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生死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以牙还牙

第三百一十四章 以牙还牙

  云见正在办公室查资料,手机响了一下,他轻轻一暼,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还给他传了个文件过来。

  迟疑一会儿伸出手,手机又是一震,依然是那个号码。不过这次发过来的信息,只有短短四个字。

  “我是顾约。”

  云见一把抓过手机,点开了第一条信息发过来的那个录音文件。

  “我的少帅啊,想要破坏生柱和死柱之间的契约,哪有那么容易。如果上次你不是那么急,白虎神印持有者,可能就不会死。”

  云见心中一惊,重复听着这段录音。虽然内容不多,但是这里面的信息量很大。

  破坏生柱和死柱之间的契约……白虎神印持有者不会死。

  少帅……

  云见握着手机的右手微微用力,指节处泛白的惊人。很快,他就收敛了情绪,把这个录音文件发送给了陈默。

  顾约被丢进鬼狱,他的手机自然被没收了。这应该是他拿了别人的手机偷发出来的。之所以没直接发给陈默,估计是这家伙记不起老师的号码了。

  发完之后,云见打开电脑,在特战部的内网输入陈默的账号,静等消息。

  ……

  “团战可以输,鲁班必须死!”苏幕遮像个大爷似的,双脚搁在桌子上,拿着手机大呼小叫,“小鲁班,我来切你了。”

  “安静点!”任礼贤忍无可忍地拔出了苏幕遮的充电器。

  “一起来嘛!”苏幕遮把充电器插到了云起这边,冲着两人眨眨眼,“机会难得,说不定你俩杀上一局,接着就一笑泯恩仇了。”

  “想多了,我们会在自家水晶门口打起来。”任礼贤说。

  “说的跟真的似的。”苏幕遮抽了抽嘴角。

  “他将会是对面派来的奸细。”云起也补了一句。

  苏幕遮还要再说什么,三人的手机齐齐一响,随后云起那张阴柔的脸色变得阴枭无比。

  特战部申明:

  原特战部帝都院所属的生死柱云起,因涉嫌杀害特战部重要成员。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现经高层商议,开除该名生死柱的军籍!

  “卧槽!这什么情况?”苏幕遮放下双脚,噌地站了起来。

  开除军籍!

  云起是什么人,帝帅的儿子,很多人在暗地里拍马屁称他为少帅。

  他虽然做事疯狂,手段阴狠,可他心思缜密,就算杀了人,也绝对会处理的很干净,不会留下一丁点让人追查到他身上的线索痕迹。

  而且光是涉嫌,就开除军籍,连进一步调查的机会都不给。这怎么看,都有点不合情理。

  不对,这个感觉……就跟顾约当时被开除军籍一样。

  顾约!

  苏幕遮微微一怔,心中猛地抽了一口气。这件事,肯定跟顾约有关。

  这个家伙,没想到被扔进了鬼狱,竟然还有能力扳倒云起。

  好可怕!

  云起此时已经走到一边,不知道跟谁在打电话,神色阴寒,语气森然中还夹杂着牙咬切齿。

  苏幕遮和任礼贤对视一眼,后者无声的说了两个字,苏幕遮点点头。

  任礼贤说的是“顾约”这两个字。

  这一刻,他无比庆幸当初没有选择站在顾约的对立面。

  他们都知道顾约此刻还在鬼狱,在云起的地盘。然而,就是在这么不利的环境中,他还能把云起整到被开除军籍。

  苏幕遮两人在震惊的同时,一丝钦佩也油然而生。

  ……

  朱雀省翼宿城生死柱总部。

  “师兄!”卓凌和大个子兴奋地冲进办公室,大个子冲的太猛,没刹住脚步,差点扑到桌子上。

  “师兄,看到申明了吗?”卓凌眼神明亮,声音中透着丝小激动。

  云见点点头,脸上的神情没什么明显的变化,隐约看上去似乎还有点不高兴。他把手机推到卓凌眼前,示意他看看上面的两条信息。

  ……

  帝都院,雷永泉办公室。

  陈默臭着脸看着申明,呸了一声,愤怒地拍着桌子,唾沫横飞:“老狐狸,反应够快啊,开除军籍就想打发我了。特么的,老杨的死,还有劳资的学生受到的委屈,再加上那个什么破坏生柱和死柱的契约。这种种罪状,哪是他开除军籍就能抵消的!”

  “你还可以再大点声!”雷永泉没好气地看着他,“光凭一条信息就让他们做到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这不是摆明了他们心里有鬼!”陈默放低了声音,“怕我们继续调查下去,发现更加不得了的事情,才以退为进。”

  “知道就好,这事情急不得。”雷永泉叹了口气,“而且反过来讲,如果没有顾约进入鬼狱发来这个录音,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在鬼狱进行这样的实验。”

  雷永泉顿了顿,“既然知道了,我们就可以提前防范起来。你现在最该担心的,是顾约的处境。他杀人的罪名还没被洗清,又偷发出了这么一个事关重大的录音。现在想要他死的人,可不止云起一人了。”

  陈默皱着眉头,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踱了起来:“我让胡皓然煽动神隐事件的受害者前往事发的警局,但是这后面又出现了几起类似顾约开枪杀人的事件。”

  陈默摸着下巴,“如果是云起的话,他巴不得顾约的罪名坐实,不会蠢到用相同的手法来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怎么看都像是在提醒大家,顾约开枪杀人这事另有隐情。”

  “这前后两次的开枪杀人,背后可能不是同一个人。”雷永泉双手撑着下巴,“李从安怎么说也算是王成宇的亲戚,他再丧尽天良,应该不会对李从安下手。所以顾约那一次的杀人,百分之九十是云起在背后动的手脚。”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默抽开椅子坐到了雷永泉的对面。

  “而这第二次,正如你说的,倒更像是站在顾约这边,来帮他洗清罪名的。”雷永泉望了眼门口,压低声音,“你不是说顾约那个女朋友也拥有一只红眼祟么,会不会是她?”

  “不太可能。”陈默否定道,“她的第二人格比较呆,不像是会动这种心思的人。”

  “那会是谁?”

  “其实,我想到一种可能性。”陈默身体向前一倾,一字一句道,“弃天组织。”

  “弃天组织?!”雷永泉先是瞪大眼睛,随后陷入了沉思。

  “对,我们四大省份、帝都院还有弃天组织,现在三方的关系很是暧昧。”陈默说,“在我们看来,弃天组织肯定和帝都院的某些人有勾结。不过,他们彼此互不信任,暗地里都在提防着对方。”

  雷永泉明白过来了,“你的意思是,顾约持枪杀人,可能是云起委托弃天组织的人搞得鬼。但是另一方面,弃天组织又不打算全心全意帮助云起,于是制造出相同的几起案子,来提醒大家。”

  “差不多,两败俱伤,一直都是弃天组织的行事风格。”陈默说。

  “这个猜测,倒是有点说的通。”雷永泉赞同道。

  “很有可能,鬼狱里面,也有弃天组织的人。”

  “鬼狱……”雷永泉皱着眉,“看来这个地方,我们也有必要安排人进去了。”

  ……

  云起被除名,任礼贤脸上并没有出现喜悦之情。他知道,这家伙不会就这么被打倒的。

  苏幕遮也是收起了一贯的嬉皮笑脸,变得正经起来。

  他们已经从各自的暗桩那里收到消息,大致知道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时间,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相对于这儿的安静,外面突然变得嘈杂起来,隐约还听到了几声惊叫。

  苏幕遮和任礼贤对视一眼,起身来到警局外面。

  胡皓然等人把鬼手事件的大致情况向云起复述了一遍,提出让顾约接手此事的要求后,就被云起很不客气地请出了警局。

  不过,在没得到准确的答复之前,他们显然不会离开这里。

  “呀啊啊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诡异的声音。像是有无数个人在他们耳边厉声尖笑,带着重重叠音,阴森恐怖。

  一只只奇长无比的黑色手爪,如同影片中即将出土的僵尸,从完好无损的地面上冒了出来,纷纷抓住胡皓然等人的脚踝,沿着他们的裤管缠绕而上,抓向了他们的脖子。

  “鬼手!鬼手出现了!”一人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其他神隐事件的受害者,顿时犹如惊弓之鸟,一个个大叫着到处乱窜。

  苏幕遮和任礼贤连忙凝出武器来到他们中间。只是这些鬼手异常狡猾,大概是察觉出了苏幕遮两人的杀意,只要他们一出现,它就会迅速退走,改变下手的目标。

  越来越多的鬼手从地下钻出来,奇长无比的手臂扭动着,犹如群魔乱舞。

  警局周围的居民也都看到了鬼手,纷纷关紧门窗,一边害怕的要死,一边眼睛控制不住地透过窗玻璃,张望着外面的情况。

  已经有不少神隐事件的受害者被鬼手掐死,倒在了地上。

  云起也出来了,看着遇害的人数越来越多,三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呀啊啊啊啊!”诡异的尖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犹如潮水般涌进苏幕遮等人的耳朵。

  任礼贤三人突然感到脑袋一阵晕眩,随后,他们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生死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