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萌感到异常愤怒。

  池清虽然年轻貌美,可谢云亭今年才18岁!

  刚刚成年没多久!

  池清居然敢这样对他!

  果然,这个圈子不是那么好混的。

  她率先走进房间,用身体挡住只穿着吊带睡衣的池清,眼神一扫,很快发现了落在沙发上的单薄风衣。

  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她了解谢云亭,要是池清只穿着吊带睡衣来找他,他肯定不会让池清进门。

  所以,这女人肯定是穿着那件风衣,装得正儿八经,骗得谢云亭开了门。

  进屋之后,才露出真面目,朝谢云亭下手。

  这样的女人,就是长得再漂亮再清纯,苏萌也喜欢不起来。

  她现在心里只剩下浓浓的厌恶。

  池清彻底恶心到了她!

  于是她嫌弃地捡起风衣扔给池清,不客气地赶人:“谢云亭现在不舒服,请你立刻出去!”

  她扔得很准,还故意加重了力道。

  风衣兜头罩住池清,拍打在她脸上,打得她柔嫩的脸颊火辣辣地疼。

  不得不说,池清的确有资本。

  她现在年轻貌美,皮肤娇嫩,犹如盛开的花朵,娇艳欲滴。

  而且她的皮肤格外好,不仅格外白皙,看起来还水汪汪的,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溢出甘甜的汁水来。

  可皮肤太嫩,也有不好的地方。

  比如现在,风衣打在她的脸上,很快就留下了一道道红痕。

  其实力道并不大,苏萌又不是拿着衣服当鞭子,用力抽打在她脸上,能有多大力道?

  可池清的脸上还是出现了红痕,还迅速肿胀起来。

  她向来格外爱惜自己这张脸,一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池清就吓得脸色大变,赶紧冲到洗手间去照镜子。

  连苏萌都没心思搭理了。

  看到镜子里照出来的脸,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甚至吓得尖叫了一声。

  慌张极了。

  苏萌听着她刺耳的叫声,对她的不满愈发强烈。

  只是现在救治谢云亭要紧,她便懒得去理会池清。

  楚墨不耐烦一直扶着谢云亭,就把他扔到了床上,又帮他脱了鞋子,让他躺好。

  苏萌抓住谢云亭的手腕给他把了脉,随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打开瓶塞放在谢云亭的鼻子底下:“深吸口气。”

  谢云亭的眼神仍旧有些迷离,但他很信任苏萌,看见她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听到苏萌的话,他乖乖深吸了口气。

  然后就闻到了一股清凉的味道。

  有点像是清凉油,但是没有那么刺鼻,味道要清幽得多。

  深吸一口后,那股清幽的味道便窜入鼻子里,带来一阵阵凉意,让他整个脑子都清醒下来。

  之前只是听到苏萌的声音带来的短暂清醒,现在不一样。

  他是真正清醒了。

  谢云亭忍不住又吸了好几口气,混沌的大脑越来越清醒。

  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愤怒。

  他早就知道这个圈子很乱,可真正遇到了,他还是感到异常的羞耻和愤怒。

  进入剧组后,他其实已经很小心了。

  因为早就听到过一些,经纪人也提醒过他,让他小心被人欺负,或是拉着炒作。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看起来清纯的池清,竟然会对他下手!

  他该更警惕些的。

  今天下雨,剧组早早就收了工。

  他待在酒店房间里,有些无聊。

  正好池清过来,说是要跟他对戏。

  他看着时间还早,池清长得清纯,穿得也很正经,就没多想。

  要是时间很晚,他肯定会警惕。

  对戏之后,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他闻着池清身上的甜香,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的招。

  只知道身体越来越热,变得很不对劲,脑子也变得混沌起来。

  当时他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想去洗个冷水脸,池清却拉住了他,然后突然跌倒,摔进了他怀里。

  紧接着,她身上穿得严严实实的风衣突然就松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吊带睡衣,那种甜腻的香味也变得越发明显。

  之后,他的脑子就越来越不清醒了。

  想到这里,谢云亭不禁暗暗庆幸。

  幸亏苏萌来得及时,不然他的清白可就保不住了!

  谢云亭感激地看着苏萌,心情复杂地说道:“萌萌,你……”

  谁知就在这时,池清突然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对着苏萌怒吼:“你到底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可真是冤枉了苏萌。

  苏萌虽然有千百种办法收拾她,可天知道,她除了把风衣扔在池清头上,还真就什么都没做。

  只是池清太在乎她那张脸,这会儿眼看着漂亮的脸蛋变得红肿,她哪里还忍得住?

  苏萌心里本来就有火气,被她这一怒吼,那团火气瞬间就被点燃了。

  她转过头,目光冰冷地看着池清:“我对你做了什么?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就冲着你对谢云亭做下的这些事,我就该对你做点什么。”

  说罢,她突然来到池清面前,拿出一颗药丸逼她吞了下去。

  池清原本还想找她算账,谁知苏萌二话不说就给她喂药丸子,当即吓得浑身发软。

  她的双腿一软,很快坐倒在地,仰着脸眼神惊恐地看着苏萌:“你……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

  苏萌嘲讽地看着她:“当然是好东西,帮你排排毒而已,你怕什么?”

  池清眼神狐疑,显然不相信苏萌的话。

  苏萌捡起她扔在地上的风衣,再次扔给她:“听说过蛊虫吗?进入宿体后,它们仍旧可以保持沉睡状态,可一旦被催动,就会在宿体内疯狂繁殖,直到把宿体吞噬干净。”

  池清一听这话,瞬间吓得脸色惨白:“你给我吃的是蛊虫?你竟然会下蛊!”

  苏萌其实是吓唬她的,她虽然学了医术,却没有学过蛊术,更没有养过蛊虫。

  只是池清实在恶心,她也担心池清以后报复谢云亭,才故意说这些话来吓唬她罢了。

  谁知这女人居然信了。

  苏萌挑了挑眉,正想再说些什么,谁知池清突然爬起来,穿上风衣迅速冲了出去。

  她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拦。

  池清趁机逃回房间,哆嗦着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挑了个号码拨了出去。

看过《重生九零:神医萌妻,超凶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