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从九叔开始 > 第二十九章:玄黄

第二十九章:玄黄

  | | |  -> ->  ps:先更新,一会修改。

  焦杰张了张嘴,最后无力叹息一声。

  妖族算什么东西?妖族算上代天地主角,虎倒威犹存。

  从一些蛛丝马迹中不难发现,圣人为了分化妖族,做出了多少事情。

  先不说别的,封神一役,截教损失“惨重”。

  这就跟葫芦娃救爷爷一样,一个死完一个死,一个送完一个送。

  都是活了几千年,几万年的仙人,为何如此不智?

  焦杰有理由相信这就是为了坑杀妖族而布下的一个大局!

  从第一集送到了大结局,焦杰估摸着等到了大结局的时候,通天教主这杀才觉得坑的妖族不过瘾,又生生搞了一个什么捞子万仙大阵,一股脑全部送出去,将自己的徒子徒孙们推出去任人鱼肉。

  焦杰一直觉得封神有猫腻,人族内战,截教和阐教互殴,最终死了一大片妖族,这事闹的。

  “天地间只有一个冠军侯,你想当冠军侯,德不配位,自取死路!”

  焦杰脸色阴沉的难看:“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害我?”

  三尖两刃刀并未说话,焦杰知道他的意思,三尖两刃刀不是焦杰的老妈子,能够在关键时刻拉焦杰一把,已经算是够意思了。

  “赵富!”

  老太监赵富走上前来,头颅深深垂下,语气恭敬道:“殿下。”

  焦杰语气隐含道:“去查一查,要册封我冠军侯的主意,是谁出的?”

  赵富心头一跳,没敢多言,匆匆离去,到了夜晚,赵富带回了焦杰想知道的消息。

  “杨宗庆!一个议员!”

  焦杰眼中寒光隐现,身躯一晃,消失在了书房中。

  焦杰犹如一只猎豹,在黑夜中穿行,在得到这个名字的同时,赵富也将杨宗庆的一切信息交给了焦杰。

  杨宗庆是一名地变境强者,是寒门武子,十八年前通过武举进入庙堂,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没有犯过什么大错,但也绝对没有立过什么大功,属于平庸之人。

  可就这么一个平庸之人,竟然进言李帝册封焦杰为冠军侯!

  冠军侯,莫要说整个车迟国,就算是整个洪荒大宇宙,又有谁能够撑得起这三个字的份量?

  杨宗庆有一个妻子,一个小妾,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但是在焦杰来到杨宗庆家门口的时候,焦杰脚步退缩了,因为在杨宗庆的家中,焦杰并没有感应到生之力的存在。

  杨宗庆家没有生气,换句话说,杨宗庆一家,都死了!

  怎么死的?焦杰不知道,但焦杰用屁股想也能想得出来,这绝对是针对自己的阴谋!

  焦杰虽然狂妄,虽然自大,但他绝对不傻,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这都是焦杰给自己准备的一个面具,真实的焦杰,还是那个步步为营,怂的一批的怂哔。

  焦杰走了,没有丝毫的迟疑,走的十分干脆。

  看着焦杰离开的方向,暗处有人暗道一声可惜。

  “果然不愧是车迟国当代最强的天才!竟然能够如此敏锐的察觉到危险,果然有些棘手!”

  一旁有人可惜道:”看来我们给他准备的礼物,送不出去了呢!”

  就在两人想要离去时,黑暗中突然有第三个人的声音出现:“你们居然还给我准备了礼物?是什么?”

  在听到这个陌生声音的一刹那,二人没有丝毫犹豫,分别向不同方向逃遁而去。

  不管来着是谁,能够在不让自己察觉到的情况下接近自己,实力必然远超自己,不跑,难不成留下来送一血不成?

  “跑?跑的了吗?”

  焦杰五指怒张,掌心中爆发出至强的吸力,两个人只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迅速流失,原本外表三十岁生命力旺盛的壮年人,由于生命力的缺失,身体迅速衰老。

  眼角开始出现周围,皮肤不再光华,开始松弛,骨骼开始缺钙,骨质疏松,弯腰,驼背,鬓角生出华发。

  从而立之年再到年逾半百,然后花甲,古稀,最后变成耄耋老叟,不过三五个呼吸,两个人的年纪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互相看着对方的面庞,两个人几欲心境崩溃。

  “你,你到底干了什么?你用了什么妖法?”

  从未有过的虚弱让两人内心惊恐,未知就是恐惧。

  他们不明白焦杰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将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自己几千岁的寿元,难道就这样消失了?

  两人体内机能迅速衰竭,让两人连喘气都是一种奢望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从恐惧变成了绝望。

  两道青光,分别渡入二人体内,让二人有了一丝回光返照之力。

  “说吧,你们为什么算计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焦杰询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要你命的人!你本来有好天赋,却自甘堕落,背叛人族,人族的败类!人族的渣滓!人人得而诛之!”其中一人恨恨骂着焦杰,最后甚至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口浓痰吐出,想要恶心焦杰,被焦杰的护身罡气所弹飞。

  听了这人的话,焦杰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人族的败类?人族的渣滓?这...

  焦杰低头看着两人,表情愈发丰富了,这车迟国,还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车迟国本身就是个游离在人族与妖族之间的二五仔不说,车迟国内大大小小的势力也不说,这里居然又冒出来一个反妖势力,这车迟国,是越来越热闹了!

  如此看来,在这车迟国中,底细最干净的,莫不是就是那车迟国三妖了?

  低头看着二人,焦杰计上心来,装作无知道:“人族的败类?人族的渣滓?我李青生于天地间,坦坦荡荡,自问并未做过任何有违良心之事,如何就成了人族的败类?人族的渣滓?”

  “哼,你拜入车迟国,凝练了妖血,不是人族的渣滓,还是什么?”

  焦杰故作一脸惊愕:“本宫为何不能凝练妖血?本宫如果不凝练妖血,如何修行?”

  “修行一途难道只有凝练妖血吗?人类并不比妖族莹弱!你抛弃了人族血脉,去凝练妖血,不是背叛,是什么?”

  “你是绝代天才,却自甘堕落,我们只恨没有能力杀你!动手吧!我们不怕死!”

  看着两个二货,焦杰心中吐槽一声:“怎么哪里都有中二病?”

  焦杰并未杀了他们,而是将从二人身上剥夺的生命力归还回去,不过焦杰却并没有杀死二人,而是将二人带回了府宅的书房中。

  吩咐赵富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搅后,焦杰亲自请两人上座,

  “你,你想做甚?要杀要剐,尽管来便是!何必如此故弄玄虚?”其中一人紧张道。

  焦杰亲自给二人斟上茶水,示意道:“这是三清观中所栽种的灵茶,即便是寻常内门弟子都无缘一尝。”

  两个二货怒视焦杰,但香味不断从鼻子钻进来,嗅着茶香,二人互相对视两眼,以一种悲壮,赴死的表情,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二位莫要多心,本宫自出生以来,一直在王宫大内,与外界并未有过接触,唯一的接触也是数年前的武举,但武举后本宫立刻被三清观三位仙人收为弟子,带离了车迟国都城,直到数日前才返回,本宫自问并未做过任何又亏德行的事情,二位为何如此敌视本宫?”

  啧,焦杰这嘴炮技能点早就点满了,这两二缺,三言两语就自己把自己的底细全部抖搂了出来。

  这两伙自称是来自什么玄黄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专门和妖族对着干的!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和车迟国作对,是车迟国头号恐怖组织。

  焦杰身为车迟国最大的天才,自然也上了他们的刺杀榜。

  玄黄内部不知道,但看着两个二傻子,竟然还是种族纯粹者,对人族有无上的忠诚于狂热。

  没错,他们忠诚的不是玄黄,而是人族!

  对人族有无比狂热的忠诚,为了人族,就算是要他们死,他们眉头非但不会皱一下,反而还会争先恐后去赴死,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荣耀。

  焦杰吧咂着嘴巴,这不就是让人给洗脑了吗?在三清观,三清观三妖每天也给自己洗脑,不过好在自己意志力强大,抵挡了过去,否则将来也是这么个玩意。

  千万不要觉得能够抵挡车迟国三妖的洗脑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别忘了,车迟国三妖可是地仙果位的大妖,而且还是三尊地仙大妖,而焦杰只是一个凡人,每日应对这些洗脑,就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这也得亏是焦杰,换做他人,恐怕早就被洗脑成功。

  按照车迟国三妖的说法,妖族是高上的,人族是肮脏的,妖族是光明的,人族是龌龊的,妖族的血液是高贵的,人族的血液是低贱的,必须要脱离低贱,成为高贵!

  就这些话,如果被别人听到,说不定还以为现在是上古妖族荣光之时呢。

  最后焦杰不但给两个人治好了伤势,并且还赠送了一些丹药,客客气气送出府门。

  站在大街上的两个铁憨憨互相对视两眼,都有种蒙圈的感觉。

  “赵富,迅速给我查清这个玄黄到底是什么组织!是什么来头!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最详细的内容!”

  随着焦杰一声令下,赵富十余年的时间发展出来的势力迅速运作起来,在最短的时间内,焦杰得到了玄黄的信息。

  车迟国总共有三颗生命大星,五块混沌灵土,车迟国都所在的斗奎大地是车迟国掌控力最强的地盘,玄黄在斗奎大地中的势力十分薄弱。

  根据赵富送来的情报,只知道玄黄在其他地方势力很强大,首领甚至是一名地仙,除此外一无所知。

  感觉说了和没说一样,不过想要颠覆车迟国,自己绝对离不开玄黄的支持!

  焦杰不担心自己与玄黄之间会没有来往,自己是车迟国最大的天才,只要自己还活着,不用自己主动出手,玄黄会自动找上门来,或是拉拢,或是打压。

  .........

  在焦杰的一力反对下,最后冠军侯被改了一个字,称作冠侯,虽然少了一个字,但其中所包含的含义,早已不言而喻。

  按理说封侯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但焦杰却是一脸阴郁,焦杰不相信李帝不知道册封冠军侯的后果。

  李帝明明知道册封冠军侯的后果,还一意册封,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

  焦杰摸不透。

  在焦杰被册封冠侯之后,方景林回到了京城拜见焦杰。

  在焦杰的运作下,方景林被外放,掌管一郡。

  十余年不见,方景林也进入了神通境界。

  方景林气运隆盛,焦杰虽然是真仙转世,天资强横,但气运却远逊方景林,弱主强仆,在气运影响下,方景林生出了外心。

  虽然气运被搓,但焦杰实力确是强横的没有道理,只用了三拳,就轰开了方景林的招式。

  招式被破,气势被夺,在焦杰面前,方景林再一次感觉到了当初的那种无力感。

  焦杰所修行的功法乃是以从三尖两刃刀手中得到的锻体残篇,糅合了遮天位面,以及车迟国至高功法苍宇化龙诀和三清观三妖的所传功法创出法门。

  三尖两刃刀手中的锻体残篇,虽然三尖两刃刀没有说这锻体残篇是什么功法,但焦杰想也能想得出来这锻体残篇的珍贵。

  三尖两刃刀是谁的兵器?是杨戬的,杨戬修行的是什么功法?是他喵的**玄功!

  **玄功,道教第一护法神功。

  焦杰体内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分子中孕养着饕餮的细胞,分子,虽然只有焦杰一人,但实则焦杰是双重力量增幅,人体是一重力量,人体中孕养的饕餮又是一重力量,焦杰等于有人体和饕餮两份实力增幅,怎能不强?

  “景林,你可知我为何招你回来?”

  方景林摇头,他这两年虽然在地方上,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也算是有了一些名头,但始终还是没有资格触及庙堂,自然也不知道车迟国高层的决策。

  “要用兵了!”焦杰幽幽叹息一声。

看过《从九叔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