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聊斋三国 > 第八十二章:讨将

第八十二章:讨将

  文姬?

  陈留堂心头一动,蔡邕的女儿可不是蔡文姬吗?

  “子干兄,算了吧,子正...”蔡邕也知道陈留堂即将奔赴南阳平叛,知道此次凶险,断然不会将女儿推向火坑。

  而且已经有河东卫氏找上门了。

  “老师不必挂念子正婚事。”陈留堂略显尴尬,虽然对蔡文姬有几分好奇,但他也不是见了美色迈不开腿的人,咳嗽了几下道:“子正在涿县已经对一姑娘许下了白头之期。”

  卢植挑了挑眉,似笑非笑,“老夫曾在颍川时听过你小子递了许多信件给涿县,莫不是那姑娘的。”

  陈留堂摇了摇头,不打算细谈。

  他曾对刘晗许下了若三年如果没忘,那么就娶她,自然说到做到。

  见陈留堂闷闷不乐,卢植还以为陈留堂担心上战场一事,不由安慰道:“凡是未虑胜,先言败,那是懦夫。西楚霸王在巨鹿也不过几千楚军,照样诛了暴秦。

  破釜沉舟,未必不能一战!”

  陈留堂愣了一下,连忙道:“多谢老师宽慰,子正并不畏惧黄巾逆贼,一些乌合之众而已。”

  “那就好。”卢植欣慰的点了点头。

  “老师,子正有些乏了,想早点回去休息。”陈留堂道。

  蔡邕这才让婢女带陈留堂到蔡府的厢房休息。

  蔡府并不算大,但也不小,右厢房离正厅不过半盏茶的路程。

  厢房布置颇为雅致。

  陈留堂皱着眉宇先梳洗一番,然后合衣睡下。

  明日便要出征了。

  到蔡府也不过暂住一晚。

  ........

  清晨,皇埔嵩便派了一队兵马,送给陈留堂一套甲胄,一匹好马。

  到了洛阳城外兵营,在宦官的看守下,点了三千老弱兵卒。

  因为“刘瑾”已死,刘宏重新派遣了一个宦官,这个宦官陈留堂认得,正是温德殿的郑坤。

  他和陈留堂有些小仇怨。

  兵营里,群将多如灿星,皇埔嵩坐在上首,刘备三兄弟也在此列,郑坤坐在另一侧,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陈留堂扫了一眼,准备入席。

  他现在的官职依旧是典史,无品级。可相比刘皇叔的白身,他高出不少。

  “等等,你站住!你...杂家似乎曾经看过。”郑坤看着陈留堂的相貌,和一个人隐隐联系了起来,十分相似,简直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陈留堂心里一慌,直接扭头离去,跪坐在草席上,冷哼道:“不过区区一宦官,滚!”

  他现在是刚毅正直的陈留堂,可不是谄媚的小宦官。

  群将哗然,轰然大笑。

  因为云台、乐成门走水,皇宫受损,国库拨不出钱修缮。于是刘宏和十常侍将主意打在了这群刚刚立功的武将身上,想要从他们手上搜刮钱财,变相卖官鬻爵。

  于是刘备三兄弟虽然立功卓越,可因为穷的一批,到现在还是一白身。

  所以这些武将不管出钱不出钱,都对宦官恨得半死。

  话音一落,郑坤脸色涨红如猪肝。他想骂陈留堂,却不知从何开口。同时心里也将陈留堂与那刘瑾之间的关联砍得一干二净,性格差异太大了,可能是他自个眼花了。

  “给杂家等着瞧。”郑坤放下狠话,带着一队宦官离开。

  等郑坤走后,刘备举起酒爵,“子正兄出狱备作为同门未能远迎,自罚一杯。”

  说完他一饮而尽。

  “玄德公高义。”有武将赞道。

  陈留堂眉头微微一凝,刘备本来和他就有些不太对路,面和心不和,但也不能打人家脸。

  不过...

  “玄德不必多礼,你我二人本是同门,自当扶持,何必在乎其他。”

  刘备脸上刚露出笑容。

  就听到陈留堂再说道:“陛下圣旨让子正先对付黄巾贼军,然子正手下并无大将,不知可否借云长兄、翼德兄一用。”

  “这...”刘备犹豫看了一眼关羽和张飞,脸色坨红道:“云长和翼德是备之手足,哪里有借用之说,若是他二人同意,备自当同意。”

  关羽头一扭,“我没时间。”

  笑话!陈留堂手里还有他的通缉令,万一认出来了,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至少还需要浪迹天涯。

  不敢去!

  张飞一愣,很是犹豫,若论感情,他是涿县本地人与陈留堂是同乡,向来对涿县陈氏没什么好感,可是陈留堂此人还是让他很是敬佩,能手刃宦官左丰,护送恩师回京,也算是有情有义的大丈夫。

  可看自己大哥这样子,是不想让自己去啊。

  他正欲拒绝。

  却见陈留堂一笑道:“翼德兄不必先说,待席后在下再与你细谈。”

  打仗这玩意,陈留堂没碰过。

  虽然有三千西园禁军精锐,但他还感觉不保险,还需要一员大将,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在上首的皇埔嵩看到陈留堂与刘备三兄弟的小动作,并未在意,他与卢植是好友,自当照顾一下这两名卢植门下的学生。

  席散。

  陈留堂拦住了刘备,“玄德兄,云台、乐城门毁,宦官索要功臣武将钱财,用来修缮皇宫。

  这笔钱玄德兄出不起,在下虽不才,但也有一些家产。”

  “你是说?”刘备不解。

  “借翼德兄和云长兄一用,他们二人都是万人将,阵中可取敌将首级,若有他们......”

  陈留堂还未说完,刘备就严词拒绝道:“备虽穷,但兄弟如手足,岂可弃手足而独活?”

  说罢,甩袖离开,样子很是气愤。

  “想不到这刘皇叔虽然有些虚伪,但该有的原则还是有的。”陈留堂感慨一声,既然没有这两个万人敌相助,也只能凭借自个了。

  前世有句话说的挺好:伪君子做了一辈子,那么他就是...真君子!

  刘备或许有自己的小心思,但从未负过这两个兄弟,在两兄弟死后,宣誓报仇,最后虽然因陆逊的一把火而失败,但依旧不可小视。

  不过刘备不帮,但还有一人!

  孙坚!

  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

  :。:

看过《聊斋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