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神凡变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陷魂阵

第三百五十五章 陷魂阵

  “可以上第二层了,你们两个怎么样了?”洛辰看向一旁的小石头和金狸。

  此刻,两个小家伙已经停止吸收武魂之力了,凭借体内那一丝武魂之力为种子,日后只需战斗感悟,便可使其继续增长壮大。

  两个小家伙兴奋不已的绕着洛辰盘旋欢呼,金狸和小石头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了,学的很是顽劣调皮,此时直接蹿上了洛辰的头上,两只小翅膀一阵扑腾,将洛辰的头发弄的一团糟。

  洛辰苦笑不已,将他一把扯了下来摁在怀里,然后看向了远处的一座石梯。

  在洛辰从意识世界中退出之后,那里就出现了一座石梯,正是通往摘星楼第二层的通道。

  洛辰带着金狸和小石头走上石梯,向第二层而去。

  当洛辰的脚步踏出最后一步,迈进一扇石门之后,他的脑海之中顿时传来一声轰鸣,整个身子直挺挺的往石门之内倒去。

  小石头和金狸也仿佛瞬间失去了意识,跟着洛辰一起栽了进去。

  他们的身子不停的往下坠落,四周一片黑暗,仿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一般,能听到周围传来阵阵鬼魂咆哮之声,洛辰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身体不停的下坠,小石头和金狸掉落在他的身上,也同样趴在他的身上沉沉睡去。

  时间就这样不停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围的黑暗依旧,空中的三道身影也在不断坠落。

  “好累,为什么这么困?”洛辰犹如梦呓般的呢喃着。

  “石头,你爹回来了,看看你爹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洛辰从梦中醒来,发现弟弟洛飞躺在自己旁边,屋子外面下着大雨,破旧的房屋有些漏雨,床上很是潮湿。

  洛辰睁开眼,看到母亲站在床前,手中拿着一个小纸包,上面写着李记糕点,这是他最喜欢吃的糕点,每次父亲进城回来之后都会给他和弟弟带一些,这也是他最期待的事情了。

  “小飞,小飞,快,看有糕点。”洛辰三两下就将一旁的洛飞弄醒,洛飞撇着嘴一副要哭的模样,但一看到洛辰手中的糕点,顿时双目放光。兄弟两人很快的就将那盒糕点解决一空。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五年,五年之后,洛辰十八岁,娶了村里教书先生家的小女儿为妻,日子过的其乐融融。

  那姑娘名叫叶柔,乃是整个黄土村出了名的美人儿,无数未婚青年都瞪大了眼睛瞅着呢,说亲的差点将叶家的门槛都踏平了,只是叶家老头子很宠爱这个小女儿,说如果姑娘不点头,他是不会强迫的。

  说来也奇怪,洛辰和那叶柔并没有见过一次,但当他家找了媒人上门说亲时,那叶柔姑娘竟然点头了。

  “相公,吃饭了。”洛辰正和父亲在地里干活,一身布衣但却遮掩不住绝代姿容的叶柔正俏生生的站在田边小路上唤着洛辰。

  “唉,来了。”

  一年后,洛辰和叶柔生下一子,孩子的外公为他取名洛凡,希望他一生平凡但不平庸。

  孩子渐渐长大,父母渐渐老去,洛辰和叶柔仿佛一对神仙眷侣一般,每日洛辰下地干活,叶柔在家带孩子然后做好饭去地里叫洛辰,一家三口一起吃。

  “爹,我刚才看到神仙了,就从我们头上飞过去。”洛凡已经五岁了,很活泼也很顽皮,跟洛辰小时候一样。

  “胡说八道,什么狗屁神仙,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神仙。”洛辰板着脸训道。

  叶柔在一旁瞪了他一眼道:“干嘛老对儿子那么严厉,小孩子总是爱幻想的嘛。”

  洛辰微笑着道:“夫人啊,你这样会把孩子宠坏的。”

  叶柔一脸幸福的摸了摸洛凡的脑袋,骄傲的道:“我的儿子我不宠谁宠啊。”

  “行行行,吃饭,吃完饭我们一起去看看孩子他爷爷奶奶。”洛辰颇有一家之主的派头说道。

  “快过年了,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今年咱们家怎么过年啊?”叶柔一边小口吃着碗里的饭一边说道。

  “嗯,今年就在我们家过吧,把孩子的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都接过来,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洛辰放下碗筷,很是满足的搓搓手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相公,那我们得进城去买些东西回来,顺便给几位老人买些礼物吧。”叶柔柔声说道。

  “好,我明天就和大伙一起进城一趟,这些天各家各户都在忙着张罗办年货呢,我们家也该行动了。”洛辰接过叶柔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

  半个月后,便是大年三十了,整个黄土村四处张灯结彩,热闹无比,大人小孩全都换上新衣新鞋,喜庆的气氛充斥着黄土村的每一个角落。

  从大清早开始,叶柔就和母亲婆婆一起忙活着弄菜,洛飞带着洛凡出去和朋友们玩去了,听说晚上村子里有灯会,孩子们高兴的不行。

  晚上洛辰一家人吃过饭之后,四位老人一起去李大户家看戏去了,洛辰和叶柔夫妻俩手牵着手上街看灯去。

  叶柔仿佛体贴的小女人一般挽着洛辰的胳膊,脸上挂着幸福欢快的笑容。

  “相公,看有放河灯的,我也要放。”叶柔摇着洛辰的胳膊,撒娇道。

  洛辰刮了一下她小巧的琼鼻,笑道:“好,我们也去放河灯。”

  叶柔皱了皱眉鼻子,笑了,笑的很纯真,很美。

  三年后,洛辰得了一场重病,不治身亡。

  叶柔伤心欲绝,也一病不起,同年底,去世。

  洛凡今年只有八岁,父母的双双离开对他打击很大,原本活泼调皮的少年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跟着二叔洛飞读书识字,十五岁那年,前往都城天香城参加科考,及第高中,黄土村出了第一个当官的,洛凡成了整个黄土村的骄傲。

  洛飞学识渊博,但却要在家赡养父母,不愿进京参加科考,所以只能留在黄土村教书。

  “爹,娘,今天是您二老的祭日,孩儿回来看你们了。”洛凡跪在洛辰和叶柔的坟前,泪流满面,早已泣不成声,今年,他已经二十岁了,在朝中也身居高位。

  洛飞也渐渐步入中年,娶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日子过得很好,育有一子一女,此刻也站在身旁。

  “哥,嫂子,小飞好想你们。”洛飞满脸哀伤,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洛辰的墓碑,对于哥哥,他从小就非常尊敬,小时候家里生活艰苦,是哥哥一直护着他,为了让他好好读书,洛辰不忍心让他下地干活,便揽下了家里的所有重活,很辛苦。

  “爹,娘,孩儿没有让你们失望,你们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洛凡叩了八个头,扶起一旁的二叔洛飞,缓缓往回走去。

  “孩子,我的孩子。”摘星楼第二层中,一直下坠的洛辰突然喃喃自语道。

  “似乎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了,真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啊。”洛辰双目缓缓睁开,只是在他的眼角却挂着两行泪痕。

  刚才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境之中,他经历了无数年的岁月,那梦境太真实了,真实的让他沉浸在其中不愿醒来。

  “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叶柔是谁?为什么那么真实,这是为什么。”洛辰脸上还带着回味之色,只是这个奇怪的梦却在他的道心之中扎下了根。

  洛辰回过神来,将那些思绪抛开,目光一扫,右手虚空一抓,将还在往下坠落的小石头和金狸抓在手中,然后双脚在虚空一蹬,纵身而起,猛然拔出无锋重剑对着那黑暗虚空一划而过,顿时所有的黑暗犹如镜子般碎裂,洛辰落在地上,看了看四周,他站立的地方竟正是他先前站立的地方,摘星楼第二层最后一阶台阶,从未动过。

  小石头和金狸也从入梦中醒来,只不过这两个小家伙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些变化,没有先前那般调皮了,显得很安静。

  洛辰眉头微皱,他知道,可能这两个小家伙也做梦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梦到了什么。

  洛辰抚摸着小石头的脑袋,感觉到他全身都在瑟瑟发抖,似乎很害怕,他的爪子死死抓着洛辰的衣襟,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惧之意。

  而金狸落在洛辰的肩膀上,目光中有着哀伤和一股莫名的意味。

  洛辰知道,这两个小家伙也在梦中经历了一些事情,但这些事情为何会如此真实的出现在梦境之中,这根本就和他现在的生活完全是两条轨迹,完全就是两种命运。

  “好了,只是一场梦而已,你们两个也别太当一回事,可能是映射的内心最憧憬的情景吧。若真的能过上那种生活,即使三十岁便英年早逝,我也愿意。”洛辰拭去眼角的泪水,呢喃道。

  “黄土村,亲人,朋友,妻子,儿子,弟弟,都在,多好啊。”洛辰一边说着,一边缓步往第三层走去。

  他的背影显得无比萧瑟,无比孤独,一头银发披散在肩上,被清风带起,有些沧桑,一行泪水从空中滑落,随风散去。

  修仙之路,难道真的要与凡尘往事两相隔吗?

  ;

看过《神凡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