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子剑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子剑

  或许是求生的欲望强烈,小男孩一口咬上了抓住他的那只手。

  男子吃痛,眸中掠过一抹狠意,将他往身后的柱子上撞——

  反正都是要煮了吃,死的和活的,并没有什么差别!

  当陆明溪与赵劭抵达正殿,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幅场景——

  破落的大殿之中,难民一个个的缩着脑袋,一声不吭,各个冷眼看着。

  妇人倒在石柱旁个,流了一地的血,几个凶神恶煞的成年男子,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家伙,正往柱子上摔。

  赵劭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便是出手将那几个男子一掌尽数打了出去,而后将那小男孩接住,抱在怀里。

  似是感受到脱离魔爪,感受到怀抱里的温暖,小男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整座破庙里,充斥着孩子的哭声。

  赵劭抱着那个小男孩,脸色气的有些发青,这一幅场景,他不是傻子,也看得出来那几个男子要做什么。

  可这是个孩子啊!一条活生生的命!

  畜生,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小孩子还在哭着,赵劭摸上了他的头,哄道,

  “乖,没事了。”

  眼泪决堤,并不是那么容易忍的,小孩子呜咽着,眼泪流了赵劭一身,

  “阿娘.....阿娘......”

  那小男孩看向自己的母亲,一直的哭着。

  赵劭见状将他放了下来,小孩子跑向那妇人,摇晃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嚎着,唤着,

  “阿娘.....醒醒,阿娘.......”

  陆明溪蹲了下来,摸了摸那妇人的脖颈,又探了探她的鼻息,看向赵劭,

  “死了。”

  没有脉搏,没有呼吸,确实已经死了。这妇人本就是瘦的皮包骨头,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东西了,没能受住这一撞。

  听着她这句话,那小孩子哭的更加伤心了,撕心裂肺的呜咽着,

  “阿娘........”

  陆明溪看着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荆南饿殍遍地,这样的事情,恐怕发生的不在少数,今日能救下着一个,而明日,有可能依然有孩童遇害。

  赵劭看着那几个男子,微微攥了攥拳头,眸中染上几分杀意,

  “这是个孩子,是个活生生的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

  那几个被他打出去男子撑着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对着他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讽刺道,

  “人性?人都要饿死了,要人性做什么?这位公子看来是没饿过肚子子,不知道这饿肚子的滋味。”

  赵劭手臂上青筋暴起,因为要饿死了,所以要杀掉孩子的母亲,煮了这个孩子吗?做人,还能这么没底线吗?

  陆明溪按住了他的手臂,看向了那几个人,眸中带着几分冷意,

  “荆南不是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吗?不是官富民富吗?如今水患,官府没有开仓放粮吗?”

  “我呸!”

  几人听着竟是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子听着陆明溪所说,当即便是狠狠地啐了一口,

  “去他的官富民富,富的分明是知州府和这荆南的世家豪绅,老百姓何时富过,赋税严重,这老百姓辛辛苦苦中了一年的粮食,要上交九成,丰年都不一定能填饱肚子,更何况是这饥荒年代,想要在这知州手里拔毛,那可比老虎嘴里拔牙难得多。”

  “赋税九成?”

  陆明溪眸色微惊,她来的时候再怎么想,也从未想过,荆州的赋税如此严重。

  “赋税如此严重,朝廷竟然不知道吗?竟是任这知州鱼肉百姓,前几个月不是还来过监督使吗?你们,难道就不去告上一状?”

  她敛了敛眸子里的惊色又是问道。

  那疤脸男子听罢却是嗤笑一声,

  “二位当真是锦绣堆里的少爷小姐,没见识过着豪绅氏族的手段,我不知道你们这时候来这动乱之地做什么,告诉你们也无妨,这荆州城内,每年都会有巡按来此,不过一般也就是走个流程,朝廷派人来的时候,豪绅氏族便会将各家的孩子给抓到私塾里去一起念书,给各家分发衣服,粮食,等巡按一走,再收上来,谁人敢去犯他们的霉头?”

  “那没有孩子的呢?”

  陆明溪又问道,并不是每一家都有孩子,难不成这荆州城内,没有懒汉,没有光棍不成?

  那疤脸男子听着又是嗤声一笑,

  “没有孩子的,自然也是怕死的,而有孩子的,更怕孩子出事,所以便会一直盯着那没有孩子的,人都是识时务的,都是怕死的。”

  陆明溪眸色微沉,若是如此,那么情况,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糟糕。

  她轻声一笑,开口道,

  “所以,这知州在荆南,到算是土皇帝了,你们怎么不再民暴一次,跟之前杀了顾元墨一样,宰了这任知州?”

  “民暴?这整个整个荆州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谢家的弓弩可不长眼,谁敢带头民暴?”

  那疤脸男子听着又是嗤声一笑,

  “还有你说的那顾元墨,可是这十几年来唯一清明些的知州,我们想让他活的长久些还来不及,怎么会杀了他?”

  当这疤脸男子说完这句话,陆明溪与赵劭心中皆是一惊。

  “那前些日子梁王失踪,京中传来的消息,可是民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陆明溪抬头问道。

  那疤脸男子看着她冷冷一笑,

  “姑娘问的许是有些多了。”

  陆明溪骤然拔出了赵劭手中的长剑,架在了那男子的脖子上,轻声一笑,眸子却是带着冷意,

  “你说的也挺多的,不如就继续说下去。”

  若是普通难民,似乎知道的不该这么多。

  那疤脸男子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长剑,轻声一笑,低声道,

  “这赤霄剑可是天子剑,用来斩我一个流民,是不是大材小用了些。”

  陆明溪听着剑锋又是逼近那男子脖颈三分,鲜血便是争相的沁了出来。

  她与赵劭怎会不知这赤霄剑便是天子象征,所以早在除了盛京之时,便是将这一柄剑从头到尾给包了个干净,在外人眼中,这不过是把锋利的黑剑而已,他一个流民,是如何认出这赤霄剑的?

  庙外又是一道闪电划过,映在佛祖慈和的脸上,看着这庙中央的剑拔弩张,不少人已经缩着脖子不敢看了,一个个发着抖缩在角落里。

  当真是好笑的很,方才这些男子想要煮了那孩子的时候,一个个冷眼看着,甚至还眸子里泛着绿光,这下,到是一个个发起抖来了,这是怕引火上身吗?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