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沉沦!堕落? > 第五卷 灭顶 98 下

第五卷 灭顶 98 下

  (九十八)下

  一路前行,李风云和宋超又顺着原路返回,路上两人均未说话,他们和陈浩天短暂的会面就这样仓促的结束了,仓促得三人都没能来得及叙叙旧、仓促得李风云都觉得是在梦中。就在这亦梦亦幻的状态下,李风云和宋超一起跟在周管教的后面走出了看守楼,又看着端木若兰和陈浩天的父母跟着他走进去。

  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后,宋超递给李风云一根烟,然后感叹道:“又是一场生离死别,人间悲剧啊!”

  李风云抽了口烟,默然的点了下头,没有做声。

  宋超又接着说:“风云,你知道吗?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真的替浩天感到不值。才刚刚退伍几个月就犯下了这么重的罪,就要永远的离开我们,想想都不是个滋味。”

  李风云也点了点头说:“是啊!人哪,千万别犯错,走到他这一步也是够惨的了。唉,阿超,我就不明白,你说为什么这人就会走到这一步上来了呢?他们为什么要贩毒呢?”

  宋超冷笑了一下说:“那有什么不明白的呀?钱呗。你想想,贩卖毒品的利润最少是百分之四百,如此暴利的诱惑就是他们贩毒的原动力。好象马克思曾经引用过英国的英灵格的话说过: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可以践踏法律了。所以贩毒如此高的暴利的活动又怎么会不激起他们的欲望呢?”

  李风云点了点头说:“恩,兄弟,你分析的有道理。钱哪,人说来说去都逃不开这个字。最近,接连不断的变故,我都有点承受不起了。”

  宋超想了想之后说:“兄弟,其实你也不要太伤感,我知道你这段时间承受的压力很大,身边的好友一个个的离你而去,你又被这个案子给卷得莫名其妙的破产,但是这些其实都只是暂时的,以后会好起来的,把心放宽点,别想太多了。毕竟,路是他们自己选的,钱我们也是能挣回来的。不是吗?”

  李风云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兄弟,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人在金钱和权势的面前会表现得如此的丑陋。你知道吗?我所经受的不仅仅是这几个好友的毁灭,还有一些无耻小人在这个案子里所表现出来的丑恶嘴脸。你和端木回氐中以后,我去找了一下任何,可谁知他的表现和回答令我绝望。我彻底的看到了人性的可怕。你知道他和我说了什么吗?”

  宋超见李风云的情绪如此激动,就又给了他一根烟然后说:“他和你说了什么?”

  李风云点燃了烟,吸了两口才开口说道:“他竟然说他和另外的几个老乡以前不知道李铭鑫是干这个的,现在他犯了事,他们都象避瘟神般的避开他,根本就不顾及一点昔日的情分。我质问他,他竟然和我说了一段令我一生都铭记于心的话,他居然说和我这么多年的交往无非就是看到我和张洁在一起,有钱有势,否则他早就不会来搭理我了,以前和我一起组乐队演出的那几个老乡就是因为他的冷漠而和他断交的。你知道吗?当这些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之后,我的心都凉了,我当时就有一种被抽空了的感觉。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人性为什么会如此的丑恶,就连李铭鑫的最后一程他们都不想去送,甚至于在我破产之后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吧?这——就是所谓的义气吧?”李风云说到这里,自嘲式的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阿超,你知道吗?直到这个案子发生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做人是这么失败的,现在再回头看看,才知道自己的身边原来从来都没有过朋友,当然——除了你。”

  宋超听他这么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想之后说:“风云,你也不要为了这些事情耿耿于怀了,这并不能代表这个世界就没有友情,只能说是你遇人不淑。没事的,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明天会更好。”

  李风云喃喃的说:“但愿吧。”

  说完这些,两人又开始沉默起来,这种沉默的对峙持续了好一会儿,宋超又再次打破沉默,他看到李风云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就换了个话题:“等这个案子彻底完了之后,我就带着浩天的父母回氐中去。你呢?有什么打算?”

  李风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做,什么都不想去想。我的脑子太乱了,我想,可能我还需要点时间来疗伤吧!在这段非常日子里,我几乎尝遍世间所以的痛苦:痛失一个默默的爱着我的女孩,和自己曾经的兄弟做了最后的死别,看到了众叛亲离的惨景,破产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最后我还要和李铭鑫再进行一次揪心的告别。你想想,种种这些,我还能去想什么,还能去做什么。”

  宋超默默的点了点头说:“好吧,兄弟,我能理解你此时此刻的心情,那你自己要想开点,我希望看到你早点振作起来。好吗?”

  李风云点了点头说:“好的,我会的。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人家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不是吗?”说完,冲宋超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两人就在看守所的院子里这样聊着、说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他们几乎同时看到了被浩天的爸爸和端木若兰两个人架着从里面谈话室里走出来、哭得泪人一般的浩天的妈妈。李风云和宋超一起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他们面前,帮他们一起搀扶着几乎虚脱了的浩天的妈妈向看守所门外走去。

  在回宾馆的路上,李风云和宋超扶着的浩天的妈妈几近虚脱,前面由端木搀扶的浩天的爸爸也是不断的用手背擦拭着眼睛,虽然是背对着他们,但是李风云仍能感觉到他的老泪纵横,仍能感受到他即将痛失独子的悲痛;再看着自己搀扶下的浩天的妈妈,李风云的心里再次产生了一种被什么东西抽空了的感觉……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看过《沉沦!堕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