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境王妃 > 第九章医师薛盈盈

第九章医师薛盈盈

  林承宇将那盒子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看那模样应该是按照刚才所做的画而来。

  “这是?”

  “这就是能治好了尘姑娘的解药啊。”

  “这东西可以入药么?”林承宇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见过很多奇怪的药引,可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玩意能治病。

  “公子看你应该是个聪明人,怎么这会却变得如此无知呢。”

  “林某实在不知,还请医师赐教。”

  “好吧,看在你如此痴情的份上,本医师就告诉你吧。了尘姑娘得的不是别的病,而是忧思之疾,所以呢心病需要心药医,见到了想见的人,病自然就好了。”

  “医师的意思是让林某扮做境王爷的模样?”

  “聪明,果然是一点就通,对了,境王爷的声音你模仿的如何了?”

  “”不成问题,可以马上一试”

  “公子就不问问我这解药对你有何危害么?”

  林承宇没有丝毫的犹豫,坚定的摇了摇头,“无论有何危害,我都必须让了尘醒来。”

  “好,那你就带上面具随我进来吧”

  只听说医师的医术了得,没想到这制作人皮面具的技术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戴在脸上竟和自己的脸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再加上本身的身形就和苏之境的差不多,任谁看都看不出破绽。

  走进屋内可以看见床榻上的桂龙琴睡的很沉,只有那时有时无微弱的呼吸声,证明她还活着。

  “公子只需陪在了尘姑娘身边用境王爷的语气说话就好,不过了尘姑娘似乎深陷在过去而无法自拔,能不能醒就看她的造化了。”

  “林某自当尽力,有劳医师了。”

  关好门,医师摇着头赞叹到“世人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没想到如今真让我遇见了如此痴情之人。”

  赞叹的入了神,脚下一不留神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险些摔倒,定睛一看居然是高景夕不知何时趴在了院子里。

  “公子,你醒醒。”

  任凭医师如何喊叫都没有任何反映。

  “我这是招了谁惹了谁,自己的屋子被抢了,还要伺候你。得,救一个也是救,今天我就算送佛送到西吧。”

  医师费尽力气将高景夕背在身后,挪到了院子不远处的偏房里。

  将高景夕放在床榻上,医师这才发现这人左下腹的地方早已殷红一片。

  看这血迹,应该有些时辰了,莫非刚才在院中他就一直在硬撑?

  可现在如果想要给他止血,就必须将衣服褪下,虽说自己救人无数,可毕竟男女有别,高景夕也不是寨子里的人,万一引起什么流言蜚语,自己的名声不就毁了。

  “你稍等啊,我去找人给你换药。”

  起身,衣角却被人轻轻拉扯着。

  “不要告诉别人,求你了”

  “你醒了?”

  高景夕的额头上渗透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嘴唇惨白,用一双毫无力气的手拼了命的抓住医师的衣角。

  “我自己…可以…可以换药”高景夕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腹部传来的切肤之痛折磨的倒了下去。

  “躺下!你若是死了,我该如何跟你家公子交代?”医师将高景夕按倒在床榻上,微微皱眉沉思了片刻。

  “算你运气好,遇见我,药我给你换了,但是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

  高景夕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医师的建议。

  配好了药,从寨中兄弟那里借来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医师闭上眼睛,颤抖着双手开始为高景夕换下血衣。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动作有些过重,高景夕闷哼了一声。

  医师解开血衣的手顿时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叫什么,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怎样了”

  “继续”忍着疼痛,高景夕好不容易挤出这两个字,这让医师本就害羞的脸变得更红了些。

  摸索着,继续解开血衣。还好高景夕的衣物并不繁琐,医师壮着胆子,几下就将血衣换了下来。

  “三妹,你看这是什么?”门外传来一个粗犷的壮汉声。

  门被打开,寨主的身影闪现在门口。

  寨主尴尬的看着屋内的情景,在自己印象中,医师是个从不和别人有亲密接触的,就算平时需要救助伤员必须需要触摸的,她也会让寨中的其他医师代劳。

  可如今他看到的是,医师那双纤纤玉手正放在一个半果着上身的男子身上。

  “打扰了,你们继续”迅速的关上门,然后逃离了这里。

  “大哥不是你想的这样”看着寨主仓皇而逃的背影,医师羞愧的恨不能钻进地缝里。

  转身,高景夕那健硕的腹肌映入眼帘,虽然还是会觉得别扭,但经过刚才寨主这么一闹,医师只好强迫自己睁着眼,迅速的为他换上药,将衣服换好。

  “药换好了,不要乱动,一会我再来看你。”

  特意找了人少的河边清洗着血衣,一边恶狠狠的用棒槌拍打着。

  “臭男人,臭男人,枉我薛盈盈一世英明,竟然毁在了你的身上。”

  衣服都快被敲烂了,也没有让薛盈盈的怒气消除半点。

  “完蛋了,被大哥看见了,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将洗好的衣服晒在院中,薛盈盈木然的在院中来回踱着步子,虽然答应了高景夕不会告诉别人,可是既然已经被人发现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必要去跟寨主解释一番。

  打定了主意,薛盈盈打起精神来到了寨主的院中。

  此刻的寨主正在院中练习射箭,薛盈盈一句“大哥”,让本来正中靶心的箭,偏离了轨道,落在了地上。

  “三妹这是有事找我?”

  “嗯,我是想来跟你解释刚才的事。”薛盈盈低着头,扭捏的揉搓着衣角。

  “哦,你是说刚才的事么?你本就是医师,自然是救人要紧,不需要解释什么。”

  “可…”

  “你是怕大哥说出去么?放心,我心里有数,你不愿意的事,我自然不会说给别人听。”

  “嗯,多谢大哥,只要那人病好了,我就让他搬出去。”

  “好,可你今晚是不是没地方住了?要不要给你安排别的地方?”

  “没事,我一会去了尘的房中值夜,而且…高公子的伤势不稳定,恐怕今晚得一直盯着。”

  “嗯,随你处理,大哥相信你。”

  “多谢大哥,那我就先回去了。”

  望着薛盈盈远去的背影,寨主的心中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所占据。

  “你终究还是长大了。”

看过《境王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