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季尾 > Chapter 20
  “心率85,呼吸17,血压稍稍偏低,长官,这位女士没有大碍,只是昏厥过去了。”

  耳畔,隐隐传来的声音好像十分遥远。

  “我说过,我这次是以军医的身份来救援,不要再叫我长官了。”

  淡淡的磁性的嗓音,熟悉得好像每天都出现在她的梦里。

  “让她休息吧,你来这边。”

  “是,长……明医生。”

  “患者,男,36岁,右大腿被子弹贯穿后,又被钢筋末端插入一部分,目前处于昏迷当中。”

  她微微动了动手指,感觉自己好像正躺在一艘船上,摇摇晃晃的不真切。

  “子弹没有及时取出,伤口有感染现象,必须马上降温做手术。”

  “可是现在……”

  “联系总部就地降落,这是命令。”

  “是!”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视线由模糊到逐渐清晰,歪过头,恰好看到某个身着军服,背对着她的男人把自己顶头上司大腿上的碎钢筋拔了出来——

  刹那间,血液喷涌而出。

  空气里弥漫起一股甜腻的血腥味。

  刚刚恢复知觉的她一个没忍住,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何止是她,就连坐在角落里,身经百战的秦雯看到这个画面,脸色都瞬间一片煞白。

  “立即止血。”

  明昱琰聚精会神地指挥着助手,“点滴换成抗生素,我要开始取子弹了。”

  “明医生,他的心率降低,血压几乎测不到了。”

  “不要慌,纱布。”

  “视野不清楚,右大腿动脉破裂,把抗生素调到最大。”

  直升飞机里开着冷气,他的额头却流下一滴滴汗水,沿着优美的脸颊曲线溜进脖子里。

  紧张肃穆的空气里,只有他冷静的声音流淌——

  “镊子。”

  “止血钳。”

  “……缝合针。”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转过头,看了眼后方的监护仪。

  “血压68,心率70,呼吸18,暂时脱离危险了。”

  一旁,始终悬着心的秦雯听到这话,连忙开口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人没事了,但还要去医院做进一步的治疗。”他摘下手套,语调里透着疲惫,声音却如同雨后甘霖一般,丝丝缕缕地抚平她心头的焦急,“不过,他的伤口处理的太晚,大腿肌肉可能会留下创伤,术后护理很重要。”

  “谢谢,谢谢医生。”秦雯不住地感激地道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他冲秦雯点了点头,又对助手嘱咐道,“继续补液,注意伤口感染。”

  旋翼转动,直升飞机发出重新起飞的声响,似乎也把苍茫的天空搅和得支离破碎。

  他转过身,依然是冷静自持的脸庞,视线落在后方沉睡的女生身上,眉眼间却浮现了一抹复杂。

  他们之间的缘分,好像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那么的难以言喻。

  步妍溪……

  他在心里默念她的名字,慢慢走过去,在她的担架旁站定。

  她的手掌似乎受了伤,大片血痂凝固在如脂的皮肤上,可以想象当时有多痛。

  轻轻抬起她的手,正想帮她处理一下伤口,秦雯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您……认识小步吗?”

  “认识。”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呢?”秦雯试探着问道,“我们被困在巴尔米拉的这几天,小步天天抱着手机不离手,我看她手机屏保上的人,和您……有点像。”

  擦拭着酒精棉絮的手微微一顿,他偏过头,看到了放在女生担架旁边的手机。

  “我问过她,手机上的男生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她说不是。”秦雯小心翼翼地端详着他的神情,“可我觉得,就算不是男朋友,也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他微微有些失神,不过片刻,他敛下长长的睫毛,硬生生地移开了看着她手机的视线,也掩住了眼底的情绪。

  “是吗?”他勾了勾嘴角,轻轻地笑了出来,似寡淡,又似自嘲,“也有可能是你想多了,我和她,从来不是一路人。”

看过《季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