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大梵行 > 第195章 贱萌的金猪

第195章 贱萌的金猪

  …….

  “喂喂喂!到了!”

  铁木旗见众人都沉浸在曲声中,便猛地拍了拍手。

  众人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曲终人散。

  众人与蓑衣人道别。

  ……

  “钱掌柜!这蓑衣人是不是叫做曲未殇?”

  涯婧坐在小黑背上跟在钱墨生身后,突然问道。

  “嗯….不错,涯姑娘倒是有心了。”

  钱墨生嘬了一口烟。

  “看来他一个有故事的人呐。”

  涯婧脸上却是苦笑,仿佛将那浮生两曲烙印在眉梢。

  “平日里大大咧咧,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感性的一面哈!”

  小嘉搂着涯婧的脖子说道。

  “好啦好啦!接下来只需调集兵马,前往兽人部落便可。”

  钱墨生拿出兵符在众人面前扬扬手。

  “对了!钱掌柜!”铁木旗道:“您刚刚说的黑衣分部便是那儿?怎么没有一个兵把守?这叫啥分部!”

  钱掌柜笑道:“黑衣分部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人镇守的,通常情况下只会将兵玺安在里头。”

  “难道就不怕被人盗用?”小嘉问道:“若是有窃贼入了那密室,将那四座黑衣石像毁坏,岂不也能拿到黑衣的兵玺?”

  钱墨生摇了摇头道:“流姑娘有所不知,兵玺须与黑衣令牌一同使用,才可调兵。”

  “那如果别人拿到了你们的黑衣令牌呢?”

  铁木旗问道。

  “除了我们本人,无人可以使用黑衣的令牌。”钱墨生昂首道:“能取走兵符者,只有黑衣所属的天地玄黄四级。在整个黑衣兵团之中,拥有这样令牌的人不超过千数。”

  钱墨生倒是有些得意洋洋。

  “怎么说?”

  涯婧又道。

  说完立马便捂着嘴,心中抱怨自己竟然已经渐渐开始学那个人说话的语气了。

  “我们的黑衣令牌,与通常的令牌不一样。”

  钱墨生取出令牌递给涯婧。

  涯婧拿着左瞧右看,看不出任何端倪。

  “你们有所不知,黑衣令牌乃是军师大人请人特意打造。就像万界令一样,是能够认主的令牌。”

  钱墨生摇头晃脑,倒是好生得意。

  “认主?还能够制造出认主的令牌来?”

  众人愕然,与钱墨生问道。

  钱墨生嘬了一口烟,烟圈吐出如云雾。

  “那是自然!”

  “真是好大的手笔!”铁木旗赞叹道:“我族虽然锻造技艺不错,却远不及如此高超精妙。”

  “铁木旗兄弟切勿妄自菲薄,若是你入了黑衣,一定有机会见到那位铸造大师。”

  众人又交谈着回到了客栈。

  已至傍晚,一番酒足饭饱。

  ……

  深夜,周围是一片昏暗寂静。

  忽地,一片金光骤起,虚空之中一片璀璨。

  “吼!噜噜噜……哼哼...啰啰...”

  数声低沉的猪吼,划破了夜空。

  一支肥大的八趾猪蹄从空中一脚踩下,整个脚足有两人环抱粗。

  猪蹄之上是茂密的金色体毛。

  那金光便是这些体毛散发,将周围照耀成一片金色。

  “大胖墩!莫再调皮了!快给老夫出来!”

  钱掌柜左脚一踏,一股气流震天而起。

  众人皆是额头一脸黑线。

  这苍兽名字取得也真是随意,大胖墩?

  “哦哦哦...噜啰啰……哼哼...”

  虚空里又传来几声猪叫,仿佛不情不愿,也似是撒娇。

  轰隆!

  另外三只猪蹄也踏了下来,皆是八趾金蹄。

  空中一只庞然的金色巨兽出现,拥挤的站在这诺大的后院之中。

  它昂起猪头,鼻子里发出哼哼声。

  这猪类苍兽竟有三十数丈高。

  肥头大耳,身宽体胖。

  浑身金光闪闪,令人目不能直视。

  一时间,后院之内已被金光照耀,令得数些人睁来眼也有些费力。

  “金若玉明猪?”小嘉在一旁坐在星途背上,好奇地问道:“钱掌柜,你怎么寻了这一类苍兽签订血契?这苍兽可是几乎没有什么战斗能力!”

  钱掌柜嘬了一口烟,神色怡然自得。

  “流姑娘见多识广,连这稀奇的苍兽都认得!”钱掌柜赞叹一声,又道:“那你可知这苍兽有何妙用?”

  小嘉想起了在唤谷之时,父亲曾与她说过。

  这金若玉明猪,通常只有求财者才会去签订血契。

  小嘉心知却不说,否则恐引他人生疑。

  见小嘉不说话,钱掌柜悠哉悠哉道:“流姑娘这就有所不知咯!这金若玉明猪,乃是活生生的招财宝。哪个人不想拥有一只呀?幸好老夫运气不错,在唤谷寻了两日便找到一只,还算顺利的与它签了血契。”

  “钱大叔!”上空一个十分童稚且呆萌的声音传出:“钱大叔!我要被挤死了!你快来呀!”

  原来这金若玉明猪乃是蜷缩着身体站立,只是为了怕伸展开来破坏了这后院的建筑。

  “好嘞!我这就来!”

  钱掌柜笑。

  他一拍手便跃起,从房屋与猪身的空隙钻过去,站在金猪背上。

  “大胖墩,好久不见你又变肥了!”

  钱掌柜轻轻的拍了拍猪背。

  这金猪鼻子里却发出嗯哼哼的声音又道:“你们...哼嗯哼...快上来吧!”

  “看这体型应该只有五六岁左右。”小嘉道:“猪类苍兽智慧都极高,甚至与犬类苍兽相当,四岁开始便能通人语。”

  小嘉说完,座下的星途嗷嗷几声,仿佛在不满的抱怨什么。

  …….

  由于金猪身上是毛发茂盛。

  为了便于攀爬,兽人就拉扯着往下拽以便着力。

  “嗷哦……!”

  “呀哦!”

  “啊!大哥们,轻点!”

  ……

  兽人体重本就不轻,拉扯着金猪的金毛往上攀。

  毛发牵扯之下,疼得金猪叫声不止。

  原本涯婧还看这金猪叫声凄惨,心中不忍甚至觉得有些可怜。

  “哼哼!”

  “哟!……喔!”

  “舒……难受呀!”

  ……

  无比骚贱的声音又从猪嘴里吐出,甚至还伴随着极度扭曲的叫声。

  钱掌柜单手扶额,嘴角微微颤抖说不出话来,仿佛无脸见众人。

  少顷,金猪背上已站满了人。

  “哎哟我去!真沉呐!”

  大胖墩抖了抖身子,便往空中漂浮而起。

  “你这只猪力气还挺大的!”

  涯婧坐在金猪尾部,轻轻一拍屁股。

  “别摸人家那里嘛!讨厌!”

  金猪噜噜噜的叫着。

  划破夜空,宛如一道金色流星往天际飞去。

  ……

  远方。

  一个庞大的黑影在阴暗处望向空中的那一抹金,阴森地笑着。

  “喋喋喋……金猪?”

  话音落下,还传来口水吞咽声。

看过《大梵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