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地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地牢

  陆明溪看着他这幅模样,微微扬眸,却是开口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她声音轻柔,梁王看着她的身形,只以为她是误入这里,半个月以来的囚禁生活,只能看到一个蒙着脸的送饭小厮,这让他一看到陆明溪便是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我是大楚梁王,当今圣上长子,被谢家人困在这里,姑娘救我,本王....本王一定报答姑娘,不管是荣华富贵还是权利地位,本王都定将满足姑娘。”

  陆明溪却是歪了歪头,眸子里满是不解,

  “可梁王不是在半月前的水患,便是已经........”

  她说的极慢,可梁王却是反应极快,急急道,

  “没有水患,不是,本王没有死,本王根本就是被他们谢家人给挟持,他们想要谋反,是本王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他们恼羞成怒,才把本王给关了起来,姑娘救我!”

  陆明溪当然知道是谢家人想要谋反,不过.....这梁王看上去这么蠢,连她的身份都没搞清就一连串的求救,能发现这谢家兄弟的阴谋?

  要知道,那可是在这荆州城,当了五年,甚至更久的土皇帝!

  如此心思缜密,连之前的祁连玉都没能发现多少东西,能让梁王这蠢货发现什么?

  虽是心中如此想,可陆明溪脸上却是满满的讶然,

  “还有这等事?”

  梁竟王看着陆明溪一脸的愤然,

  “是啊,本王也没想到这谢氏一族如此狼子野心!”

  他说着,又是看向陆明溪道,

  “不过姑娘来了,这是天要助本王,只要姑娘救本王出去,本王便能揭穿他们的阴谋,将他们谢氏一族问罪,护荆州无恙,也不枉本王被困在这密室半月有余!”

  本来陆明溪还不确定这梁王究竟知道多少,可如今他这句话出来,她却是明了了,这家伙,知道的估计还没她多,看上去,真的是无意间撞破,而后便是如此憋屈的被关了起来。

  陆明溪点了点头,义正言辞道,

  “殿下放心,小女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救殿下出去的,只是殿下如今身上尽是铁索,单凭小女子之力实在是解不开,不知殿下可知道钥匙在哪里?小女子就算是拼了性命,也会帮殿下将钥匙偷来。”

  她这一口一个拼了性命,得人如此真心相待,可是将那梁王感动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当即便是将这半个月以来自己所观察和知道的全都透了个底儿朝天,

  “本王被困此地半月有余,每日都会有一个小厮从右边的暗道过来送饭,至于这钥匙,也不在他身上,大多是在谢钰那狗贼哪里,若是姑娘能够帮本王盗来钥匙,救本王出去,来日,本王定当许姑娘锦绣荣华,富贵一生。”

  怕陆明溪被吓跑,这梁王又是丢出了糖衣炮弹,想着将她砸晕。

  梁王也不是傻子,心中也是有着算盘,看着这衣着能看出陆明溪的身份大约是个舞姬,而她这一身的香粉味在这地牢里又是尤未明显,心中知道风月女子最是想要的是什么,跟着他回去进了梁王府,可是比在这谢家伺候一个或者是几个三四十岁的老男人好得多。

  陆明溪心中轻笑,这还知道用利引诱呢?可惜了,真当风月女子个个是傻的?会放弃这眼前的安逸,而去费上那么大的功夫在旁人的地盘就你一个落难王爷?

  可真别傻了,这风月场所待惯的女子,最是玲珑剔透,也最会权衡利益,哪里会为了一句空口白话去搭上性命?

  更何况,他今日遇到的还是个西贝货。

  这梁王脑子实在是不怎么好使,若是放他出去,打草惊蛇不说,还极有可能坏了她的事儿,所以,这家伙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比较好。

  心下打定了注意,陆明溪看向了暗道的另一边,对着梁王露出一个极为真诚的笑来,

  “殿下且先等着,奴家这就去给殿下盗钥匙去!”

  她说着,对着那梁王行了一礼,便是飞速的离开了这地牢。

  梁王看着陆明溪奋不顾身的背影,满目的感动,此女子身怀大义,比起那梁红玉之流也差不了多少,虽是半掩着面,但能看得出来她眉眼之间的倾城之色,若是他能够回去,不管这女子出身如何,也必然要将她纳入府中!

  梁王正感动着,而陆明溪却是没心思看他的感动,顺着暗道的另一边便是走了出去。

  比起方才她走过来的暗道,这条路更加平坦一些,也更像是一个打通地牢的入口。

  之前那个暗道,与着地牢相比,太新了。

  看上去,就像是刚挖了不久一般,而这条甬道,才更像是与着地牢一体的。

  陆明溪敛了敛眸子,不管这个谢家兄弟造反与否,这个所谓的郭先生,都绝对有问题,否则,在房中挖这么一条密道坐什么?

  甬道尽头,是通着外面的一道木门,而木门外面,两个稀疏的侍卫守着。

  其中一个侍卫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道,

  “这人锁在这里自己也跑不出来,你说家主让人这么看着做什么?”

  另一人拿着手中的长刀赶了赶蚊子,晃着脑袋道,

  “郭先生说了,如今正是起事之际,半点差错也不能出。”

  那男子听罢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手,

  “得了得了,一天天都是郭先生,郭先生说什么家主便是做什么,这两年来,咱们谢家都快成了这郭先生做主了!”

  “诶诶诶,你小声点!”

  那拿着长刀的男子叫住他,

  “郭先生如今可是家主的座上宾,岂是你我能够说三道四的?”

  今日不同往日,这郭先生本事大的很,这荆州城的局面,不也有他的功劳?人家本事大,摆点谱而已,也是应当的。

  那男子摆了摆手手,

  “罢了罢了,我尿急,先去解决一下,你先搁这儿守着。”

  那拿着长刀的男子也是摆了摆手,

  “成,你去吧,我在这儿守着。”

  虽是这么说着,那男子却是依旧的散漫,这谢家戒备森严,就算是今日大宴,来的人多了些,可总不该有人来这鬼地方喂蚊子,更何况那里面那位,被玄铁链锁着呢,哪能跑得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