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那么穆亦漾 > 第249章 造化

第249章 造化

  海门什么都不缺,海鲜做为它的特产,更不会缺。穆亦漾甚至夸下海口:“改天,您有空的时候,我带你们出海,坐我的渔船去打渔。让你们体验渔民生活。”

  我晕,小丫头估计也没出过几次海,瞧她说话的语气,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她是一个经验老到的渔女。

  不过,她刚才说什么,她的渔船?阿穆鲁氏好奇地试探:“囡囡,你家的渔船吗?”

  “是啊。爸妈已经把它们过到我们姐妹的名下。我二姐一艘,本来我和大姐共有一艘。只是,我大姐不要,直接划我名下。”

  贺高的意思是,三姐妹个人财产里,囡囡年纪最小,她自己几乎没有什么钱。既然是外父外母给的,直接给囡囡就是。若是阿涟也想要船,那他自己掏钱买船送给阿涟。反正贺家是当地首富,家里最不缺钱。

  囡囡是贺高看着长大的,从小他一直把囡囡和阿漪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来照顾。向来疼爱自己妹妹的阿涟也是这个意思,于是她让爸妈直接写小妹的名字。所以,这条船就属于穆亦漾。

  姐妹情深,这种流淌在血液里的骨肉亲情,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实属难多。多少的夫妻、兄弟、姐妹,因为利益钱财的关系闹得反目成仇的事例并不少见。

  此刻的杨贞非常羡慕穆爸爸,他拥有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最后为什么他会和兰兰走到分手的那步?

  想当初,孩子妈妈和自己分手的原因是什么。我已经不再爱你了,这话是孩子妈妈对自己说的。如果说孩子妈妈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而离开自己,那么,三少为了什么?

  是男人的面子,还是禁不住诱惑。不对,穆三少不是那种没有自制力的男人,只能说,那是大多数男人都喜欢犯下的通病。或者,用小丫头的话来说,穆家的男人,天生的风流根。

  这话,还是小丫头无意中说出来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反正杨贞当时是记下了这句话。

  当初,孩子妈妈离开得很坚决,她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因此,他也干脆地放手,让她去追寻自己的幸福。

  这话,她说的没错。只要在没有触犯法律和社会道德和公德、良心和良知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有追求属于自己幸福的权利。

  小丫头是真的喜欢红萨其马,看来自己的精心准备没浪费。杨贞微笑地问:“你姐现在住在家里,她经常做吗?”

  “才怪。我家的男人,几乎不让女人干家务。除了在春节的时候,我才有这个口福。后来我大姐结婚后,一直都没机会吃。牛牛哥连厨房都不让她进,什么都由他们男人来包办。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弄这些小零食。”

  穆家的姑爷们,个个都是奇葩。个个都是宠妻达人,个个都是家务小能手。

  两人正聊着天,穆亦漾的手机响了,低头一看,她顿时满面春风:“大卫。”

  电话那头是大卫动听的磁性声音:“天使,想你。”

  “我也想你。我正在吃红萨其马,很好吃。下班之后,我带回去让你试一下。”

  天使哪来的红萨其马,大卫顿时警觉起来:“谁给你的?”

  “二大爷。他和阿舅来海门,我正陪他聊天。”

  原来是他们,还好。大卫可不喜欢有陌生的男人缠着自己的妻子。那两人,是家里的好朋友。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些人,很关心和爱护自己的妻子。

  穆亦漾顺便提到,晚上带杨贞和阿穆鲁氏回家吃饭,让他们多准备点好吃的。大卫马上答应下来:“下班后我去接你。”

  “好啊。我等你。”

  好不容易才等到两人挂完电话,阿穆鲁氏酸溜溜地说:“你刚才说的是意大利语吗?”

  丫头的语言天赋真好,不管什么话,都难不住她。

  自豪的穆亦漾扬起小下巴:“是的,大卫毕竟是意大利人。我得学意大利语,方便日后和他家人朋友交流。”

  小丫头和大卫通话的时候,眼睛都在笑。只有生活在爱的世界里,才会是这种表现。杨贞在心里为她感到高兴,虽然嫁人确实有点早,不过,幸运的小丫头嫁给了爱情。

  穆亦漾抱着一个小抱枕,歪着脑袋问杨贞:“二大爷,晚上几点钟去我家?”

  “你下班之后,我们就跟你一起走。”

  知道小丫头的饭点很准时,肚子一饿心情就不好。再说,杨贞也不想让她饿肚子。

  “好啊,到时见。我先回办公室干活去。”

  阿穆鲁氏送她离开,穆亦漾怀里抱着那盒红萨其马:“阿舅,味道真的好好吃。和我之前在御坊吃的口味一模一样。”

  客厅里听到这句话的杨贞差点没别茶口喷出来,这丫头属狗的吧,嗅觉和味觉不要太好,怎么记得哪些清楚。阿穆鲁氏讪讪地说:“所以我才说味道正宗。”

  打死他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就是在御坊里买的。

  回到客厅,阿穆鲁氏拍着胸口说:“吓我一跳,小丫头竟然还记得御坊的味道。”

  杨贞当然知道这红萨其马是怎么来的,他没好气地数落着:“御坊的老店长就是孩子姥姥家里出来的,同样的味道,她怎会不熟悉。”

  可惜,到目前为止,他都查不到,孩子姥姥的真正来历。不过,这又不是什么要紧事。现在,他关注的重点,是别的事情。

  沉吟了一会,他交待下去:“晚上去了穆家,你可别拆我的台。”

  好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阿穆鲁氏觉得自己特别冤:“这话从何说起。”

  “别以为我不知道,在某些事,你肯定会偏向兰兰那边。如今我也不求你别的,只奢望你别把我卖了。否则,日后我给你穿小鞋。”

  这话只差控诉他背主了,阿穆鲁氏真想哭天喊地:“苍天啊,我的忠诚,天地可鉴。您可别把我整成窦娥。”

  还没等他开始哭诉自己的不易,耳边又传来杨贞认真的声音:“囡囡好像特别喜欢琴棋书画。”

  是啊,怎么,你又想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来折腾我?阿穆鲁氏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您又在想哪一出?”

  “我手上,好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字画可以送给囡囡,她家里的好字画太多,光是我手上的,送不出手。”

  知道就好,字画可不像红萨其马那么容易找。阿穆鲁氏认为自己有必要敲醒杨贞的美梦:“囡囡是个很真诚的人,您少点骗她,她自然会真诚待你。”

  这话说的,杨贞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窝里反,我什么时候骗过囡囡?”

  阿穆鲁氏一愣,是哦,好像真的没骗过。不过,你也犯不着一门心思地来讨一个小孩子的欢心。特别是一个难对付难讨好的女娃娃。

  那个难对付的女娃娃回到办公室,金工和董工正在那里说话,看到主人公进来,董工开玩笑地说:“知不知道,你离开会议室之后,财务总监在那里嘀咕了半天。”

  “管他说什么,与我无关。我不喜欢在那里浪费时间。”穆亦漾根本就不在乎财务总监的想法,他的情绪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金工半靠在椅子上,对穆亦漾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看财务总监那样子,看你离开会议室之后,脸都黑了。你说的的话,太打他的脸。”

  呵呵,当时大姐大的那句话,“总经理同意让我离开”,打脸啊,太打脸。老总都同意让别人离开,你一个财务总监的话管个屁用。

  不过,这话,也就大姐大敢这么说。换了自己,也不敢随便这么轻易张嘴。人家并不是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而是她的后台背景,让她无所顾忌。

  看来,以后工程部与采购经理和财务总监有什么矛盾,可以直接让大姐大抵上。大姐大的作用真多,对外能说上话,对内能压死人。

  明工真是做了一件好事,在他临走之前还能把大姐大撬来工程部。

  董工也知道了酒店有VVVIP入住的事情,联想前因后果,猜测到VVVIP或许与大姐大有关系。他试探地问着:“开会的时候,财务总监说要请工程部的几个兄弟和采购部的人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大姐大,有空吗?”

  自己有空都不想和这财务总监还有安经理一起吃饭,更何况晚上自己没空。穆亦漾直接拒绝:“董工,您替我说声谢谢,晚上我没空。”

  金工急了,赶紧补充两句:“晚上的时候,老总也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晚上要和二大爷还有阿舅在家里吃饭,哪有时候呢。穆亦漾再次摇头:“晚上约了人一起吃饭,真的没空。”

  语音刚落,只见江工在笑,然后朝着金工伸出大手:“快点,给钱。”

  这是怎么一回事,拿自己打赌?穆亦漾不解地望着他们。金工无奈地从兜里掏了十块钱递给江工,同时向穆亦漾解释:“我们在打赌,我说你看在老总的份上,会和我们一起吃饭。可是董工和江工打赌,说你百分百不会参加。”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穆亦漾顿时笑出声来:“不好意思,害您输钱。”

  董工在一旁偷笑,大姐大的性子最容易读解,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黑白分明,一是一二是二,没有什么中间地带可言。对于她不喜欢的人和事,她懒得应酬。

  待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董工把穆亦漾叫进他的办公室里,还特意关上门。

  自己的领导很少这么做,除非说一些比较严重的事情。因此,穆亦漾细心地观察董工的面部表情。

  其实,对于自己说的话,董工自己也不确定。不过,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他清了清嗓子:“大姐大,你的姚舅舅今年58岁是吗?”

  他怎么对姚舅舅的岁数感兴趣,穆亦漾弄不明白:“董工,您的意思是?”

  “其实,我也只是听说的小道消息,而且,我估计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出来。不过,想与你证实一下。”

  董工说得不是很自然,不过,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我外父有个学生,他现在是省里面的二把手。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当年全靠我外父把他从旁门左道拉回来,还一直出资供他念书。所以他把我外父当亲爹那么尊敬。这个消息,我也是从他那里听来的。”

  前两天,这个二把手回海门探亲,每当他回海门,都会直接住到外父家里。想到恩师家里的姑爷就是酒店工程部的头儿,一时多嘴,无意中说到海门的情况,那个姚局快要让位。

  他没有料到,恩师家的姑爷的秘书,与他嘴里的姚局关系深厚。董工当时听到之下赶紧记着这话,就等着问穆亦漾。

  穆亦漾心里一惊,怎么从来没有听庆哥和妈妈说过?她不动声色:“哦,我舅舅要高升了吗?”

  大姐大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董工摸不准,这段时候,她一直在外面旅游,或许真不知道吧。他摇了摇头:“我看不像。要知道,他那个位置很扎眼,谁都想坐上去。这些年,他坐了这么长的时候,也属不易。”

  不高升,那就只能明升暗降。穆亦漾半开着玩笑:“难道来个空降兵?”

  “我听着是那个意思。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当不得真。我看姚局与你关系深,这才问你。”

  董工肯定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穆亦漾,这可是直接与他的工作有关。若是这个机构换了人,日后在工作上都要打交道的,新来的人如果与大姐大没有关系,谁能保证以后还会这么好说话。打好关系,比什么都重要。

  知道董工这个想法的穆亦漾面不改色:“不管是谁,对我们都没有太大的影响。只要我们一切都按规矩行事,端端正正,没犯什么错误,这有什么好顾虑的。”

  说的也是,以星球的实力,会出什么差错?

  待董工离开办公室时,穆亦漾马上打电话给姚舅舅:“舅舅,您的职位有变动?”

  如此隐秘之事,谁告诉的囡囡。这事,几乎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姚舅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囡囡,不外传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人家告诉我的,他也是无意中知道的。”

  姚舅舅的话,摆明了这是事实。看来,他真的可能会被换走。穆亦漾很纳闷:“舅舅,知道您的下一步了吗?”

  还能怎样,不过是明升暗降。自己占的位置有点久,别人的眼红。姚舅舅看得很开:“你舅舅或许碍了别人的路,换位置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明面上的事情,至少还是看着风光。”

  不过,囡囡现在的消息怎么那么灵通,姚舅舅想不明白:“囡囡,人事调动,也是正常。没什么。再过几年,你舅舅也退休,那时才是人走茶凉的时候。除非有什么内退,否则,你舅舅还可以蹦达两三年的时间。”

  儿子姚青的发展倒不错,即使他退下来,对儿子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所以,对于职位的变化,姚舅舅不像其他人那样,患得患失。

  结束与姚舅舅的通话之后,穆亦漾又把这事马上对穆妈妈说了。穆妈妈听完之后,心里也有点惊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你舅舅待的时候有点长,碍别人的眼。”

  可能吧,穆亦漾突然好奇地问:“妈,我觉得姚舅舅应该不想换位置。”

  “那是当然,虚职比不上实权。可是,一些事情,不是我们想什么就是什么。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对了,大卫说,晚上,你二大爷和阿舅要来家里吃饭?”

  自己怎么差点把这事忘了,穆亦漾赶紧点头:“是的,晚上,他们两个和我一起回家。”

  难道最近有什么事情,否则他怎么来海门?穆妈妈觉得自己不应该关注这些不是她应该主关注的问题,还是说些与自家有关的事情:“你阿溪姐姐下午的时候,生了一个六斤重的女儿。孩子长得非常像你二伯父,可把他高兴坏了。”

  穆家的孩子,特别是第一个孩子,都有隔代遗传的习惯。

  “真的,那太好了。”穆亦漾心里为阿溪姐姐高兴,因为阿溪姐姐一直想生个女儿,这回,她可算是如愿以偿啦。

  想了想,她问:“妈,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看阿溪姐姐?”

  “孩子是顺产,我正在去医院陪她,等明天阿溪就出院,你们三姐妹再去家里看她。”

  挂断电话,穆亦漾心里感慨着,阿溪姐姐的孩子出生,至少可以缓和一下二伯心里的悲伤了吧。

  这段时间,二伯家里不太好过。阿涟结婚一个半月之后,某一天的中午,阿治哥哥午睡之后,再也没有醒过来。

  之前大家还以为阿治哥哥会有好转,然而老中医却直接告诉大家,偷来的日子并不会长久。虽然大家心里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可是,这奇迹般的几个月,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所以,当阿治哥哥真正离开的时候,大家还是有点心里准备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穆二伯的悲伤,不是大家的安慰就可以抚平的。特别是在阿治走之后的一个星期,阿勋也无缘无故的离开这个对他来说甚为短暂的世界。

  按医院的说法,原来当初阿治哥哥的毒瘾已经深入到阿勋的体内。由于阿勋平时表现没有什么异常,大家都忽略了这点。

  长子长孙的离去,让穆二伯随受不住这个打击。若不是他死死地硬撑,有挺着大肚子的女儿和瞬间懂事的小儿子的陪伴,估计二伯也要一起离开。

  穆二伯还以为自家的霉运应该结束,没想到,一个月之后,他就接到小弟与弟妹离婚的消息。他甚至一度以为,穆家是不是撞邪了,否则,为何他和弟弟会遭遇如此厄运。

  好不容易终于撑到自己外孙女的降临,而且,又是一个与他长得相似的可爱的外孙女。这下,他那颗遭受重创的心灵,终于有了新的期盼。

  医院那边,二伯母正与穆妈妈在说着女儿的事情:“弟妹,明天真的可以出院?”

  若按她的想法,女儿至少在医院里住三天,有什么事情,可以马上让医生检查。穆妈妈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安慰着她:“可以的,瑶瑶是这么和我说的。阿溪顺产,身体恢复得不错。宝宝的身体状况也不错,没必要待在医院里。”

  穆二伯在医院也有熟人,可是,在阿溪生产时,他没有让那些熟人帮忙,而是一早就找穆妈妈,让瑶姨帮忙安排。

  在关键时候,他宁愿选择相信穆妈妈。因为,他知道,穆妈妈的人,比他的人好用,更令人放心。更何况,女人生产时特别凶险,他已经失去长子长孙,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发生什么意外。

  既然穆妈妈支持女儿明天出院,穆二伯当然不会反对:“医院的空气不好,还是家里更舒服一点。晚上,你把房间再好好安排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带阿溪和宝宝回家。”

  穆二伯的话,二伯母向来奉为圣旨,她立即点头:“好的,我今晚就回去安排。”

  看了一眼一直在照顾阿溪的阿文,穆妈妈稍微点点头:“二哥,阿文还算可以,知道心疼妻子。”

  女人生孩子,犹如在鬼门关上转一圈。这个时候,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丈夫的陪伴。想当初,除了囡囡之外,阿涟和阿漪出生时,孩子爸爸一直陪着自己。

  女人嫁对人,比什么都重要。穆二伯也低声说着:“我的姑爷在才华能力上,比不过你的三个姑爷。可是,在对妻子方面,他不比你的姑爷差。”

  “没错,穆家的姑爷,个个都是疼老婆的。我们穆家的姑娘都嫁对了人。”

  二伯母笑得很开心,也不知穆家是怎么回事。历代的姑娘都嫁个好人,这祖宗保佑的福分,全部都给了姑娘不成?

  此时,瑶姨亲自抱着宝宝过来:“宝宝长得太像姥爷了,一个模印制造出来的。”

  穆二伯亲自接过小小的婴儿,如同抱着全世界那般贵重:“宝宝,我是你姥爷,快点睁开眼睛,看看你姥爷。”

  小小的婴儿在沉睡中,不理会眼前这个殷切望着自己的老人。

  下班的时候,穆亦漾特意跑上顶楼,与杨贞和阿穆鲁氏一起下楼。经过大堂的时候,Comber看到三人往酒店外走,他问了身边的董工:“知道他们去哪吗?”

  “Linda说今天晚上与人一起吃饭,没空参加我们的聚餐。我想,可能是和他们一起回家吃饭吧。”

  “回Linda的家里吃饭?”

  “是的。Linda不喜欢在外面吃饭,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吃饭。”

  然后,他看到一个高大帅气的帅哥走到穆亦漾面前,伸手把人抱在怀里,也不顾忌旁边有人在,对着她热情地一啵。那个向来有个性的穆亦漾没有把人推开,只是顺势抱着人家的胳膊,两人亲密地说着什么。

  后来,四人就往前门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穆亦漾载着大卫、杨贞和阿穆鲁氏回家。站在熟悉的院子里,杨贞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的轻松,或许和心境有关吧。

  听到前院传来脚步声,他心里一动,马上转过身来,望着前院的方向。

  :。:

看过《那么穆亦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