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落露为霜 > 046 客人
  常溪一怔,没有及时止住话题,只听身旁的梁弘晋说道:“世子猜错了,我们不是来买书的,事实上,这间文咏阁是常姑娘家的铺子,”他说着拿过架子上一本书笺,笑道:“这些书笺是出自常姑娘的手笔,画风新颖,又带着古风古韵,近来在京里很是流行,听说小姑娘家的为了买到这书笺的新品,早早就预定了一批。”

  梁弘晋说着微笑着看向常溪,目光柔如春风,其实他早就知道这间铺子是常溪母亲的陪嫁铺子,在他那天早晨在铺子对面喝豆汁的时候就猜到了,也很早就知道这铺子里新近流行的书笺是出自她手。

  常溪听了微微移开视线,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她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觉今天糗大了。

  而听了这话,林适却是微微一怔,看着常溪目光微深。

  常溪却不敢抬头看他一眼,就梁弘晋说的话,不用多难猜,恐怕他也能猜出他手上的那本书里记的手记是她写的。

  梁弘晋没联想到,大概是他刚才并没仔细看到那书上写的手记,但林适不一样。

  他刚才已经将手记翻过不少,知道那手记写的小楷字体很明显就是女子所写,正常情况下女子出门自然不会带着书籍,更何况这是一本市井话本,少有女子会读这种书籍,而这店铺是她们常家四房的,现在她更是站在这里,这文咏阁的书笺图皆出自她的手笔,那么他自然就不难猜到这手记是出自谁手了。

  林适嘴角不由得抿着一丝笑意。

  他看着常溪,没有说话。

  他向来是话不多的人,也不怎么跟旁人往来,所以少有能看到女子露出这般好笑的窘态,体会到如今这般两人不可言说的意趣。

  但他是不打算让这窘态停止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觉得这件事情过于有趣,也过于凑巧。他的生活里就缺少着这样有趣的事情,尝试一下未为不可。

  至于书笺,竟然是出自她之手,这倒是跟这手记一样也是个很令他觉得意外的事情。

  “那我就先走了。”他没有把书放回架上,上前两步,反而拿出了银子给店小二。

  常溪很是头大。

  “那个……”

  林适回头,眼里带着隐隐的笑意:“常姑娘有问题?”

  他是知道的。

  常溪一怔,很是踌躇,却只能看着店小二找回碎银子给他,然后背影一晃,他就出了店铺。

  常溪不由得懊恼,这事情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她刚才就应该坦白那书是她的,哪怕是尴尬,也好过让他带走。

  梁弘晋看见常溪这神色,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关心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事到如今,后悔懊恼也没有用,常溪只好提起精神来,只是但愿那本书被林适带回府后会被丢在一边生灰尘,不然以后若是见到他,怕是自己都想绕路走了。

  就这样,常溪因为这事不自在了几天。这一天早上,正好是九月初一,常家一切照常,只是来了两位客人。

  曾大嫂子娘家的堂弟堂妹到京了,山长路远的,曾大嫂子是远嫁,一见了家乡的亲人就不禁两眼泪汪汪,问侯着家里的一切事情,常大夫人是宽厚慈善的人,早就吩咐了下人收拾出来一个院落给客人住。

  常溪和常月是在两天后才见到这两位客人的,因为平常几房的人虽然都生活在常府里,但常府大得很,老夫人又一心念佛,各房的人没事基本上都不怎么串门,出去进来都有自己的侧门,所以大房来了客人,其余几房的人虽然听闻了,可也没有特意过去瞧的。

  这天是曾大嫂子特意带着她的堂弟名叫曾元涛、堂妹名叫曾宝玲的过来见礼。

  大家都见过之后,曾大嫂子就和常四夫人坐在房里聊着家常,常庭章常庭颐也做着主人的礼带着曾元涛、曾宝玲在常府的花园里转了转,常溪和常月自然是随行的。

  兴许是曾大嫂子也跟曾元涛兄妹说过什么,转花园时,常溪瞧见曾元涛总是偷偷地看她,待她对上他的视线时,曾元涛却又略略红了脸,反而不敢看她了。

  常溪不由得想笑,曾元涛长得唇红齿白,就像戏里唱的那些单纯的白面书生一个,极为有礼。

  后来走着走着,众人来到了常溪常常去的那个阁楼上,因为常庭章说,这第一回来京城,他们还没出去怎么逛过,那就先登过看一看京都也不错,常家的这个阁楼视线极好,附近的宅子基本上没有比他们常府更高的,所以景致看得远。

  常溪与他们在阁楼里坐着说话时,特意往林适那边的阁楼看了一眼,没想到还真看到了林适。

  他似乎跟她一样也很喜欢坐在高处往下看,虽然近些时日她常常出府,要不然就在书房里作画,没有空上来这阁楼里,但每回上来,十次倒六七次是能看到他的,难不成他还住在那阁楼上?

  曾宝玲虽然是第一回到京都,但家里是富足的,自小下人侍侯着,气质仪态都显得大方得体,即使是到了京都这样的贵人居住之地,但曾宝玲丝毫没有一丝自卑的心理。

  她倒是下意识地留意着常溪,因为她知道堂姐要给哥哥介绍对象,也就是这个叫常溪的女子。

  初见她第一眼,她是当真惊叹的,她比她想象中更美,也更有气质,容貌长得好看,肤也如凝脂,尤其是一双眼睛清澈有神极为漂亮,她悄悄看了看哥哥,见哥哥初见她第一眼时,人都有些怔了,也就知道她在哥哥心里留下了好印象,所以也就更想和她亲近,好多了解一些。

  此时她见常溪往身后的某个方位督去一眼,她不禁有些好奇,因为一路走来,常溪都是含笑得体地听着哥哥们交谈,偶尔也说两句话,并没有见她对什么东西留心过,此时众人都坐在一起说话,她却往身后督去,这是在瞧什么?

  (//)

  :。:

看过《落露为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