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隋末暴徒 > 第十六章 那年春,老杜把驴赶

第十六章 那年春,老杜把驴赶

  安顿好家中,歇息了一会,李元恺去隔壁邻居家借了一辆板车,推着奶奶往县府而去。

  离开李家别馆的时候,管家李忠来说,家主李渊已经打点好县府上下,让他们随时可以去领还田产。

  虽说只是一点薄田,但好歹也是自家财产,不赶快拿回来老太太心里总惦记着。

  县府差役似乎是听到了从李家传出来的风声,以一种非常古怪又畏惧的眼神打量李元恺,没有半点阻拦,就让他祖孙二人进府。

  李元恺隐约从身后的低声议论中,听到大闹别馆、手撕李神通诸如此类的话,撇撇嘴暗笑一声,凶名也是名声,有时候当恶人反倒是没人敢欺负,世道如此。

  走到县府大堂前,便碰上那位黑瘦青年杜县尉,他带着几名掾吏风风火火地走过,一边走一边吩咐着什么,掾吏们点头如小鸡啄米,都快跟不上杜县尉的步子。

  杜县尉眼睛尖,一下子就看见李元恺祖孙,停住脚步挥手让手下掾吏去做事,掾吏们如蒙大赦赶紧溜走。

  李元恺和周白桃忙上前见礼,杜县尉笑道:“你们是来领还田产的吧?高主簿也在府中办差,我带你们过去。”

  杜县尉行事讲求效率,说话走路做事速度很快,但却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照顾到周白桃年纪大了腿脚不便,放慢脚步和祖孙俩一起朝后堂走去。

  “昨日高主簿来找我说,唐国公派人来县府传了话,说是把原来李绥名下的田产转到李元恺名下,我就知道你们这一趟李家别馆没有白去。虽说有些冒险,但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值得的。”

  杜县尉笑着说道。

  李元恺挠头有些奇怪地问道:“杜县尉没有听到李家传出的风声吗?难道不觉得惊讶?”

  杜县尉指了指那些远处对李元恺指指点点的差役,笑道:“有那么一群好事者,我想不知道都不行。不过此事结局早在我预料之中,倒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你们闯李家别馆只有两种结果,一是被李家乱棍打出,二是撞了大运达到目的。”

  杜县尉看了一眼李元恺,脸色古怪地道:“结局我猜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过程这般凶险。李少郎,唐国公既然肯传话县府,说明对你颇为看重,这是个机会,好好把握。要知道,不管你怎么努力,也没有贵人一句提点的话来的重要,在当今世道就是如此,世族门阀的力量,远超你的想象。”

  李元恺见杜县尉笑容真诚,不由心中有些感动,郑重地拱手一礼道:“多谢杜县尉,元恺受教了。”

  来到后堂主簿房,高主簿悠闲地品茶看书,见杜县尉三人走来,笑着起身相迎。

  “李少郎,我们又见面了!”高主簿笑着招呼道,经过大闹别馆一事,高士廉倒是对李元恺印象深刻,但也仅限于记住他小小年纪蛮力惊人,发起怒来狂猛如狮。

  当日酒宴上,李元恺见到高士廉和那个胖小子也在,有些拿不准他们和李家的关系,此刻再见不由心中生出几分警惕,笑了笑没有说话,躬身揖礼。

  高士廉年纪不大却精明无比,一眼就看出李元恺这小子以为自己和李家关系匪浅,有了戒心,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高主簿和杜县尉亲自处理田产转籍,自然速度很快,一会儿功夫,李元恺名下就有了八十亩田地,其中二十亩永业田是他老爹李绥身后所留,六十亩口分田按理说李绥身死就应该归还县府,但碍于李渊的面子,县府将这六十亩田地一并划给李元恺所有。

  这些田地的划分李渊不需要花费分毫,就能“合法”地转到别人名下,拿着国朝的土地做人情,是这些门阀显贵笼络人心的常用手段。

  即便开皇以来,天子杨坚坚定不移地实行均田制,但一旦发生战乱,还是有大量的无主田地出现,加上地方豪强势力庞大影响深重,如此便给了这些贵人钻空子的机会,兼并土地或者玩弄地方权力如儿戏,屡禁不止。

  虽只是牛村的几亩薄田,但有田产在手,还是让李元恺和奶奶安心不少,百姓心目中,土地就是自家的根,活命的本。

  事情办完,辞别高士廉,李元恺扶着奶奶和杜县尉一起出了县府。

  杜县尉顺道着要去城西办差,便让自己的驴车送李元恺祖孙一程。

  “受突厥步迦可汗所部战乱影响,今年突厥马市不如往昔,大隋境内马匹价格上涨,我这点微薄俸禄,可实在买不起一匹过得去的马,一般的驽马倒还不如驴子实用,呵呵~”

  杜县尉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边驾着驴车一边闲聊起来。

  奶奶周白桃轻笑道:“杜县尉说笑了,京兆杜氏可不差买马的钱!”

  杜县尉笑了笑,爽快地说道:“我的确出身京兆杜氏,家父曾任昌州长史,不过自从家父过世后,我这一系的杜氏便不为人所知,杜家也全靠叔父支撑。我又是个不愿寄人篱下的性子,便自己出门闯荡。之前在滏阳任县尉,后来走了建安郡公柳述的路子,才调来武功县,也算在天子脚下当差!”

  杜县尉见李元恺面色怪异地看着自己,哈哈一笑道:“无妨无妨,这些事整个县城都知道,稍微一打听便知,不算什么私密。之所以坦诚相告,是想告诉你们,我杜如晦可是个实实在在的穷人,在武功县没几人会把我这个县尉放在眼里。你们没看,那日李家大宴,都没请我吗?人家可瞧不上一个没后台的县尉。”

  李元恺见杜县尉虽是个读书人,但性子豪爽,不拘小节,心中好感倍生,笑嘻嘻地打趣道:“杜大哥如此两袖清风,那还怎么升官呢?”

  杜如晦笑道:“升不升官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有事情可做,县府虽然只是最低官衙,但却是直接接触百姓,统筹民生,能学到很多东西,我很享受做事的过程,不枉生平所学,这就足够了。”

  杜县尉如此见地和心胸让李元恺顿时生出敬意,钦佩地道:“杜大哥才学出众,又肯踏踏实实做事,将来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呵呵,那就谢李少郎吉言了!”

  将李元恺祖孙送到家宅门口,杜如晦驾车离去。

  李元恺扶着奶奶刚迈入家门,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眼睛一瞪愣住!

  杜如晦?

  贞观名相?

  房谋杜断?

  如今不过是个穷的叮当响的小小县尉,还是走后门得来的!

  啧啧~李元恺摸摸下巴暗暗得意,刚才可是老杜驾着驴车把咱送回来的,不知道历史上李世民有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

看过《隋末暴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