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境王妃 > 第七章王爷的匕首

第七章王爷的匕首

  “了尘你在说什么?是谁来过这里?你…是不是认得这个玉佩?”

  桂龙琴小心翼翼的将藏在腰间的那半块鸳鸯取下,和苏之境的放到了一起,两块半面鸳鸯就好像是天生就长在一起是的,竟然半点裂缝都找不到。

  “我究竟要怎样才可以找到你?”桂龙琴极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却发现心底的那般莫名的情绪竟然越来越浓烈起来。

  “去把云梯挂上,我要亲自下去看看。”林承宇知道此时无论怎么劝阻,桂龙琴都不会改变主意,所以也只能随了她的心意。

  “公子,这底下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如果这么贸然下去,恐怕凶多吉少,您又何必亲自冒这个险呢,万一…”

  “既然是南诏国的境王爷岂有不救的道理,如果成功了想必对两国邦交也有好处,如果失败了,不过是彼此少了个对手。”

  “这…”

  “小宝,虽然他是王爷,可你也是师傅的好徒弟,明月他们都在等你回家,我身为王妃,理应是我下去才对。”

  “非要在我面前提醒你是王妃的事实么?一个女流之辈究竟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种话?你的轻功,你觉得可以么?”

  小宝将自己挡在桂龙琴的面前,生怕她又像刚才那般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就在这时树林那边一阵攒动,看样子好像是来了不少的人,林承宇警戒的将桂龙琴护到身后,并抽出了剑鞘中的剑。

  那些人清一色的着着黑色的夜行衣,脸上带着面罩,这打扮和林承宇他们简直如出一辙。等领头的那人摘下面罩,林承宇才将手中的剑收了起来。

  “景夕?你怎会来这里?”

  “回公子的话,是小姐听说您调动了府中的数十位高手,小姐怕您有什么危险,命令属下前来此地保护公子。”

  “只怕是她想将你调离,好出去继续闯祸吧。”林承宇漫不经心的回答了高景夕的话,顺便在自己的手上缠了些粗布条。

  “公子这是?这是要亲自坐这云梯下去吗?”

  “南诏国的境王爷生死未卜,很可能就在这悬崖之下。”

  “可您…属下虽然功夫不及公子,也足矣应对这云梯和峭壁,王爷虽然很重要,但也请公子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老爷和小姐还等您回去呢。”

  高景夕将林承宇手上缠了半截的布条扯下,缠在了自己手上。

  “如果我上不来,公子记得好好对待小姐,属下便也安心了。”

  “一定要小心些。”林承宇拍了拍高景夕的肩膀。

  高景夕下去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用剑鞘敲击云梯上的铁片,以此告诉悬崖上的人自己还是安全的。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按照他的速度和轻功,应该早就到达谷底了,可是云梯上却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桂龙琴不安的在悬崖边来回踱着步子,虽然救苏之境的心很破切,但是她内心也不愿看见他人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什么伤害。

  林承宇背对着桂龙琴和侍卫们笔画着什么,表情很严肃的样子,过了一会,侍卫们才将布条缠在了林承宇的手上。

  “如果今日我不能回来,你们一定要护送了尘姑娘到云都山庄。”

  “太子,这我们该如何跟皇上交代?”

  “你们就说我为了救南诏国王爷而亡,让他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换得两国的和平。”

  “这…”

  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林承宇就向着云梯的方向走去了。

  “你要做什么?”桂龙琴惊恐的拉住林承宇。

  “怎么?你这是在担心我么?”

  “不要下去,我不希望再有人因此而牺牲。”

  “你那王爷不救了么?”

  桂龙琴皱了皱眉,本就因疲惫而红肿的眼睛里,也早已是水雾一片,单薄的嘴唇因为太过于用力,慢慢渗出点点血丝,过了许久,方才坚定的点点头。

  “不救了。”那抓紧林承宇的手虽然微微发抖着,却依然紧紧的抓着不放。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崖边的云梯上传来了熟悉的敲击声,而且这种声音越来越大,应该是有人从崖底上来了。

  果不其然过了半刻钟的时间,一双缠满带血布条的双手映入眼帘。

  “景夕,你没事吧”林承宇将高景夕拉到崖顶,小心的为他搭着脉?

  “公子,我没事,只是没想到这悬崖竟然这么深,而且崖底有很多野生狼群,为了甩掉所以才耽误了时间。”

  “那些狼未必是野生的。”林承宇将布条拆下,敷了些随身携带的草药。

  “公子是说有人刻意而为之?”

  “没错,长期居住在野外的狼群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除非是饥饿之极或是曾经咬过人。”

  “没错,我下到谷底的时候,看见了这个。”高景夕从腰间拿出一个银白色短小的匕首。

  “这是王爷的匕首,你可还曾看见别的什么?”桂龙琴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匕首,正是苏之境还是小皇子的时候,在一次围猎中皇上赏赐给他的。

  虽然他和皇上的父子之情,随着皇后的去世淡了许多,但是这把匕首他却一直带在身边。

  “姑娘崖底并没有别的什么,如果在下没猜错,王爷应该早就遭遇不测了。”

  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和石头碰撞发出嗡嗡的响声,过了几秒却又寂静的犹如从未听见这个声音般,桂龙琴心底那份小小的期待终究还是落了空,这段时间来所有的委屈和担忧化作一股心火,从心底里腾空而起,猛烈而又快速的撞击着心脏。

  一口鲜红从口中喷薄而出,眼前发黑的桂龙琴就失去了知觉,在瘫倒前被林承宇扶在了怀里。

  “回府。”林承宇轻轻的将桂龙琴横抱起,踏上了官道。

  “高大人,我们不走丛林了么?”

  “比起追兵,他更担心怀中人的安危。我已无大碍,将马匹都赶到官道,即刻出发。”

  因为常年战争,靖西国边境的官道别说是人了,就连动物都很少看见,偶尔也只见得几只乌鸦在天空盘旋着。

  林承宇一行人日夜兼程赶着路,却不曾想半路被一群“土匪”拦住了路。

  “此路是我开,识相的把银子都老子交出来。”

看过《境王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