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命难违:至尊废徒要逆天 > 第512章 怎么红红的?(狗粮撒到底)

第512章 怎么红红的?(狗粮撒到底)

  云浅倒是睡得香甜,望着那一抹娇美的睡靥,御尘风凝望良久,轻轻探手过去,不自禁地抚上了云浅睡熟的雪颜,淡淡轻语。

  “小五,谢谢你如约归来。”

  晚风轻拂,月色迷人,带着微凉的秋意朦胧,却让人愈发沉醉在中秋团聚的喜悦之中。

  一夜好眠也好,一夜无眠也罢,总都没有辜负这一夜的圆月动人。

  翌日清晨,云浅神清气爽地醒来,起了个大早,直往钟叔的小厨房花厅奔去。

  昨晚上,自己可是做了一晚上美食的梦。那么多的美味佳肴在自己眼前,尤其那一叠藕粉玉露丸子,怎么吃都吃不到,想到就遗憾又生气。

  就连自己一早上醒来,都仍旧记忆犹新。

  腹中空空这么久,早上第一件事,自然是赶紧去尝尝钟叔亲手做的可口早膳。

  钟叔看着云浅用早膳格外香甜,心中自然也开心。

  用完早膳,云浅便去给御尘风请安。

  恭敬地揖礼,抬眸见到御尘风,云浅便注意到了御尘风带着自己送出的白玉冠,心中自然欣喜。

  “师父——”

  “小五。”

  云浅眉眼一弯,笑的格外嫣然。

  “师父,你带着白玉冠,真好看。”

  云浅如此直言赞美,不由得让御尘风墨眸微怔,后头不自觉地轻动,随即低眸轻笑。

  “是小五你选的好。”

  云浅眉眼弯弯,只不过下一刻,目光却凝在御尘风玉白的后头(第二声)上那一点绯之上。

  师父雪玉般的景象,怎么有点红红的?

  “师父,你——受伤了?!”

  云浅一脸愕然,完全不记得这是自己的杰作。

  御尘风墨眸怔了怔,想转移话锋。

  “没有。”

  云浅凑得更近了一些,那抹绯色,愈发嫣然。

  “可是,怎么红红的?”

  不仅如此,由于云浅凑近了,还侧首歪着头,就连颈后的那一簇簇痕迹,也正巧发现了。

  “师父,好像后颈也有,那里——”

  云浅整个小脸凑到御尘风眼前,纤细的指尖指着后颈的方向。

  御尘风不自觉地抬手,捋了捋墨发,将后颈的伤遮挡地更严实一些。

  “小五,师父没事。”

  “可是,师父明明——”

  云浅水眸不由得睁大,一双眸子轻盈盈的,一脸无辜的望向御尘风。

  御尘风望着云浅那一汪清澈的眸子,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

  看来,小五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好——

  只是这个“也好”,似是庆幸,又似有些失落。

  到底是什么情愫,就连御尘风本人也说不清。

  不过,小五面子薄,又害羞。若是,小五真的记起来昨晚的事情。

  知道自己所作所为,怕是,现在小五估计要钻个地缝,整个人躲进去不可了。

  御尘风正了正身子,与云浅稍稍拉开些距离。

  “小五,师父没事。只是,昨天饮酒,起了些酒疹子而已。”

  御尘风墨眸中有些许沉浮,不过,很快就被御尘风悄然间掩去了。

  “酒疹子?!”

  云浅眨了眨眼。

  “可是,师父,好像不太像酒疹子————”

  御尘风嘴角一提,抬手抚了抚云浅的臻首乌发。

  “好了,别担心师父了。师父没事。”

  云浅有些讪讪地颔首。

  “那,师父,你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

  若是云浅知道了事实真相,也不知道到底会是谁以后不能喝酒了。

  御尘风望着云浅,面容清隽玉华,嘴角笑意更深。

  “是啊,以后,真的还是不要喝酒了。”

  云浅颔了颔首,一脸的认真。

  “唔嗯,要不然,起疹子会很痒,人会不舒服。

  对了,师父,百花露是不是可以消除这些疹子红痕的?我去给师父你拿。”

  看着云浅这么紧张自己的样子,御尘风心里不禁泛起一抹微暖。

  “小五,师父没事,你不用担心了。”

  其实,御尘风自己又何尝不知道,用什么药水可以涂抹自己颈项上的伤痕,帮助伤痕的恢复呢?!

  只是,自己指尖每每触及上那一簇簇伤痕时,心中又莫名生出一种感觉,似乎有些不希望太快抹去这些痕迹。

  直到最后,都没有取药。

  “可是,师父那这些——”

  “小五,你就别担心了。现在你回来了,可得专心练功了。离开这几日,可有耽误?!”

  御尘风话锋一转,直接避开了原有的话题,将话转了过去。

  “嗯,师父,我这几日在家也没有忘记练习哦!要不,现在去试炼场,小五练给师父看看。”

  “好,那我们过去。”

  “嗯,师父,我们快去吧!今天,是不是可以再教小五新的功法了?”

  (//)

  :。:

看过《仙命难违:至尊废徒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