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总裁大大,娇妻请签收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这一关,太难(1更)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这一关,太难(1更)

  宁白和林辞若这回去的路上也不是很顺利,好久没晕机的林辞若因为担心会不适,所以几乎上飞机便做好了睡觉的打算,只是这觉哪是说睡就能睡的。

  所以还没等她陷入睡眠,随着一阵阵颠簸便觉得胃里好像也是翻江倒海一般,这是的林辞若无比庆幸自己中午没吃多少东西了。

  直到吐得没有什么力气,脸色苍白,林辞若才在宁白的怀里缓缓睡过去,睡着时,眉头还紧紧蹙着。

  宁白这一路上的表情都很不好,因为林辞若的虚弱,也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对于这个孩子也由最初的期待变成了现在的有些不知所措。

  他一直若有所思的盯着林辞若的肚子,也不知道她肚子里到底装了个什么东西,怎么将她折腾的这么憔悴,一看就不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还好之后的时间,林辞若都处于睡眠情况下,虽然偶尔清醒,但也只是问一下如今到哪了便又沉沉睡去,宁白盯着她的肚子又看了半晌,仿佛在告诉小家伙要一直这么乖。

  因为林辞若在飞机上睡了许久,加上京市如今入秋猛然降温,气温已经比他们离开时降低了十多度,所以宁白将自己的外套也套在了林辞若身上。

  林辞若虽然有些虚弱,但是看见宁白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也是本能的皱眉,刚想拒绝这么臃肿的穿着,便被宁白的温柔攻势给拿下,“听话,这边降温,你现在怀孕不能感冒。”

  作为一个孕妇,她是没得半点自由的,林辞若认命的叹息一声,裹着他的外衣便下了飞机。

  只是刚下飞机便被室外的冷空气猛然一击,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若有所思看向宁白,“快点走吧,这也太冷了。”

  原本穿着外套的宁白将衣服脱给林辞若后就只穿了个长袖内搭,在这寒风中还显得有些瑟瑟发抖,不过为了不让林辞若担心,还是咬着牙硬挺,“没事,我不太冷。”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步伐还是不自觉的有些加快,要不是记挂着林辞若的身子,他怕是想飞到室内等行李。

  两个人等到行李后,宁白几乎是没有片刻迟疑便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裤子让林辞若套在外面,又给她拿出了一件风衣。

  “裤子就不用了,我觉得还好。”林辞若接过风衣便要将宁白的外套脱下来,结果宁白一句,“穿着,再穿一件风衣。”硬生生的将林辞若的动作制止了。

  将林辞若裹得严严实实的,宁白才安心的开始自己套衣服,幸好出门前两个人留了个心眼,都多带了一套风衣,不然这天还真的未必能抗住。

  “哇,太暖和了,京市这怎么说降温才降温。”套上外套的宁白才觉得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而另一边被宁白穿成了一个熊样的林辞若则是小脸泛红,也不知道是被冷风吹的,还是被宁白捂得,总之脸色不像在飞机上那么苍白。

  宁非同和席颜来机场接的两个人,倒不是他们多想自己的儿子了,而是担心林辞若的身体。

  当席颜看见林辞若小脸通红的出现时,还愣了半响,不是说脸色苍白么?只是紧接着便注意到林辞若臃肿的穿着,还有脸上有些委屈的表情。

  “小若,你是不是太热了?”席颜拉着林辞若的手,觉得手心有些发烫,便试探的开口。

  林辞若听到她的话后忙不迭地点头,天啊,她可是穿了一件卫衣一个牛仔外套,加上宁白的夹克,现在又穿了一件风衣,下身穿了两条裤子。

  她简直就要热炸了好么!

  席颜见此,没好气的白了自家儿子一眼,将林辞若从热气中解救出来,“你给小若穿这么多做什么,也不怕她一冷一热的感冒。”

  说着便帮林辞若将宁白的那件夹克脱下来,有些嫌弃的扔到宁白怀里。

  感受到来自亲妈的暴击后,宁白一噎,最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句,“不是说孕妇怕冷么,我才给她穿的多了点。”

  “不是,怕冷是怕冷,但是也不能穿这么多啊,你看看小若被你捂得都出汗了。”席颜哭笑不得的睨了他一眼。

  宁白这才注意到林辞若的鬓角边隐隐出了些细汗,自己刚刚确实将人家捂着了,便有些窘迫的红了脸,“咳,我下次注意。”

  “你们男人啊,总是好心办坏事,就是不够细心。”席颜摇了摇头,还有意无意的看了宁非同一眼,毕竟她怀孕的时候,宁非同也是没少干出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莫名中枪的宁非同捂着嘴咳嗽一声,心里把这件事又记到了宁白的身上。

  “虽然不能冻着,但是也不能盲目穿太多,适可而止就行。”席颜对着宁白耳提面命,十分担心他能不能照顾好林辞若。

  “咳,我开车吧。”宁白摸了摸鼻尖,自动自发的走到驾驶位,来时是宁非同开的车,而此时他正将自己的眼刀子不停的朝宁白射去。

  宁白接下来的事情还有求于自己的父亲,所以很是乖觉的承担下开车这个任务。

  宁非同刚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稳,便看见自己儿子的脑袋凑到自己耳边,“爸,我现在是理解您对我的态度了,这两天看着若若身体吃不消,我也想把她肚子里的臭小子拉出来揍一顿。”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母亲当初怀孕生他的时候差点就倒在手术台上,所以平时就算是和父亲对着干,但是一家人的相处也是满是爱意的。

  宁白最开始的时候是怀疑过父亲对自己的态度的,因为小的时候他也是被父亲捧在手心上的,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就逐渐演变为嫌弃。

  席颜对此的总结是,宁白小的时候长得比较像自己,越大越像宁非同,所以宁非同对于他的疼爱就演变成了一种相爱相杀。

  时至今日,宁白才彻底明白为什么父亲坚决不让母亲怀二胎,为什么坚决不允许自己对母亲有半丝不耐烦,他可以和父亲皮天皮地,却不可以和母亲有微词。

  因为女人生孩子真的是太难了,尤其是自己母亲差点一尸两命的情况,父亲当时得失多么崩溃。

  (//)

  :。:

看过《总裁大大,娇妻请签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