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大梵行 > 第175章 又见血

第175章 又见血

  离的实力本就有通天彻地之威。

  一招冰封住这区区一个乡镇的人,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

  杜落泽与离道谢后,便出了善终楼,往新柳村的方向奔去。

  “师父啊!你叫我拯救世人,而这样一群迂腐愚昧之人,又如何拯救呢?”

  离喃喃自语,将腰间的紫宝拿出,喝着里头储存的酒水。

  想起先前被众人指责与谩骂。

  离心中的怒火便久久难平。

  杜落泽虽然对离拔刀相向,好歹也念在他确实有苦衷。

  其他人对离的谩骂与责备,也是因离自己的不慎才失去了十几条无辜的生命。

  若是能够早些对九皇子出手,就一定能防止那些生命的逝去。

  姑且,算是我的错吧。

  离又将先前发生的一切,还是怪在了自己身上。

  是我没处理好。

  离如是想,心里也快活多了。

  是因为自己做错了,别人才对自己如此责备或者谩骂。

  若是没有死掉那十几位居民就好了。

  ……

  离如此重复的,不断安慰自己。

  若是自己强到可掌生死,那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

  “还是自己不够强呐!”

  离如是说道,不禁对实力更加渴望几分。

  生与死,是这世间最终的力量。

  万物生以至万物死。

  世间所有的事物都是由生至灭。

  若是能掌握这种力量,世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改变。

  ……

  趁着夜色,离出了善终楼。

  又到了已经化作冰雕的九皇子一众附近。

  抬手一掌拍去,九皇子一众瞬间化为冰渣碎落一地。

  “作恶多端,留你们也无用。”

  离挥挥手,也朝着新柳村而去。

  ……

  这座悬界,叫做车马悬界。

  从先前所夺得的万界令来看,万界令正是一辆马车的形状。

  新柳村只是车马悬界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说是弹丸之地,也不为过。

  此时的村子内,所有的村民都已经收拾好了行礼站在门口。

  一道黑气落到村口,正是离。

  “离叔叔!”

  小壮见到他,忙从杜落泽的怀里跳下,朝着离跑来。

  离将小壮抱起,走到不远处的杜落泽一旁 。

  “杜兄。”

  “都安排好了。”

  杜落泽似是有些歉意的低着头说道。

  竹付月生与刘文平也从远处行来与离抱拳。

  又一个黑影从暗处行出。

  正是何安下,昨日的那个说书先生。

  “参见白发团长!”

  众人同时单膝下跪,拱手抱拳道。

  “白发大人!在下眼拙,实在抱歉!”

  杜落泽再次道歉,就欲与离磕头。

  离一拂袖,将众人都托起。

  “昨日的那个故事是特地说给我听得?”

  离想起了昨日,何安下特地在村子里讲白发的故事。

  何安下拱手道:“在下冒昧,只是这座悬界确实需要您的相助。”

  “可惜啊,还是死了十几个无辜的人。”

  离叹气道。

  “既是反抗之途,又怎会没有流血牺牲?”何安下拿出黄旗,右手又掐指一算:“帝都已经发现了九皇子的死,我们要离开了。”

  离从袖口拿出一支黑衣之令与地图,递给竹付月生。

  “符老,你与刘大哥带着众人一起去这里,自然会有人安排。”

  “可是这悬界不光只有咱们新柳村,还有许多其他的村落的许多人呐!”竹付月生道:“帝都那些人一来,若是知道九皇子已死,恐怕这座悬界都会为他陪葬。”

  “如此不可理喻?”

  离厉声道。

  何安下也是点点头:“九皇子本是皇室中最有力的一位皇储竞争者,若是他死了,帝都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那好!我在此留一日,助你们退敌。”

  离想着送佛送到西,也是一口答应下来。

  “对了!我不是白发!我叫做离!”离又道。

  见众人都点点头,离嘴角上扬。

  说完,离便回了自己的木屋。

  小壮能与父亲团聚,倒是开心极了。

  ……

  夜晚,离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离叔叔!还有其它村民呢!”

  门外传来小女孩的声音。

  “他们还在镇上。”

  离如是道,将门打开。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女孩小心翼翼问道。

  “可能明天就回来了吧。”离摸了摸头。

  小女孩悻悻离开。

  ……

  深夜,呼喊声四起。

  “湖里闹水怪了!”

  一村民大叫!

  只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湖边发出。

  一个鲤鱼打挺便起来,这血腥味儿有些浓厚。

  湖边。

  七条十数尺高的黑鳝露出半个身子,不断的在湖里吞噬肆虐。

  离站在远处望着,想起了前段时间符老提的黄壶。

  正是他将那七条黑鳝放生,说是要给它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大胆湖妖!”

  符老果然也闻讯赶来,站在湖边。

  湖面上已是血雾翻腾,水里面的鱼类苍兽几乎全已经被这七条黑鳝吞噬。

  在湖面上甚至还有几个村民的尸体浮起,皆是被洞穿而死。

  黑鳝的尾部犹如巨锤尖刀,有水桶粗细。

  横扫劈砍之中,令得呼呼作响。

  离见此,心再度寒了下来。

  是离让符老放过这些黑鳝,也是这些黑鳝伤害了村民。

  这些已经死去的村民中,还有一人正是郭大婶。

  如此说,倒是离自己间接害了郭大婶他们。

  平日里,村民们对离都很不错。

  离,再次红了眼。

  “为什么?”

  离大怒,升腾而起。

  一道黑气窜出,漂浮在湖面之上。

  离右手作爪状,隔空一把捏住那七条黑鳝,令它们动弹不得。

  “为什么!我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离怒道。

  左手一抓,将湖面的尸体全部冰封住,再以擒龙功提到岸上。

  符老见离如此,飞身过来。

  “苍兽与人类一样,总有不知悔改者。所以,不是任何生命都值得给一个改过的机会。”

  七条黑鳝被离隔空擒住,动弹不得。

  只要离随便一捏,它们都会瞬间粉身碎骨。

  “又是如此!又是我!”离怒道:“又是我害死了他们!”

  “是我的错!”

  离怒喝一声,右手微微一使劲。

  砰!

  那七条黑鳝随之分崩离析,化作无数块血肉掉落在湖里。

  昨日被九皇子杀死的十数条生命;

  今日的几位被黑鳝杀死的村民;

  都与离有着间接或直接的关系。

  离沉默了。

看过《大梵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