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徐知州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徐知州

  可刚一落下警惕来,身后的树林里便是一阵动静,那手执长刀的男子瞳仁骤然一缩,回头猛喝一声,

  “谁!”

  可回应他的,只有寂静的夜色,和是不是被风带起的树叶的沙沙声。

  男子向前走了两步,可骤然又是回过头去,却发现,铁门依旧是牢牢地关着,没有任何异样。

  微微调整呼吸,他眸色扫过四周,细细的观察着这树林里的动静,却是依旧半点动静没有看到。

  方才松了一口气,便是背后被拍了一下,猛地惊醒便是要拔刀,可转头却是看见,方才走掉的那个男子。

  那男子也是被他的动作一惊,

  “你这是做什么呢?”

  他就是拍了他一下,这家伙至于吗?

  那个拿着长刀的男子也是捂着心口微微吐出一口气,显然也是惊色未定,

  “你吓死我了!”

  那男子一脸的莫名其妙,

  “是你太紧张了吧。我刚走到那边便是听见你的声音,这刚刚回来,便是看见你拿着刀四处张望,这里哪有人啊。”

  那提刀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向树林的方向,

  “我刚才是真的听到那边有动静。”

  “有吗?”

  那男子微微狐疑,向前走了几步,却是什么也没看见,便是对着那男子道,

  “是风声吧!”

  那提刀男子拧了拧眉头,

  “许是吧!”

  那男子嗤笑一声,

  “看把你吓得,我尿急,先解决一下去,可别瞎叫了。”

  那提刀的男子点头应声,另一男子踏着松软的泥土向前走去,夜色重新回归静谧,只有漆黑的天空之中眨着的点点繁星。

  而另一边,陆明溪已然迈着步子回到了密道的另一边,隔着那道墙,并没有听到声响,便是按开了里面的机关,走了出来。

  如她所料,那郭先生许是还在帮着谢钰谋划,并未回来。

  陆明溪将香炉摆好,扫了一眼那桌上的文案,除了那几个能看的过眼的字之外,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倒是这香炉之中,除了这燃着的龙涎香灰,还有些别的东西。

  微微捻了捻那香炉中烧尽的灰,陆明溪无声一笑,这郭先生,看来是谨慎的紧。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四更天了,这整个谢家,该歇息的都已经歇息了,只剩下该清醒着的那些人。

  而她,也该去找几个有用的人了。

  陆明溪推开了郭先生房间的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回廊之中,灯火通明,依然有着小厮值夜,不少侍女还在端着银盘向着西边的园子走去。

  陆明溪敛了敛眸子,瞅准空档抓了一个小厮,将他拖到了灌木丛里。

  小厮挣扎着想要喊出声来,却是被陆明溪紧紧的捂着嘴,他想要挣扎,却是被她锁着喉咙,一瞬之间,连呼吸都是困难。

  那小厮翻着白眼,使劲的眨着眼睛,不在挣扎,似是认命般,瞳孔渐渐涣散开来。

  而此时,陆明溪松了松手,让他再一次呼吸到了空气。

  “不想死,带我去徐知州住处。”

  她低声道。

  见识过濒临死亡,生死一线,那个小厮便是再也不敢耍花招。

  西园,厢房里传来了阵阵娇媚的声音,喘息声与低吼声交织在一起,带路的小厮一阵面红耳赤,陆明溪看了他一眼,

  “上去跟看门的说,我是郭先生给徐知州送过来的。”

  小厮为难的看了她一眼,“你要进去?”

  陆明溪笑了笑,“照我说的做,或者,直接喊出声来,看看咱们两个谁先死。”

  她此话一出,那小厮顿时感觉脖颈一凉,不用多说,他知道,死的一定会是他。

  小厮看着陆明溪眸中的笑意,感觉颈后有些发凉。

  他看了看守在门口的那两个侍卫,明明自己此时喊出来,她便是会暴露。

  可不知为何,他不敢。

  小厮微微吸了一口气,领着她走上前去,对着那守门的两个人道,

  “郭先生要我将这位姑娘给徐知州送来。”

  守门人一个个挑了挑眉头,听着这屋内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到是没起疑,只是一边让着路,一边半似抱怨的开口道,

  “郭先生怎么又给这徐知州送人啊,这里面不是有一个吗?”

  往常他们兄弟不见得尝到这么好的美人儿,到是徐知州这个满脑肥肠的家伙,时常左拥右抱,里面那个已然是千娇百媚,这一个,看上去也是极品,一夜两个.....啧啧啧,这肥猪怎的这么好命?

  那小厮自然是听出了那两个侍卫的抱怨,只得笑了笑道,

  “谁让人家是这荆州的知州呢?”

  那两个侍卫解释摇了摇头,主动让了开来。

  陆明溪迈着步子向前走去,而那小厮却是心提到了嗓子眼,正在思量着,要不要等她进去之后,戳穿她的身份。

  可令他失望的是,陆明溪并么有直接迈进去,当她走到那两个侍卫中间的时候,忽然动了,出手如闪电般快速,那两个侍卫还未等反应过来,便是被她拧断了脖子。

  小厮看着那侍卫眼睛瞪得很大,直到死的那一刻,眸子里都是不可置信的震惊之色。

  陆明溪轻轻地将两人的尸体放下,看着那小厮的眼睛轻轻一笑,

  “你看,你的识时务,又救了你一命。”

  那小厮看着陆明溪的眼睛,只是觉得浑身发冷,他毫不怀疑,方才若是他叫出声来,她会在第一时间,将他的喉咙拧断。

  “跟上来。”

  陆明溪并没有继续管他,只是丢了一句话,便是迈进了门。

  厢房之中,两个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依然还在忘情的纠缠着。

  陆明溪径直走向前去,掀开帘子,便是一个手刀将徐知州给打昏,提着扔下了床。

  而方才那个小厮,刚刚迈进门来,便是看到这么一个赤条条的人影.......

  眼角抽搐不停,“姑姑娘.....”

  陆明溪随意的将一床被子扔了下来,下令道,

  “把嘴给堵上。”

  小厮:“.........”

  用被子堵嘴?

  床上的美人儿,前一刻还处于欢愉之中,下一刻便是身上一凉,而后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被裹在了床单里。

  床单里的美人儿瞪大眼睛看着陆明溪,是面前这个女子,看上去,身形还要比她小一些......她......

  还未想完,便是听见那美人出声,

  “想要活命,姑娘还是别出声的好。”

  她此话一落,她便是脖颈一疼,两眼昏沉的睡了过去。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