还捏在我手心里,更何况事情做都做了,估计比起我,他更怕败露。”

  她被发现了,顶多是安定侯捉回去骂一顿,而他这个帮凶,安定侯可不会轻饶了去。

  赵劭笑了笑,

  “那看来是我多想了,走吧。”

  他说着,跃上了马背,对着陆明溪伸出手来。

  陆明溪微微一顿,看向他,

  “怎么只有一匹马?”

  赵劭翻了个白眼,

  “祁连玉与顾昀一行人早就接着皇令走了,也就我还在这里等你,我一个人,你还想要几匹马?”

  天知道皇帝本是让安定侯去平定民暴的,他可是为了她才站了出来,揽下这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她倒还挑起来了。

  陆明溪笑了笑,搭上了他的手,借力跃上了马背,道,

  “去到前面的镇子里再买一匹,咱们两个骑一匹,会影响速度。”

  祁连玉他们人不少,文官居多,带的侍卫亦是不在少数,这一去估计要半月光景。

  而她没那么多时间可以耽误,之前祁连玉明查没能查出来,不等皇帝下诏便是出了这等事情,正好她与赵劭先行潜入这虎狼之窝,且探一探去。

  看一看这荆南氏族的水,究竟有多深!

  赵劭颔首,在前方的镇子里又买了一匹马。

  两人并驾齐驱,自盛京南下,抄了廊谷地带的近路,好几日露宿野地,把半个月的路程硬生生给减成了五天。

  进入荆南一带,陆明溪与赵劭下了马,走向了一个镇子里。

  看着沿途的惨状,饶是在北境厮杀多年,陆明溪都是感觉有些触目惊心。

  不少几岁的孩子,饿的如皮包骨头一般,饿殍遍野,易子而食,绝非空谈。

  不过一个月的光景,这荆南水患,竟会将百姓逼到这个地步?

  天空之中还滴着细雨,落在两人肩头,陆明溪看向赵劭,眉头紧紧地皱着。

  而看着这一幕一幕,赵劭的面色亦是不怎么好看,沉吟道,

  “先去主城看一看吧。”

  知州府和各个世家的主家,都在主城,离这里,不过半日的路程。

  陆明溪点了点头,两人便是向着主城进发,可两人刚到城门口,便是到了宵禁的时间,城门关了,硬生生的将两人关在城外。

  “明明时候还早啊。”

  赵劭看了看天色,眉头微皱

  陆明溪敛了敛眸子,开口道,

  “许是城中有什么变故,先去城外的破庙呆一晚吧,明日再进城也不迟。”

  赵劭听着点了点头,两人便是又回了方才经过的破庙。

  两人将马绑在了草棚里,便是迈着步子入了破庙。

  破庙里聚集了大片的难民,一个挨一个的坐在角落里。

  许是两人的穿着,让些许难民将视线聚了过来,其中还不乏闪着恶意的眸光。

  在这灼灼的目光之下,两人径直迈着步子走了进去。不管是好奇还是恶意,这对于两人来说都造不成影响。

  无论是陆明溪还是赵劭,两人无论是身份还是样貌皆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两人走在街上都会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早就习惯了这些。

  而他们两个如此突兀的出现在难民营里,那些难民好奇也是正常。

  而对于那些恶意的.....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