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六十四章 画家“皮克曼”

第六十四章 画家“皮克曼”

  敦威治采石场原本就是一处凶地,现在又出现了那种能把活人直接变成怪物的“迷雾”,按理说,除了那些核子教的信徒,不太可能有“人类”出现在这里了。不过当ump45一点点往下探索的时候,她意外地遇见了一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真可惜,我以为能在这里遇见一个正常的‘人类’,结果只是一块披着人皮的钢板啊……你也是来这里,寻找趁手的‘画笔’吗?”

  一个男人。

  一个衣着整洁打扮得体,整一副绅士做派却又隐隐透露着几股邪气与癫狂的男人。

  在波士顿地区,能带给ump45这种异常观感的“人”,不用多想,只可能是一个人——那位住在老北角的【画家】皮克曼。

  但是换一个角度,此人出现在敦威治采石场,也是理所当然,因为“皮克曼”和“敦威治”这两个名字,同样和某类存在传说不清不楚。

  在游戏中,画家皮克曼使用着掠夺者的血液作为染料,在自己的画廊进行着十分可怕的创作。如果说以人血为颜料已经够吓人了,那么这个残酷的事实对比起皮克曼的“作品”,所带来的恐慌不足十分之一——皮克曼的画作,只是远观就能带给观众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不适,他用诸多充满邪气的惊悚画作,展示了一个“食尸鬼”被创造的过程……要命的地方就在这里,按照克系小说的说法,“皮克曼”是照着自己梦中的情形创作的“食尸鬼”,但眼前的这个“皮克曼”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疯狂杀人犯,那么他用无比翔实具体且形象的画作,所展示的“食尸鬼”,到底是只存在于他那疯狂的梦境,还是真的隐匿在现世世界中,就十分值得商榷了。

  至少,此刻出现在ump45面前的“皮克曼”,不但能够自由地在“人类”的禁区活动,还能一眼认出ump45的本质,已经可以说明他绝非普通废土人。坦白说,ump45最不想要遇到的,就是这种背景设定不明,还和某些妖孽存在有关联的家伙了。

  “我听说过你……你就这样将你的画廊丢在波士顿?据说你的仇家可不少,不怕有仇家趁你不在找上门,毁掉你多年来的苦心创作吗?”

  “我所热爱的是创作的过程,最后的作品,充其量只是对我创作理念和过程的肯定。被毁掉的话,当然会很可惜……但是无妨,我可以用新鲜的颜料,去创作一幅更加优秀美好的作品。”

  皮克曼的画廊显然也不是能给一般人参观浏览的,他还真的不在乎自己的作品是否受人待见。

  “你也是被这里的宝物所吸引来的吗?”

  如果是普通的那种“寻宝”之人,当他发现有其他人抱着相同的目的前来和自己“竞争”的时候,多半就会想方设法地除掉竞争者……但皮克曼不是一般人,也不是正常人,他见到ump45这个异于常人的存在后,非但没有敌意,反而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是,但我的目的,只是探索一系列离奇事件的真相。”

  “哦,真相……这可真是一个危险的词语。”

  皮克曼的脸上,露出了与他的气质非常不符的担心后怕的神色:“换做普通人,我一定会劝他不要自寻死路……但是你的话,一定也明白,看似轻飘飘的【真相】,才是代价最为沉重的那个存在,做一个受到愚骗的蠢货,不好吗?”

  “我不否认你说的,但这些,不适合我。”

  或者说,即使ump45想要遵照着皮克曼的建议,装作无关人士,也已经没用了——她从“墙外”的信息渠道里已经知道了这颗星球上潜伏着不可名状的力量,无论如何,她都失去了做鸵鸟的权利。

  虽然经常说调查员这个好奇害死猫,那个手贱开怪,可只要踏进了邪神的游戏中,消极的“玩家”,下场通常都不会好,莽夫还有苟活的机会——辐射的世界观里的克系元素没那么重,还不至于把人往死里整,但涉及到这类“灵异”的事件,退缩,不是一个好选择。

  “好吧,勇气可嘉。”

  皮克曼耸了耸肩,也就没再劝说ump45,自顾自地继续向着矿井深处进发。Ump45知道这个看起来凶恶无比的杀人狂,其实是个非常有原则的家伙,刀子只会往作恶多端的掠夺者脖子上抹,因此也毫不在意地跟在了皮克曼的身后。

  “过去这座采石场,有发生过现在这样奇怪的现象吗?”

  “如果是按照人类的标准——以前它就不奇怪?”

  “……你这话我还真没法接口。”

  Ump45发现皮克曼将自己当做是“同类”,好像还是有点道理的——敦威治采石场的灵异现象,足够将正常人吓得屁滚尿流,但是她却能将其当做再正常不过的平常事来对待。

  “那些穿着一身破麻袋的怪人,你知道他们天天念叨着什么吗?”提起那些精神不太正常的核子教教徒,皮克曼的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他们渴望着辐射能将自己从诸多的‘凡人’之中‘筛选’出来,获得‘神’的垂青……而现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某种意义上,正如那些麻袋教的傻瓜所希望的那样。”

  “……筛选?”

  “也可以理解成【过滤】。”

  两者之间的区别,只要是阅读理解能力正常的人,都能听出弦外之音——前者会保留那些“落选之人”,而后者恐怕就没那么好心了……那些被“过滤”掉的普通人,他们的下场不用多说,采石场附近的那些恶心怪物,就是最好的借镜。

  “核弹落下了都要两百年了,一直以来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神经了?”

  “这种【真相】,我一向是不会去深究的。”

  皮克曼有事没事就对波士顿的掠夺者下手,杀了那么多的掠夺者,至今还活得好好的,除去皮克曼本身的战斗力有些不对劲,他坚决只挑软柿子捏的优良作风,也是他能够一直“犯案”至今的重要依仗。

  “我只需要明白一点——底下埋的那把刀,可以让我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这就足够了。”

  对于一个在“传说”中,大脑中就能出现具体到细节的“食尸鬼”幻觉的疯子,思索他是如何知晓敦威治采石场的秘密,这件事本身就是很无聊的。

  “找到了……真是美丽的‘画笔’。”皮克曼从祭坛上取下那把光看外形就透露着不祥色彩的异形匕首,将其放到了鼻子前,一脸沉醉地嗅着匕首上残留的血腥气,“我的灵感,啊,现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了!真想立刻找几个素材进行练习创作!”

  Ump45刚想问皮克曼,取走那把名为【克林维的牙齿】的邪恶匕首后,蕴绕在矿井附近的那股邪异的力量是否会消散,不过在发现皮克曼的身体,出现了崩解的现象后,她就很知趣地闭上了嘴。

  “哈……这种撕裂身体的剧痛……太棒了!比腹腔被人用锯子撕扯的感觉,更加能够激发我的灵感!”

  皮克曼的身体就好像尘埃一样逐渐风化,然后变成尘埃散落在地上,但看他的反应,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心,相反,貌似开心的很呢。

  按照ump45的了解,通常这种情况,是不太可能真的要了皮克曼的命的,毕竟皮克曼本身就不能算是普通人类……而事实也正如ump45所猜想的那样,皮克曼沙化碎裂的身体,就好似“血浆”一般,浇落在地面后,很快就“渗”进了地表的泥层之中。

  那些泥层瞬间“活化”了起来。

  当皮克曼的身躯完全碎裂,被“砂砾”浇灌的地方,仿佛沸腾了起来,很快就从泥浆中伸出了一只胳膊。

  “听说‘食尸鬼’有很多都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你这算是在效仿吗?”

  “咳咳咳……别傻站着,先帮我从泥里爬出来,我感觉气管里灌了好多泥浆……”

  ——很明显,对于皮克曼来说,泥浆灌进肺里的窒息感觉,并不像肉体的疼痛那般能激发他的灵感。

  从泥浆中“重塑”的肉身,就好像莲藕一样,说它“出淤泥而不染”似乎有些不合适,但那种反常的肤色,确实和先前的皮克曼大不相同。

  “你的性别,是摆设吗?随时都能换的?”

  “有差别吗?”皮克曼捡起自己先前掉落的衣物,抖掉了上面残留的少许砂砾,直接穿在了新的肉身上,“不管我在别人的眼里是男人还是女人,最终他们能得出的结论,始终是【怪物】。那些掠夺者在被我肢解的时候,是根本不会在意我的外貌的。”

  有一说一,被一个穿着男装的漂亮女人给残杀,说不定给掠夺者们的心理阴影会更大。

  “何况,我也该到了更换形象的时候了——之前那副皮囊,已经让掠夺者们传出去了,想要找猎物下手变得困难了很多。”

  皮克曼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悄悄地向ump45透露了不少信息。

  “你以前是怎么更换外表的?”

  “你说呢?我可不是光凭着臆想去创作的三流画家。”

看过《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