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那么穆亦漾 > 第325章 小重磅

第325章 小重磅

  闻声回头的穆亦漾看见一个头发苍白,却风华绝代的一个老年超模,她上身披着一件翠绿色长袍,脚穿黑色喇叭裤,打扮的超酷炫,夸张耀眼的色调让人眼球一亮。

  “哇,漂亮的天使,好酷。”

  穆亦漾不加掩饰的赞赏令老超模笑得脸上的皱纹特别明显:“我亲爱的小宝贝,你真有眼光。”

  她热情的过来,一个大大的拥抱令穆亦漾觉得呼吸困难。佛祖啊,从什么时候开始,德国人竟然变得和意大利人一样热情?

  拥抱还不够,竟然还左右亲了两口她的面颊,穆亦漾白里透红的脸蛋多了两个口红印。不知道有一这出的穆亦漾傻傻地望着风华绝代的老超模,旁边的几个老绅士看了哈哈大笑。

  友善的笑声引起大卫的注意,看到妻子脸上的口红印,他走过来,将穆亦漾从老阿姨的怀里抢救出来,掏出手帕拭去她脸颊上的红印。除了自己,他不喜欢别人在妻子上留下什么印记。

  看着如同上帝亲手雕塑的脸盆,老超模的脸上发出痴迷的光芒:“上帝啊,像大卫一样的美男。”

  超模奶奶真是神了,随便一句口头禅都能说中。穆亦漾拉着大卫给她介绍:“漂亮的仙女,这是我丈夫大卫。”

  接连被一个天使般的美人夸自己漂亮,老超模心花怒放:“小天使,甜言蜜语的你让我陶醉。”

  “美人,那是你的花容月貌颠倒众生。除了我妈妈,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士。”

  对于上了年纪的女人来说,除了妈妈之外,这位老超模真的是她见过的保养最得当,气质最出质的老奶奶。

  被揍上天的老奶奶觉得自己仿佛位于白云之上,飘得她找不到方向:“我的小心肝,你真是一个诚实的小美人。”

  两位漂亮的大小美女互相吹捧,周围的男士们觉得自己真的学到了赞美的一课。巴拉克很煞风景地打破某人的幻想:“再漂亮的女孩也有老的时候,伊莎,你还记得自己几岁吗?”

  “闭嘴,你这机械怪物。好话都不会说两句。”伊莎娇嗔着,伸手拉过穆亦漾上下打量,“你就是Heseri的外孙女,长得与他一点儿也不像。”

  穆亦漾微微一笑:“我长得像我爸爸。”

  “小心肝,我之前最喜欢你姥爷,可惜你姥爷都不曾正眼看我。可怜的我只能嫁给眼里只有我的大宝贝。”

  伊莎嘴里说着遗憾,表情可不是那样。穆亦漾却是愣住了,没想到,老超模当年对姥爷有意思。

  卢卡斯向穆亦漾介绍:“伊莎的爸爸是我们教授的女儿,当年她只有16岁,对Heseri里一见钟情,死缠着人不放。可惜,Heseri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

  穆亦漾现在才知道,可怜的伊莎在豆蔻年华之际遇见自己喜欢的人,然而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单相思最终以伊莎另择他人告终。

  伊莎再次将目光投到大卫身上,似乎在为自己抱打不平:“小心肝,你先生不是你们国家的人,你家里怎么会同意让你嫁给他?”

  奇怪了,伊莎怎么会这么说呢?穆亦漾微微一笑:“时代在变化。”

  是啊,时代在进步,人的思想也在进步。伊莎拉着穆亦漾坐下来,滔滔不绝地对她说起当年许多有趣的故事。

  “Heseri是一个最无趣的人,眼睛里除了机械还是机械,一点都不幽默。”

  谁说的,在穆亦漾的眼里,姥爷是个话唠,每天和姥姥有说完话,啰里啰嗦,说起话来嘴巴就关不上。

  “你不知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好几位女孩都在暗恋Heseri。”

  “Heseri的成绩特别优越,毕业的时候,学院想让他留下来,可是他不肯,一毕业就飞回家。”

  这个我知道,他飞回家之后不久,马上娶了我姥姥。呵呵,家里有姥姥在等他学成归来,他怎么会留在慕尼黑。

  有了伊莎的加入,这个小团体特别热闹。大家在学院里慢慢地转悠,追忆往昔。时不时对穆亦漾说站起当年的故事。穆亦漾听得津津有味。

  夜幕降临,大家一起在伊莎开的餐厅里吃饭。穆亦漾是个美食家,既然来到慕尼黑,肯定只吃慕尼黑美食。

  午餐的时候吃过了猪蹄,晚上的时候,穆亦漾又选择吃猪肘子,还有少不了的面包、香肠。她选择加碱的8字型面包、白香肠、小牛肉香肠、烤猪肉,鸡胸肉,蔬菜只选一个,那就是甘蓝。

  她选择的都是地道的慕尼黑当地美食,可是大卫的选择就不太一样,可能这里的菜肴不太合他口味,他干脆选择意式大餐。

  瞅了眼两人不同的选择,伊莎又在穆亦漾的脸颊上偷香:“真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们这里的美食可是令人念念不忘。”

  只是,再好的美食,却无法令那个欧罗巴人心满意足。

  她的举动,令大卫眼睑一暗,这个老奶奶,老是喜欢对天使动手动脚。若不是看在她年老体弱的份上,他真想直接推开她,让她离天使越远越好。

  吃得心满意足的穆亦漾回到雷奥哈德的庄园休息,雷奥哈德则在庄园的另一端,与他爷爷还有父亲、伯父、叔叔几人一起开家庭会议。

  他直接提出,与Oris家族合作,将自家设备的销售代理权给到Oris家族。他的提议,令他的父亲冯西心生疑虑:“你对打开意大利市场,抱有很大的信心。只是,这个方法可行吗?”

  总不能凭着Oris家族的人的几句话,匆忙下这个决定。

  卢卡斯与穆亦漾接触的较多,对大卫不甚了解。然而,他相信孙子的决定:“雷雷,你对觉得Oris家族只是心血来潮想开拓一个市场,还是决定往多栖方向发展。”

  “我觉得不是人家的心血来潮。Oris家族有自己的配件工厂,对于机械这一块,他们并不陌生。再说,莱瑟集团在意大利一家独大的局面,迟早会被打破。以Oris集团的规模和资金,我觉得他们是我们的最佳合作伙伴。”

  雷奥哈德觉得,Oris集团是真心实意地想与他们合作。否则的话,也不会让大卫直接与他交涉。如今想来,说不定,上次在中国的时候,Oris集团的人合作的意愿。

  他的叔叔卡尔觉得,如果合作伙伴是Oris集团,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与其它公司相比,Oris集团的财力更胜一筹。”

  除了这个,雷奥哈德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其实,我还想发展一个长期的合作伙伴。”

  “谁?”

  “爷爷,她就是你同学的外孙女,天使。”

  说的是她啊,卢卡斯却是一头雾水:“怎么,天使她还是一个商人?”

  目前来说,她从事哪个行事,雷奥哈德并不清楚。他给三个长辈倒满了啤酒,慢慢地分析:“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商人。我只知道,她不是一般人。”

  能够时刻陪着大领导出入的人,身份绝不一般。再说,以她姥爷和自己爷爷的关系,只要自己好好发展,必然能成为她的好朋友。

  卡尔听完侄子的详细介绍,觉得与来自中国的小天使维护良好的关系,是一个明智之举:“雷雷,她身边的保镖,好像是昨天跟在外宾身后的那个。”

  卡尔昨天也是接机人员之一,过目不忘的他记得大刘是谁。将自己的贴身保镖给其他人,似乎只有家人才会做出这个举动吧。从这点上看,那个天使手上或许握着不少的资源。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冯西想的不多:“就算没有这些,她仍然是Mrs  Oris,拥有很多人渴望的一切。”

  微微一笑的雷奥哈德想起那天自己与天使相识之后的待遇:“那天晚上,我把爷爷抬之来之后,天使对我的态度亲近了许多,现场的一些人,对我多了几份热情。”

  这就是人脉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因此,雷奥哈德觉得,与天使交好,比与天使交恶划算。

  冯西不像家里的兄弟姐妹,他只是一个学者,对这些他不太懂:“按你自己的意愿,做你想做的事情。”

  得到家人的支持和理解,雷奥哈德会心一笑。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他一定会努力实现,不管是与Oris集团的合作,还是与天使的交情。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穆亦漾慕尼黑一共待了四天,在卢卡斯和雷奥哈德的陪同之下,她和大卫还有甩不掉的大刘将巴伐利亚逛了个遍。在多瑙河畔散步,去博登湖上玩耍,观看令人疯狂的足球比赛,攀登雄伟壮观的阿尔卑斯山。

  若不是接到杨贞的电话,穆亦漾差点忘记要去不莱梅与他会合。

  “囡囡,快点过来这里,二大爷明天带你到汽车厂观摩。”

  杨贞明天去汽车厂参观,知道穆亦漾敢喜欢汽车,所以将她一起带过去。

  听到可以近距离地观察汽车生产,穆亦漾马上眉飞色舞:“好的好的,我们下午飞过去。”

  大卫也在这四天的时间里,与雷奥哈德签订了合作协议。Oris集团获得洛林集团旗下生产的农业机械在意大利销售的独家代理权,这一决定,令两个家族都非常满意。

  为了感谢卢卡斯这四天以来对自己的陪伴,穆亦漾将一个鲁班锁送给卢卡斯:“卢卡斯爷爷,送给您作个纪念。”

  短短四天,她与卢卡斯的感情飞速上涨,没有孙女的卢卡斯让她改口称自己为爷爷,于是穆亦漾就称呼他为卢卡斯爷爷。

  看到这熟悉又陌生的玩具,卢卡斯又是惊喜又是为难:“我的小天使,当年,Heseri手上就有这么一个东西。我拆不下也装不回。”

  这么简单的一个玩具,你这个机械大师对它去束手无策?穆亦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卢卡斯用壮士断腕的语气发誓:“这回,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将它拆得粉身碎骨。”

  如果粉身碎骨,您还怎么装得回来?穆亦漾赶紧说:“你拆完之后,还得将它恢复如初。”

  “没问题,我能拆它,自然也能装好。”

  想当年,时间紧急,他才没有时间好好地研究这个神秘的小东西。如今,他有大把的时间来鼓捣。

  晚上7点,两人到达不莱梅,正好和杨贞一行人在客房里点餐吃饭。

  大卫一看到穆亦漾的点餐,醉了。又是猪蹄、酸菜,香肠,还好,这一次,她至少还多点了一道煎鱼和海鲜。

  穆亦漾就着果酱吃面包,看到大卫一直盯着她:“你怎么不吃?”

  看到香肠就发腻的大卫笑着叉过香肠,将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叉起一块,喂进她一直吃个不停的小嘴:“你很喜欢德国菜?”

  “喜欢,肉特别滑实,香。”

  妥妥的肉食动物一枚,大卫也喜欢吃肉,可是,让他天天吃着同样的菜,一天可以,两三天就不行,更用说连续四天。

  顿顿都是猪蹄、酸菜、香肠、甘蓝,他现在只要不吃肉,野草都咽得下。

  看到她点的餐,方信也是吓得不轻:“囡囡,这些都是你的?”

  依着这个饭量,不小啊。小小的她,吃得完?

  穆亦漾边吃边点头:“是。”

  美食在前,不吃它们,凭由它们浪费吗?

  杨贞可不敢全吃荤菜,他看着只吃素不吃荤的大卫,觉得好笑:“囡囡,你家大卫何时换了胃口?”

  他记得,大卫也是个无肉不欢的家伙。

  穆亦漾抿嘴一笑:“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吃肉。大卫跟着我吃,现在见了肉就怕。”

  崔因觉得,换了他,也会如此。他再三确认:“娃娃,你顿顿都这样吃,不换样?”

  “我换样了啊。一个菜有不同做法,猪肘子也不不同的做法。还有,这香肠也有几百种的口味,我这才吃到几种而已。面包的种类多不胜数,我这个不吃面食的人,现在顿顿都想吃它。”

  看到她极力向自己同僚努力推荐德国菜,宛如当地的宣传大使。杨贞看着不吃肉但是一直给穆亦漾切肉的大卫,突然有感而发:“有个给自己切肉的人,不错。”

  哐当当的几声叉刀撞碟的声音,几个人被吓得不轻。脸色不悦的杨贞觉得同僚只会给自己拆台:“这么快就手脚发抖,老年痴呆?”

  还不都是被你吓的呀。崔因和方信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大是被年轻人的恩爱秀给刺激到了吧,想找个知心人?

  穆亦漾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是看到崔因和方信两人像石化一样僵在现场,她后知后觉地才觉得不对劲。她马上用意大利语对大卫宣布:“二大爷思春。”

  “哧”的一声,大卫嘴里的啤酒吓得吐了出来。这下好了,虽然听不得穆亦漾说的是什么,然而看大卫的反应,他们多少都能够猜到怎么回事。

  杨贞觉得或者自己刚才说错话了,只是,对上穆亦漾那双狡黠、灵动甚至带了三分调侃的眼神,他脑子一热。

  “二大爷就不能谈恋爱?”

  吓得穆亦漾一个抖擞,手里的刀叉全部掉到盘子里。她像个呆头鹅一样,愣愣地望着杨贞。若不是大卫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她还没反应过来。

  她抓着大卫的大手:“我说二大爷怎么会突然发春,原来有对象了。”

  大卫眉头一挑,这里还有好多人在,杨贞敢说出心里话?不像他的风格。他迟疑地说:“谁啊?”

  “不知道,他还没说。等等,我套他老人家的话。”

  他就说嘛,原来只是天使的猜测。他叉了一块蔬菜放进嘴里,认真地观察杨贞的表情。

  穆亦漾看了一眼对面继续石化的崔因和方信,八卦因子充满她的血液。她兴奋又好奇:“二大爷,您看上哪位阿姨?”

  杨贞却不理她了,埋头苦吃,大口大口地吃着肥而不腻的猪肘子。

  心虚,不敢说话,果然有状况。穆亦漾追问:“是不是我认识的阿姨,还是你年轻时的旧情人?”

  “都不是。”

  禁不住穆亦漾软磨硬泡,杨贞半天才憋出这话。穆亦漾突然灵闪一光,大声惊呼:“二大爷,您该不会看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妙龄少女吧。您清醒一点,那女孩肯定不喜欢您,她看中的您身份地位。大爷和少女的爱情,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

  这孩子,说话怎么口无遮拦。崔因和方信先后被杨贞和穆亦漾的话给吓傻了,在穆亦漾一惊一乍之下,杨贞觉得脑袋都被这熊孩子给吵得头疼。

  “够了,没有妙龄少女。你二大爷不是那种不知羞齿之人。”

  此时的杨贞很后悔,冲动害死人,这话说的没错。这孩子想象力如此丰富,谁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天马行空的东西。

  这才放下心来的穆亦漾又开始不确定了:“二大爷,您究竟相中了谁嘛?”

  不堵上她的嘴,自己得不到安宁。杨贞放下叉子,认真的说:“囡囡,二大爷只是有感而发。其它的,八字都没有一撇。”

  “我不信。”

  穆亦漾觉得,二大爷肯定有心上人,要不然,感从何来,从哪发啊?

  她非要打破沙煲问到底:“您说出来,我给参谋参谋,说不定,还能加快您抱得美人归的速度。”

  这才转头望向穆亦漾的杨贞缓缓地说:“真的假的?”

  “比珍珠还真。”穆亦漾拍着胸脯保证,“我保证是一个合格的参谋。有我在,你放心。”

  她干脆站起身,挨到杨贞身边坐下来,靠近他耳边轻声说:“现在可以告诉我,您的心头好是谁了吧。”

  :。:

看过《那么穆亦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