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隋末暴徒 > 第二十九章 别馆血战

第二十九章 别馆血战

  李世民见大批巡兵赶到,心中大定,踏前一步指着李元恺怒喝道:“李元恺凶性难训,无故闯入李家别馆,杀人伤人无数,此等暴徒绝对不能留在李家!今日便以家族名义,将李元恺一家革除陇西李氏族谱,逐出李氏门阀!”

  “王县令!请下令射杀此獠!不必留手!”

  李建成当即大惊,忙喝道:“二弟!不可擅自做主!此事须由父亲决断!母亲?”

  李建成朝窦惠望去,窦惠怀抱李元吉,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李世民冷笑一声,猛地挥手怒吼:“动手!”

  王世充提着一把金环大刀,胖壮的身子披着一层薄铁甲,黑毛大手一挥厉喝:“弓弩!射!”

  这支三百名巡兵队伍乃是武功县最强力量,一直由王世充牢牢把持,全部配备大隋军制横刀和两裆铠,甚至还有五十张强弓和五十副硬弩。

  正是手握这支兵力,让王世充在武功县成了无人敢忽视的存在,不管是唐国公李阀还是本地大族苏氏,对待他都是客客气气。

  三百名巡兵将广场围得水泄不通,一百名弓弩手呈半月状将李元恺围住,一声令下,令人汗毛倒竖的唰唰声响起!

  军制强弓硬弩更加锋利,速度更快,特别是弩箭,距离稍近几乎避无可避!

  李元恺猛地朝死人堆里一扑,连续几个翻滚,呯呯呯躲过一轮弩箭,箭镞扎进广场石砖里,射的砖石碎裂血水飞溅!

  扛起一具李府护兵尸体当作肉盾,李元恺提着长戟顶着箭雨朝巡兵弓弩手冲去!

  “结盾!结盾!快!”

  王世充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弓弩手立即起身朝后退去,百名刀盾手上前,将套在手臂上的木制盾牌立在一起!

  王世充这厮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文职县令,他本就是以军功入仕,指挥起这支巡兵队伍倒也得心应手。

  李元恺扛着插满箭矢的死尸狂奔起来,一声狮吼怒啸,双肩一顶将死尸当作重炮砸在那一堵木盾墙上,顿时砸得最前面一排刀盾手阵型松散了些!

  趁着这个空隙,李元恺边冲边抡起黑铁长戟,轰地一声抡砸在盾墙上,庞大的力量犹如山洪爆发,当即就有数面木盾被砸碎,木盾后的刀盾手纷纷喷血而亡!

  阵型破开一个缺口,李元恺直接冲入巡兵队伍中,抡着长戟就是一顿猛砸,以横扫千军之势无人能敌!

  李幼良满脸汗水淋漓,一边擦一边呢喃道:“暴徒!暴徒!太可怕了!”

  李世民双拳紧握脸色铁青,万万没有想到,不过与他一般年岁的李元恺竟然勇悍如斯,三百巡兵都拿不下他!

  冰寒一片的眼眸划过一丝厉芒,李世民侧身在李幼良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李幼良恍然大悟,忙不迭点头,提着袍衫下摆就朝后宅跑去。

  巡兵围着李元恺剿杀,可就是如猛兽困斗一般,只能在李元恺身上留下一点伤痕,根本制不住他!

  更可怕的是,连番挥舞沉重的方天戟,李元恺居然没有半点脱力的迹象!

  反倒是巡兵死伤一片,短短片刻已经阵亡三十几人,伤者更是上百。

  王世充此刻已经不像刚才那般镇定自若了,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嘶吼,指挥越来越惊慌的队伍,每阵亡一人,王世充就感觉心头在滴血。

  这些巡兵可是他花费大力气培养的,投了许多钱财进去,有这支队伍在手,只要他王世充在武功县一日,县府上下就无人敢违抗他的命令,武功县也无人敢不给他面子。

  没想到如今为了交好李阀,再顺便小赚一笔,三百巡兵抓捕一个李元恺,就折损这么多,王世充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该死的李家!怎么没人告诉我,李元恺不光早已筑基,还成为了纳滞境地的武学高手!这些蠢货!真是害人不浅啊!”

  王世充心中怒吼狂骂,若是早知李元恺勇悍无敌,他又何必蹚这趟浑水!

  不过王世充的这顿骂倒是冤枉李家了,李府上下和他一样,根本不知道两年时间,李元恺的武艺进展到了这般地步!

  李元恺凶狠的目光在人群中锁定王世充,怒吼道:“黑野猪!过来受死!”

  暴怒狂吼惊得王世充浑身一颤,李元恺长戟猛地劈砍而下,直接将挡在王世充身前的两名巡兵劈成两半!

  浓烈的血腥气刺激得李元恺越发神勇,王世充被逼急了,也怒嚎一声举着金环大刀朝李元恺砍来!

  李神符沉声喝道:“建成秀宁,我们一起动手制住李元恺,万不能再让他这般肆虐下去!”

  李建成凝重地点点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李秀宁则是提着一杆挂着红缨的轻巧白杆枪。

  三人纵身跃入战圈,将李元恺围困其中,王世充顿觉压力大减!

  李元恺满面血红,狰狞地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三人,狂笑一声:“来的好!今日就战个痛快!”

  “小心!他的戟重,万不可硬挡!”李神符低声一句,率先发难!

  长剑直取李元恺后心,李秀宁娇喝一声持枪从正面突击,李建成虽然看似剑招华丽,却并不实用,只能瞅准时机再下手。

  王世充喘着粗气,低头看了一眼握刀的手,虎口处早已迸裂,鲜血满布!

  “这就是传闻中的绝世猛将?他才几岁?等他成年来报今日之仇,我哪里还有命在?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王世充恶狠狠地啐了一口,感受到巨大的威胁,激起了他的凶气,提刀迎了上去!

  四人围着李元恺陷入混战!

  不过交手之间,李元恺还是能感受到,李神符和李建成李秀宁三人并不想真的杀他,出手都避开了身体关键部位。

  李元恺心中苦笑,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今日与李阀撕破脸,容不得丝毫退缩软弱,不交出李神通,让他说出奶奶娘亲小妹的下落,李元恺誓不罢休!

  李幼良气喘吁吁地从南苑跑回来,手里拿着一张三斗雕弓,还拿着三支箭镞涂抹药粉的箭矢。

  “药效如何?”李世民冷静地接过雕弓,试了试弓弦,淡淡地问了一句。

  “若射中,足够麻翻一头山猪!”李幼良低声说道。

  “三支箭,够了!”

  李世民颇为自信地自语一句,抽出一支箭矢搭在弓上,慢慢举起瞄准被困在广场中央的李元恺。

  四人苦战李元恺,久久无法将他拿下。

  李元恺不愿伤了李建成三人,出手也有所顾忌,倒是打得颇为憋屈。

  李秀宁打得浑身香汗淋漓,秀美的面庞通红,一杆白蜡枪倒是舞得虎虎生威,让李元恺吃了不少苦头。

  长戟月刃挡开王世充的金环大刀,戟杆震开李建成的剑尖,又以戟尾扫落李神符手中长剑,电光火石间,李元恺力撼三人!

  他的侧面却是露出一个空档,李秀宁娇喝一声,灵巧的枪杆探出直取李元恺肋下!

  李元恺嗅到一丝危险,反应奇快无比,身子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开,枪尖擦着他皮肉划过!

  下意识地,李元恺铁戟一扫,猛地朝上一抬打在李秀宁枪杆上,巨大的力量震得白蜡枪杆颤抖不止,李秀宁哪里握得住,惊呼一声枪杆脱手,轻柔的身子被震飞!

  她的身后,正好是立在广场一角的一尊镇宅异兽石象,那高举的兽爪对准李秀宁后背!

  “大姐!”

  李元恺惊叫一声,一个箭步跃起,高高跳在半空,长臂一勾揽住李秀宁的纤腰,将她硬生生拽了回来,稳稳地落在地上。

  李秀宁回头望了一眼,若是自己撞在那尊石象上,就算不死也得重伤,少女拍拍小胸脯娇憨地吐吐舌头,一副后怕的样子,欢喜地道:“元恺弟弟,谢谢你救了我!”

  李元恺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李秀宁靠近他身前,温柔地恳切道:“元恺弟弟,收手吧!有兄长和神符叔父在,他们定然会还你一个公道!”

  李元恺叹息一声,低下头苦涩道:“公道?我......”

  没等他说话,李秀宁猛然间脸色大变,想要伸手去将李元恺推开!

  “快躲开!”

  只见一支从暗处射来的冷箭,刺破长空朝李元恺后心射来!

  李元恺瞬间觉察到了危险,脚步一旋朝后转身,这一次他却是慢了一步!

  噗嗤一声轻响,几颗血珠溅落在李秀宁面颊上,映衬着苍白的面色,少女大吃一惊,身子僵愣住!

  利箭直接穿透了李元恺的胸膛,他低头看了一眼贯穿身体的箭矢,隐约在箭尾看到三个小字:李世民!

  嘴角涌出一口血,热乎乎黏稠稠,这是他自己的血。

  抬头望去,越过无数人影,在人群中准确地看到缓缓放下雕弓的李世民,那冷漠的眼睛里泛起嘲弄之色。

  李元恺只觉胸口燃起一团火焰,烧得他全身狂躁暴虐,猛地一把将利箭拔出,李元恺张嘴怒啸,口齿猩红一片!

  “李二!小人!我誓杀汝!”

  宛若濒死之下的雄狮咆哮,李元恺扔掉箭矢,紧握长戟,纵身一跃,几个起落便朝李世民杀去,李家后宅之人慌乱大叫四散逃开!

  李世民拔出佩剑高举大吼道:“此暴徒已经中了麻药,不久必将力竭!莫要怕他!李府护兵,随我斩杀此獠!”

看过《隋末暴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