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沉沦!堕落? > 第五卷 灭顶 86

第五卷 灭顶 86

  (八十六)

  斗转星移,转眼间天都大酒店就开张半年了。半年之中,李风云不断的提高自己的管理能力和领导能力,现在已经比起初接手天都的时候要显得成熟、老练多了。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下午,他正一个人闲得没事在办公室里打盹,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宋超打来的,心想:这小子都好久没打过电话给我了,怎么今天这么好会打电话给我。

  想到这里,他就接听了电话:“喂——,领导,你好。”李风云故意拖起长腔,漫不经心的对着电话说道。

  可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宋朝焦急的话语:“喂,风云,不好了,浩天出事了。”

  李风云一听宋超这么说,也大惊失色的说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宋超说:“在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反正他这回死定了,我现在正在火车站准备上车去深圳,估计明天早上六点半到。你来车站接我,我到了再具体和你说。我是坐****次车,在六号车厢,你明天一定要在车站等着我,我先和你讲一下具体情况之后还要去深圳市局去开会呢。好吧,我要上车了,就这样。明天见。”宋超一口气说完了要说的话,就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李风云一个人楞楞的听着自己电话里传出来的急促的‘嘟嘟’声。

  过了好久,李风云才反应过来,他把电话放在桌子上之后,点燃了一根烟开始回味宋超刚才说的话,他心里想:宋超说浩天出事了;反正这回死定了。难道浩天在外面和别人争强斗狠遇到了什么不测?想到这里他马上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那么好的身手,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那么,会不会是他发生了什么譬如说是车祸之类的意外,那也不太可能,如果是这种事的话在电话里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了,宋超没必要在赶到深圳之后再说,看样子肯定是在电话里讲不清楚的事他才会说明天当面讲。

  李风云就这样子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了半天,想来想去还是禁不住给宋超发了条短信息:阿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浩天怎么了?

  过了很久,才收到宋超的回复:风云,关于这个问题现在是真的一时也讲不清。反正是很糟糕,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明天来车站接我,我再和你具体讲。

  李风云看完了宋超的短信息,开始着急起来,看样子浩天这大半年不见,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要不然宋超不会说让他先做好心理准备这样的话,可能这回他是凶多吉少了。想到这里,李风云首先想到的是端木若兰,这个消息现在应不应该告诉她呢?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现在暂时还是不告诉她,因为自己现在都没了解具体的情况呢,要是告诉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于是他就简单的安排了一下第二天早上的买菜工作,也没和端木若兰多说什么。

  这晚,李风云辗转反侧,几乎是一夜无眠,到了下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在半睡半醒间还仿佛看到了浩天满脸是血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想喊他,可是不管自己的嘴张得多大也始终喊不出一个字;他想去拉他,可是自己却始终寸步难行,脚底就象是被灌了铅一样的重。就这样,他眼睁睁的看着浩天露出一付极度痛苦的表情,面对着自己慢慢的、慢慢的被什么东西给吸着向后退去,然后消失了……

  风云大喊一声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原来自己是在做梦,再一看表,才凌晨四点多,可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已经好久都没有做过梦了,更不要说是噩梦,他越想越觉得后怕,也越来越迫切的想知道浩天到底出了什么事,于是他索性就坐起来,点了根烟,一个人边沉思边抽着,好不容易靠到了五点半,他起床洗脸、刷牙,然后出去开着自己酒店为了平时采购方便而买的面包车向车站走去。

  一路上,李风云边走边看表,心想:一切迷团,见到宋超之后就可以解开了。

  在站台上经过漫长的等待(其实时间并不长,只是心里有事的人觉得长罢了,李风云也不例外。),终于等到了载着宋超的那列火车,李风云等车一停稳就向车厢里不住的张望,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终于从火车上走下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宋超。

  宋超一下火车就和李风云紧紧的握了一下手,然后说:“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李风云说:“是啊!浩天到底是怎么了?”

  宋超边走边说:“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说。”

  李风云跟在他后面说:“那就到我车里去坐吧,在车站广场上。”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走到了李风云的车里,李风云给宋超递了一根烟过去说:“阿超,早餐就先不请你吃了,你还是先说说浩天到底怎么了吧。”

  宋超见他这么问,就把烟点着,抽了一口之后从自己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张照片,递给了李风云。

  李风云翻看着那些照片,只见照片上是几个被枪击死亡的警察,从照片上看来,他们都死得很惨,整个现场充满了血腥。

  李风云看完这些照片后说:“阿超,你给我看这些照片干嘛?”

  宋超又抽了一口烟,从李风云手里拿回照片放进包里之后说:“刚才你看到的这些牺牲的警察都是我的手下,还有一个是我的上司,他们在奉命侦察一宗毒品交易案的时候跟踪毒贩至交易地点,可谁知前来交易的毒贩身手敏捷,枪法如神,我们的队友全都遭到了他的伏击,后来他可能是听到了我们赶来支援的警车的声音,在慌忙逃跑的过程中还没忘记向被我们跟踪的那个毒贩补了一枪,等我们发现了他们的时候,那个毒贩早就逃得无影无踪。后来,经过全力抢救,我们的四个队友除一人生还外,无一幸免。那个毒贩倒是抢救过来了,据他供述:他本人叫张全,和他交易的毒贩是一个最近才出道的雏,但是身手却非常的好,他们一共才交易了数次。张全还交代,这个毒贩和上次我在电话里和你说的我们抓的那个毒贩都是在为一个外号叫‘铁拐李’的毒枭卖命,据说他们的总部在深圳,自从上次那个毒贩伏法之后,没多久,‘铁拐李’就派这个新手和他交易。张全说他对这个人知道的也不是很多,除了知道他是新手外,就是知道他也是氐中人,因为他能说一口地道的氐中方言,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说到这里,李风云插话道:“你和我说这么多你们的案件干什么?你总不会怀疑是浩天干的吧?”

  宋超说:“你先听我说完。”然后顿了顿又说:“后来我们就按照张全的描述,把氐中符合年龄特征的有犯罪前科的人的户籍资料全部调入手提电脑里带到病房让张全一张一张辨认,结果花了两天时间也没有结果,他看了所有的照片都是摇头,后来没办法,我又请示局里,局长批示,把搜索范围扩大到没有前科的青年身上,我们又重新整理和调动氐中市所有符合年龄特征的公民的资料和照片给张全辨认,可是一连几天他都是摇头,眼看着就把所有的照片给过完了,我也正在对这个大海捞针式的搜索产生怀疑的时候,突然奇迹出现了,昨天中午张全竟指着一张照片肯定的说:‘就是他。’”说到这里,宋超停住了。

  李风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急急的道:“你刚才说的那个毒贩认出来的人该不会就是浩天吧?”

  宋超点了点头。

  李风云大喊:“不可能,是不是那个毒贩认错人了?”

  宋超的回答马上否定了李风云的说法:“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就问张全是不是认错人了,可是他肯定的说没错,他们虽然是交易的次数不多,但是他的面孔却是牢牢记在心里的。我也知道他们毒贩有这个特点,就是眼睛毒,记人长相记得特别清楚,看人的样子也能判断是吸粉的还是警察,要不然他们怎么会一打眼就知道谁是真买粉的谁是警察呀?吃他们这碗饭的就是靠着这双眼睛呢,要是眼睛不亮早就枪毙几百个回合了。”

  说到这里,宋超深吸了一口气,又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继续说道:“至此,一条涉枪贩毒巨鳄就正式的浮出了水面。上次抓住的那个马仔死活都不肯说出他的老板是谁,我也知道他们这行有行规,就是你给老板‘跑货’一旦栽了,只要你不把老板供出来,就算是你死了老板也一定会给你家人一笔安家费,而且这个是行规,那些老板是百分百会履行承诺的,所以这就为我们打击幕后黑手带来了很大的阻力。上次那个把罪名全部担了,问什么都说是他干的,再问货是哪来的就说是捡的、偷的什么说法都有。反正就是一心求死那种,我们在他的身上一无所获。这次抓获的这个张全到是挺合作,因为他是自己单独贩毒,没有替谁卖命,死了也没人会理他,而且又被浩天打了一枪差点致命,所以他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全部都交代了,争取宽大处理。可是,他所知道的情况实在是太少里,凤毛麟角而已。针对这些情况,昨天下午我们全局中层以上干部开了一个工作分析、碰头会,在会上我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下案情及我与浩天的关系,还有就是浩天的个人简历,我想这些是在分析案情的时候不得不说的一个问题,我们的队友之所以死伤惨重,就是因为浩天在部队里数年练就的本领太强,一般的警员跟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反侦察能力应该是相当强的,要不然也不会对我们的队员进行那么精确的伏击。毕竟,在部队里当了那么多年的侦察兵,在战略战术的运用上,在反侦察的能力上,在搏击和枪法上,他都是比我们的一般警员要厉害数倍的。在介绍完这些情况之后,局长亲自做了指示,他说根据毒贩张全的交代和我的分析,现在陈浩天很有可能已经逃回了深圳,他已经和深圳警方取得了联系,深圳公安局要求我局派一名警员携带陈浩天的照片和资料来深圳协助调查。这个案子本来一直都是我们队长在跟的,现在队长牺牲了,局长就把它移交给了我,再说局长说我和陈浩天曾经是战友,对他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就决定派我到深圳公安局来配合侦察,争取活抓陈浩天,把长期以来隐藏在背后的危害氐中市的毒枭给挖出来。我接到任务收拾了一下之后又去了一趟浩天的家,他父母说他出去打工去了,已经走了好几个月了,我也就没多说什么,从他家出来我就直奔火车站而去,在站台上我打了个电话给你,因为想着在电话里也讲不清楚,所以就改在今天告诉你了,我觉得我们自己的兄弟走上了这条路我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你。”

  李风云静静的听宋超说完之后,给宋超递个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根,两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抽着烟,李风云抽了一会儿之后说:“阿超,你这个消息不会有错吧?”

  宋超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不相信这是事实,我也不相信,但是没办法,事实就是事实。你想想,张全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了,能认错人吗?再说就是因为浩天是刚回来地方报到的,刚换的新身份证,所以才会在户籍资料里排到了最后,张全经过了几天的辨认,数千个人从他眼皮子底下过,他都不说,单单就指着他的照片说是,你觉得会错吗?”

  李风云摇了摇头,然后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冥思了一会儿之后说:“阿超,你说这个事该不该告诉端木啊?”

  宋超想了一下说:“她?我也不知道,你觉得呢?”

  李风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已经分手这么久了,端木也已经从以前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但是如果现在突然告诉她浩天变成了一个毒贩,还持枪杀人,你想她会有怎样的反应?我真的不知道。”

  宋超叹了口气说:“该知道的始终都会知道,浩天现在所犯的罪行足以枪毙几个来回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抓住他只是迟早的问题。我想,还是早点告诉她的好,也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再说,反正他们现在也已经分手了,告诉她也没什么。”

  李风云点了点头说:“好的,我会想办法让她接受这个事实的。说了这么久,饿了吧?我们去吃点早餐吧。”

  宋超看了一下表说:“我要去深圳市局报到去了,早餐就省了吧,可能现在人家正等着我过去开会呢!”

  李风云想了想说:“那好,你在这里等下,我马上回来。”说完,李风云就下车走到车站门口,买了一点茶叶蛋之类的即食小吃拿到了车上,边发动车边说:“你先将就吃点,我送你去市局。等你什么时候不忙了再打电话给我,我带你去我们酒店去看看。”

  宋朝说:“好的。等我把这些事情处理完了就去你那里,可能我还要在外面住宿,然后回去再报销呢,那样的话我就到你的酒店里去住了。”

  李风云说:“行,那样最好。”说完,就开着车子向深圳市局驶去,车子看到了市局门口,李风云看着宋超走进了市局才开着车向自己的酒店驶去……

看过《沉沦!堕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