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大梵行 > 第206章 花乌鸦

第206章 花乌鸦

  待得士兵走远。

  “咯咯咯!”

  “哈哈哈……”

  笑声从黑暗中传出,离一众皆面带笑意。

  “这玩意儿,有趣儿。”

  白言把玩着手里的伪装赫令,与众人道。

  正当瞒过了士兵耳目,众人大喜之时。

  忽然,钱墨生的面色又难看起来,望向白言。

  “团长?”

  事情突变,在钱墨生的感知之中,外头又有两三只苍兽刚刚穿破云际。

  ……

  店外,花乌鸦抬头斜望天空,也见着天边三个黑点往这片沙地飞来。

  “哟,终于来人了!”

  花乌鸦舔了舔嘴唇,望着空中愈来愈近的三只苍兽。

  “花乌鸦大人!”

  一位士兵上前,躬身道。

  “你们摆好擒龙阵!待我去活动活动筋骨!”

  花乌鸦咧嘴一笑,身形竟化作数不清的黑鸟,消失于无形。

  ……

  空中,三只苍兽并排而立,一狼两豹。

  其上共有黑衣两百余人,皆昂首挺胸。

  忽然,一人惊呼。

  “警惕!”

  此人叫做铁木尔,兽人。

  其座下乃是一条独眼白狼。

  狼的左眼化脓以眼罩遮盖,右眼青光乍起。

  狼首昂起,猛然一口咆哮,气流将前方一片震开。

  无数黑鸟从各处飞来,盘旋在三只苍兽头顶,不停嚎叫。

  “呜哇呜哇!”

  “咕呱……咕呱……”

  铁木尔大惊,抬起手,所有黑衣人皆拿出兵器。

  “敌袭!”

  “敌袭!”

  “戒备!”

  三只苍兽立马背靠背,獠牙凸起警惕着周围。

  天空中墨鸦汹涌遮天蔽日,竟然短暂的将这一边太阳与地下隔绝。

  铁木尔大惊,站在狼首上双手抱拳。

  “帝都之人?”

  铁木尔皱眉道。

  “兽人族竟然与黑衣所属待在一起,真是有趣儿!”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辨不清方向。

  “鬼鬼祟祟!鼠辈可敢现身一战!”

  铁木尔高声道,九环大刀持在手上。

  “哟,脾气不小!”

  花乌鸦声音一阵一阵,只听一声急促却又阴冷的笑。

  天空骤现无数黑鸟。

  黑鸟竟然开始朝着苍兽背上的黑衣人攻去,速度极快,数量众多。

  “噗嗤!”

  “咔嚓!”

  咻咻咻!

  咻咻……

  无数黑衣人皆拿着武器左劈右砍,抵挡着空中肆虐的黑鸟,这些黑鸟都是乌鸦。

  乌鸦虽多,但是两百位黑衣人的防御力量也是难以被这些鸟兽攻破。

  “不错!真是训练有素!”

  又是四面传来声音,是赞赏又是兴奋。

  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乌鸦之中,一个身影窜出。

  正是花乌鸦。

  他不断拍手称赞,摇头晃脑。

  “帝都的走狗!”

  见着花乌鸦身上的红色大衣,铁木尔忿忿道。

  “哟,口气不小。”

  花乌鸦冷笑道,下一瞬已经出现在铁木尔身后。

  右手五指并拢,猛地往铁木尔肩膀袭去。

  铁木尔大骇,迅速准备后退。

  然而此人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甚至都没有半点反应时间。

  噗嗤!

  “啊!”

  花乌鸦捂着右臂猛然跳开,鲜血不断涌出。

  一人傲立虚空,穿着一席黑袍。

  右手冰蓝色界力消散,寒意已全然消退。

  白言面带笑意道:“何必下杀手呢?”

  说完,右手一个响指。

  啪!

  忽然,已经退去千丈外的花乌鸦仰天痛吼一声,右臂竟然被炸断成两截。

  “你……你是何人?”

  花乌鸦将断臂拾起,已心知不敌,只好颤颤巍巍问道。

  “黑衣座下第二十三分团团长,白言!”

  白言露齿一笑,在花乌鸦看来那样阴森。

  “分团长!是黑衣座下分团长!”

  “黑衣座下分团长?”

  “白发是黑衣的团长,那他岂不是仅次于白发的存在?”

  “黑衣?黑衣竟然插手了!”

  ……

  三千精兵,皆面面相觑。

  他们望着一席黑衣的白言,面露惧色。

  “快走!”

  “回去禀告紫阳殿下!”

  “黑衣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

  说完,这三千士兵竟开始撤退,已无战意。

  虽然眼前只有白言一人,但是此人一招便将他们的首领花乌鸦击伤。

  仅仅这一幕,已将所有在场人都震慑住。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吧!”

  一个声音从店内传来。

  九条猩红色的炎龙骤然从空中出现,盘踞在一团。

  炎龙昂首吐息之下,盯着三千士兵。

  炎龙全身炙热无比,游动之中转而又将这三千士兵围在中央,吐着火舌。

  “刘大哥!”白言喜道:“你也出来活动活动?”

  小店内一个身影踏出门,右手上升起了一团焰火。

  这焰火与寻常赤炎界力不同,竟然是宛如血液一般的猩红。

  刘文平踏着一簇火焰,悬浮在半空。

  仅仅白言与刘文平两人,已将这三千精兵加上那花乌鸦控住。

  花乌鸦眼珠一转,心中盘算着如何潜逃。

  “我劝你,最好不要再动心思。”

  白言见花乌鸦神色不对,右手轻轻一握,花乌鸦猛地叫了一声。

  “我已在你体内施下冰种,只要我想,随时能取你性命。”

  见花乌鸦嘴角溢出鲜血,白言咧嘴一笑。

  花乌鸦的五脏六腑,方才只是随着白言右手一握,便微微一紧疼痛难忍。

  他擦干嘴角鲜血,喘着粗气道:“如此声势,就不怕被发现?”

  此时的沙地之上,炎龙盘旋,声势浩大。

  即使是几十里外,都能清晰看见。

  “既然出手了,你觉得我们还怕被发现?”

  小店内,离的声音传出。

  离的身后,跟着涯婧小嘉他们。

  一行五人皆站在店门口,唯独没有钱墨生的踪影。

  “你是…..你是白发?”

  见到离的头发颜色,花乌鸦不禁更为的骇然。

  离悄然一笑摇摇头,正准备解释。

  涯婧却是叉着腰:“他才不是白发,你看他!”

  说完,就是从后面一推。

  涯婧将离推到阳光下。

  离摊摊手说道:“这难道成检验是否为白发的唯一标准了?”

  花乌鸦见到离不惧阳光,心中才宽慰许多。

  若是真的白发亲临,恐怕以这座悬界内的战力,还远远不够对付。

  离亦是笑然,心道:只要别人不认为我就是白发,一切都不是问题。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这次打探也成功了!”

  忽然,花乌鸦仰天大笑起来,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嗯?”白言凝神道,右手再次一握:“什么意思?”

  “只要不是白发亲临,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又有何畏惧?”

  ……

  远处兽人盆地上空,上百个修士从空中飞起。

  紫阳殿下骑着一头怪异苍兽飞在前头,李世发上将军站在一侧。

  原来,花乌鸦此行并不是打探军情,而是为了确认白发是否亲至。

看过《大梵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