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大梵行 > 第226章 醉梦(4)

第226章 醉梦(4)

  “久等了!”

  离轻一踏,蔚然成风。

  瞬间,便站立在房门口。

  那位中年男子行去,没有说话。

  离打开房门进去,反手又关上。

  …………

  里头一片昏暗,像是刚刚将烛火吹灭。

  精神力在这房间里,已经全然被压制住,无法透出体外半分。

  “好强的结界,施术者定然是一位隐世的强者。”

  离心中骇然,曾经在万界大会其间,离也有同样的感受。

  就是精神力完全无法探知周围,只能凭借肉眼。

  “姑娘?”

  离尝试性小声道。

  “十颗赤石!”

  依旧是清冷的声音。

  离从腰间摸出十颗赤石,周围的蜡烛竟然也同时点亮。

  “啊!你……”

  眼前一幕,将离都惊了一跳。

  面前盘坐着的,乃是一位白色长发的女子。

  单单看其面貌,仅有二十来岁不到,容颜绝美,甚至比起紫衣也犹有过之。

  一头白发,更是醒目。

  “你我皆是白发,怎会惊讶?”

  女子笑道。

  离此时的模样乃是寸头白发,穿着一席蓝色布衣。

  听到女子说“白发”一词,离的心中陡然咯噔一跳。

  心中暗道:“我他妈!不会又被认出来了吧?”

  刚在二楼被紫衣认出身份,此时若是被这位姑娘又认出,那自己这伪装得也太失败了。

  离如是心道。

  “你就是……醉梦姑娘?”

  离小心翼翼问道,生怕自己的身份被识破。

  “难道这房间还有别人嘛?”醉梦盈盈一笑。

  醉梦又沏了一壶清茶。

  “来,坐。”

  仅仅两字。

  离只好走上前,也盘坐在醉梦的对面。

  “姑娘,这醉生梦死应该在一个‘醉’字,怎么却喝起茶来?”离如是问道。

  “谁说喝茶就不能醉了?”

  醉梦将离面前的茶杯斟上七分满,示意离尝尝。

  离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茶香四溢,从唇间流过喉口,最后再入腹。

  腹内暖风如沐,似是激起了自己的冰之界力。

  一股幽兰之气吐出,气雾之中还带着一点蓝。

  “原来是冰之界力的修士。”

  醉梦见着蓝色的气雾,笑着说道。

  离心中有着一丝被算计了的不悦,不过也暗道幸好没有认出自己的身份。

  “醉梦,姑娘可是本就叫这个名字?”

  离问道。

  “这重要嘛?”

  醉梦反问道,朝着离摊开手。

  “十颗赤石,原来只是门票。”

  离笑道。

  又摸出十颗赤石,放到醉梦的手上。

  “我原本不是这个名字。”

  醉梦回答道。

  离这才取消了心中疑惑,小声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你是故事中的那个人呢。”

  离这般似是故意让醉梦听到。

  醉梦眉间一跳,不免宛然一笑。

  “你是说,酒都的故事?”

  醉梦站起来莞尔一笑。

  “不错,望姑娘为在下解开心中所惑。”

  离又将十颗赤石递给醉梦。

  “你想知道什么?”

  “故事的结局!”

  “哈哈哈……好说!”

  醉梦站起身按下一处机关。

  随着轰隆声音,墙边的暗室门打开。

  “进来吧。”

  醉梦说道,与离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离便跟着醉梦,往暗室内行去。

  …………

  醉梦轻轻拍了拍手,周围的烛火都被点燃。

  这座密室里头无它,仅有一座传送阵。

  以扭曲的文字加上晦涩的铭文刻在地面,有一个手印凹陷在阵法中心。

  醉梦带着离站在阵法中心,只见其蹲下来将右手按进手印。

  又见一道蓝光闪烁,离只觉眼前一黑。

  再睁开时,依旧在一个密室内。

  醉梦又拍了拍手,四周亮起。

  这座密室与先前的没有什么差别,离正疑惑着。

  石门打开,酒香扑面而来,令得离一时沉醉。

  外然是一樽诺大的木制大酒缸。

  酒缸高五尺,长宽十数丈。

  “这便是故事里的地窖。”

  醉梦说完,带着离走出密室。

  声音将离从恍惚中拉回。

  “这酒香,真令人痴迷!”

  离本就好酒,若不是为了隐藏身份,紫宝定不会离手。

  “尝一口?”

  醉梦捂着嘴轻笑,将酒勺从木板的孔中探入舀了一口。

  将酒勺递给离。

  离接过来,将酒勺放在鼻子下,轻轻嗅了嗅。

  “这就是秋露白?”

  离想起了店小二说的故事,问道。

  醉梦摇摇头,并且说道:“这酒,叫做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

  离不疑有他,便将酒徐徐灌入嘴里。

  酒一入唇,仿若清泉在胸腔流淌,沁人肺腑直至心脾。

  恍惚间,过往重重竟然都如潮水般同时涌上心头。

  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各种情绪骤然上了心头。

  不多时。

  酒意渐渐散去,离仿佛还有些意犹未尽。

  “好酒!好酒!”

  离赞不绝口,心中甚是欢喜。

  又情不自禁的再舀了一勺,亦是一口饮尽。

  醉梦见离如此称赞,眉间一笑。

  “醉梦姑娘,何故要取笑于我?”

  离一时飘飘欲仙,摇头晃脑仿入仙境。

  “你呀,只顾着饮酒。难道不关心那位酿酒师了嘛?”

  醉梦掩嘴笑道。

  “哦,也对。”离一拍额头道:“请问醉梦姑娘,这酿酒师现在何处?”

  醉梦朝着木酒缸努努嘴,掩嘴咯咯咯笑道:“呐!在那儿!”

  离往酒缸望去,眉头一皱。

  精神力才刚探知出去,却猛然的被一股浑然精神力阻拦,瞬间使得自己的精神力完全被封住。

  这地窖内也有结界?离也不再多想。

  “你将酒缸的木盖掀开就知道了。”醉梦退后几步。

  离心中已经猜到几分,右手运了一分力道,将食指扣在木板的孔内。

  “喝!”

  离轻喝一声,将诺大的木板掀开。

  霎时间,离也是眉头一皱。

  “这……”

  酒缸内,漂浮着一位女性的尸体。

  尸体赤裸着全身,反向趴在水面上,离根据酒水里若隐若现的双峰才辨出性别。

  女子的皮肤已经泛起白,全身上下都似乎被匕首割裂开一道道口子。

  仿佛已经浸泡了数年,全身已经失了血色,皮肉都翻开,伤口也没有一点红。

  看上去有些莫名的恶心。

  杀意骤起,醉梦的全身都覆盖上一层冰霜。

  “醉梦?这是怎么回事!”

  离心中想起之前饮的几口酒,忽地就有一种莫名的恶心。

  “哈哈哈哈哈…………”

  醉梦丝毫不惊,反而嗤笑道:“这就是故事里的秋露白呀,只是现在它叫做醉生梦死。”

  “你!”

  离想到自己竟然饮了用死人泡的酒,气就不打一处来。

  右手抬起,冰霜又厚了几层,醉梦已经快要化作冰雕。

  “你不想看看这位酿酒师留下的唯一手札嘛?”

  醉梦怡然不惧,嘴角上扬说道。

  离一时茫然,将冰霜消去。

  “给我!”

  醉梦从腰间取出一张两尺长的羊皮纸,其上血迹斑斑留着几行字。

看过《大梵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