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沉沦!堕落? > 第四卷 邂逅 77

第四卷 邂逅 77

  (七十七)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空气的沉寂,李风云慢慢的睁开眼睛努力的去搜寻手机的位置,摸了几下才在被窝里摸到了手机,也许是自己睡觉的时候不老实把手机从枕头边上给拿到了被子里。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任何打来的:“喂,任哥,这么早啊!新年好啊!”

  “恩,老弟,你也一样。现在就几点了还早?还在睡觉吧?”

  李风云看了一下表,确实已经十点多了,就说:“是啊,还在睡觉呢。”

  任何说:“我要是能象你这样生活就好了,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要起床去买菜,一忙就是一天。唉,没办法啊!”

  李风云笑着说:“任哥,有钱赚你还怕起早啊?我是每天没事做,起床早了一天都不知道干些什么才好。所以才会睡那么久的。现在我倒是担心自己每天睡这么多觉对身体不好呢。”

  任何也说:“恩,没错,觉睡多了确实是没好处,老弟你以后也少睡一点才好。对了,中午你和端木经理一起来我这里吃个便饭吧。”

  李风云马上问道:“任哥,不会就是吃个饭吧?有没有什么主题呀?”

  任何说:“不就是吃个饭还能有什么主题呀?我就是想过年了,把大家都叫过来一起吃个便饭而已,也没什么,你们呆会过来就行了。”

  李风云想了一下说:“好吧,我们呆会就到。”说完,李风云就开始穿衣服,他起床走到客厅里的时候,看到端木若兰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他走过去问道:“端木,什么时候起来的,这么早?”

  端木若兰看了他一眼说:“早?都十点多了还早呢。我也才起来一会儿,想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就没叫你起床。”

  李风云说:“哦,是这样啊!对了,刚才任何打电话过来说,中午让我们去他那里去吃饭,你准备准备,呆会我们就走。”

  端木若兰说:“不会吧?又叫我们去吃饭,等下你又喝那么多酒。还有,明天初四我们就上班了,今天还想在家里多呆一下呢。要不然,等我明、后天搬到酒店那边去住了之后想享受一下个人的空间恐怕都不行了。”

  李风云双手一摊,说:“那也没办法呀,人家主人邀请了我们就要去啊,要不然别的老乡都去了我们没去,他们会讲我们的。”

  端木若兰叹了口气说:“好,去就去吧,不过你可别再喝那么多酒了,我看了都怕。你去洗漱吧。”

  李风云说:“我也不想喝那么多酒啊,可是没办法,每次和他们在一起都会喝多。好了,我去洗漱了,你也准备一下吧。”说完,李风云就走进了厨房……

  临近中午,李风云和端木若兰准时出现在乡土情任何指定的包厢里,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屋子的人,今天看起来格外热闹,李风云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他的眼中不止看到了几个当老板的老乡,同时也看到了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李风云一想这下坏事了,自己光给任何家的小孩准备了个红包,没有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小孩。

  正思量间,任何已经在叫他了:“老弟,你是最后到的,你说今天该怎么办吧?”

  李风云走过去笑着说:“还能怎么办呀?我的年龄最小,当然是任凭各位大哥处置了。”说完,他就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开始给他们发烟,边发边说:“各位大哥新年好啊!”然后又说:“这几位是大嫂吧,给小弟介绍一下嘛。”

  任何笑着一一介绍说:“这位是岳哥的夫人,这位是何大哥的夫人,这位是邓大哥的夫人。”

  每介绍一位,李风云就叫一声:“嫂子,你好。”

  介绍完了那几位之后,任何又指着李铭鑫身边的王芸说:“这位是……”

  李风云笑着说:“王经理我认识。”然后又冲着李铭鑫说:“大哥,王经理不会是嫂夫人吧?”

  李铭鑫大笑道:“我哪里有这么好的福气呀?我是看今天大家都说要带老婆出来,我就凑个份带着王经理一起过来了。你不是也带着个靓妹来赴约吗?”

  李风云看了一眼坐在他不远处的端木若兰说:“哪里哪里,我是看大过年的我表妹一个人呆在家里也不好才带出来的。大哥,难道嫂子她不在这里过年?”

  任何在边上插话说:“老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我们李大哥是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怎么?认识了这么久,李大哥不会连这个都没告诉老弟吧?”

  李铭鑫笑着说:“老弟,别听任何胡说,什么钻石王老五啊?我前几年和你嫂子离婚了,就一直都没有再找。这种事我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就一直都没告诉你。这不,今天没办法了才临时把王经理给拉过来充数。”说完,看了王芸一眼。

  李风云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好再问什么,就起身说:“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李风云就走了出去。他一走出包厢,就直奔楼下而去。

  楼下的一个便利店里,李风云又买了三个利是封(广东人的叫法,就是内地的红包。)然后,从钱包里拿出钱来给每个包里装了两百元人民币,这才转身又进了乡土情。

  一进包厢,就看到所有的人都已经就坐了,端木若兰的身边还有一个空位,李风云就走过去坐了下来。

  任何说:“今天是年初三,我呢,准备了点薄酒淡菜请各位老乡到我这里来聚一下,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过年大家在一起热闹一下。所以呢,今天我们喝酒就要喝得尽兴。”

  任何的话音刚落,在座的人就都鼓起掌来,何老板说:“对,我们今天是不醉无归。”

  李风云听得心里直发毛,他暗想:和你们在一起,哪次不是醉着回去的?看来,这次也难逃劫数。想到这里,李风云就赶紧把口袋里的利是掏出来,心想:趁着自己还清醒,赶快把利是给派出去,要不然过一会儿喝醉了,肯定就会给忘得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他就站起来拿着利是说:“今天是过年,我给几位小朋友每人包了个小利是,图个吉利。希望几位小朋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学习进步。”说完,李风云就挨个发起了利是。

  他这一发,其余的几个老乡也跟着他一起发了起来。一时间,谢谢叔叔、谢谢伯伯的声音不断。

  任何笑着对李风云说:“老弟,我还没开始就被你给抢了先去了。”

  李风云说:“任哥,你又说今天要喝得尽兴,何大哥又说什么要不醉无归,我还不赶快发利是,万一呆会喝醉了不就发不了了?”

  任何又笑了一下,然后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今天我们酒就一定要喝尽兴。要不然你们下次说我任何小气,来我家过个年连酒都不管够。哈哈哈……”说完,然后就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李风云又问任何:“任哥,怎么嫂子没上来呀?”

  任何说:“哦,她啊,在下面打理生意,没关系,我们吃我们的,我代表她就行了。”

  岳老板听任何这么说,就在旁边说:“你代表她,那是不是呆会喝酒的时候你也要代她喝呀?”

  任何看着岳中华说:“岳哥,你的建议也可以啊。不过,前提是在座的所有的嫂子也好还是王经理和端木经理也好,都要喝酒,这样的话我就没意见了,你们喝一杯我喝两杯。”

  邓老板在边上一直都没说话,他一看气氛好象有点不对,就插话说:“老岳,人家任何这里还要开门做生意,你就不要逗任何玩了。再说,我老婆可不喝酒。要是她也喝醉了,那回去就剩下儿子来照顾我们两个了。”说完,就笑着看了一下自己的老婆和儿子。

  何老板等人也纷纷出来解围,气氛这才缓和下来。

  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任何端起杯子说:“来,这第一杯我敬在座的所以人,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家庭幸福!身体健康!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说完,大家互相碰了碰杯子,一起喝干了杯里的白酒,女士和小孩们都喝了一口饮料。

  喝完以后,大家边吃边聊,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就这样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互相喝着。

  喝了一会儿,李风云又端杯去敬李铭鑫:“李大哥,小弟再敬你一杯,多谢你一直以来对小弟的关照。”

  李铭鑫看了一下自己的杯子说:“我关照了你什么呀?”

  李风云说:“我一直都在你那里唱歌,那不是你关照我?”

  李铭鑫笑了一下说:“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是你肯给我面子到我那里去唱歌才给我带来了生意。”

  任何在边上插话说:“不管是谁关照谁,你们先把酒喝了再说。今天来我这里就是来喝酒的,不是来开会的,你们要研究是谁关照谁等喝完了这杯酒再研究。”

  其他的人也在边上附和,李铭鑫这时却把杯子推到了王芸的身边说:“王经理,帮我把这杯酒喝掉,我喝不了了。”

  王芸二话不说就端起了杯子,对李风云说:“李老板,这杯酒我替我们李总和你喝。”

  话音刚落,任何和何老板等人全都开始反对。任何说:“李大哥,你这样搞就不好了吧?我们说好今天是不醉无归的,怎么你才喝了那么几杯就让人带了?”

  李铭鑫说:“我是真的有点难受,要不平时你们看我什么时候赖过酒啊?这杯酒先望王经理代我喝掉,呆会我再和你们喝好吗?”

  岳中华说:“老李你要非要她带酒也可以,我们没什么意见,不过她要代的话一次就要喝两杯,一杯是你的,一杯是她自己的。你看怎么样?”

  李铭鑫正想说什么,被王芸给抢着说了:“好,岳老板既然这么说了,那小妹照办就是了。”说完,她就对李风云说:“李老板,谢谢你敬李总的酒,说完一仰头就把酒杯里的酒给喝完了,然后又倒了一杯,也喝完了。”

  李风云看她如此,也没办法,摇了摇头也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然后坐了下来。

  他们这边刚一喝完,那边何老板等人的掌声也响了起来。大家都说:“不愧是李总身边的得力助手啊!真是女中豪杰。”

  就这样,大家杯来盏去,但是无论谁敬李铭鑫的就,王芸都是两杯和别人一杯这样喝着,替李铭鑫挡着酒。

  不知不觉中又喝了三瓶多白酒,李风云这时明显又感到自己有点醉了,心说:快点结束,要不然我就撑不下去了。

  可偏偏你越是这样想,却越是事与愿违。果然,令李风云最害怕的‘传统保留节目’——用大杯喝圆桌酒这个建议今天又被任何给提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觉得今天李铭鑫耍赖心里不舒服还是岳中华说的话令他有点不高兴还是怎样,任何竟然提出再拿一瓶酒上来,加上现在剩下的半瓶酒一起大家平均分掉。

  这个建议一说出来,李风云浑身上下都打怵,他算了一下,一瓶半就要分的话六个男人每人要分二两半。

  正盘算着,任何又问王芸:“王经理,这杯酒你还要代你们李总喝吗?”

  王芸微笑着说:“当然了。”

  任何说:“那好,老规矩,你还是要喝两份。”

  王芸说:“没问题。”

  李铭鑫小声的问王芸:“你行不行?”

  王芸就点了一下头,也没说话。

  李风云一看这个情形,赶快起身说:“我去一下厕所。”

  任何一听,就边倒酒边说:“老弟,喝完这杯酒再说嘛。马上就倒好了,你总不想人这么多大哥等你一个吧?”说完,又看了他一眼。

  李风云只好坐下,可是他坐下后就如坐针毡,知道自己要是喝了这杯酒就一定会‘现场直播’在所有的老乡面前出洋相,他的身体也不自然的开始随着任何倒酒的手而发起抖来。

  坐在他身边的端木若兰看他这个样子就小声问道:“你还能不能喝?不能喝就算了,别勉强了。”

  李风云摇了摇头小声对她说道:“不能喝了也要撑下去啊,我估计这杯酒喝下去我一定会吐出来,但愿别在这里出洋相。”

  端木若兰听他这么说,马上起身对任何说:“任总,我表哥的这杯酒我替他喝。”

  任何看了她一眼说:“行啊,端木。今天我都一直没敬你的酒呢,既然你也出来挡酒,那我也没办法,也要照老规矩办,要不啊!王经理肯定会不服气的。”说完,他又转身在后面的茶水柜里拿了一个大杯出来。

  李风云拽着端木若兰的衣袖让她坐下,然后小声问道:“你行不行啊?”

  端木若兰什么也没说,用手做了一个O的手势。

  酒分好了,端木若兰和王芸每人都分了慢慢一杯酒,就是四两,然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任何说:“感谢大家今天能够给小弟一个面子,赏脸到小弟这里来吃顿便饭,为了我们的明天会更好,为了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来,我带头。”任何说完,一仰头,就看着透明的液体流向了他的嘴里。

  李风云皱着眉头看着任何喝完了这杯酒,就把目光转向了端木若兰,只见她也是皱着眉头,把杯子里的液体慢慢的往自己的嘴里倒,喝了一半,她似乎有点想吐,反了一下胃,李风云赶紧去抢杯子,生怕她不住,可是手刚要挨到杯子就被端木若兰的另一只手给挡回去了。就这样,李风云眼看着端木若兰在痛苦万分的情况下把整杯酒给喝了下去,然后把杯子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这时,王芸的酒也喝完了,整个房间里掌声经久不息,大家都说没看出来,这里还有两个女中豪杰,真是可敬可畏啊。

  众人就在一片热烈的气氛当中结束了这顿饭局。

  李风云和端木若兰在告别了众人之后又再次把车子放在了乡土情的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一起摇摇晃晃的坐了上去。

  一上车端木若兰就靠在了李风云的身上闭上了眼睛,李风云觉得自己还有点清醒,就对司机说:“去帝豪花园。”

  可谁知车子还没开两分钟,李风云也靠着端木若兰的肩膀睡着了……

看过《沉沦!堕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