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铁笔春秋 > 第11章 师徒相逢

第11章 师徒相逢

  古浪在哈门陀的暗助之下,两掌便惊走了谷小良及石怀沙,与丁讶继续赶路。

  现在还没有出青海境内,就先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古浪心中忖道:“看样子以后越来越危险了!”

  那匹黑色骏马,虽经连日的辛劳,但是仍然精神奕奕,驰行如飞。

  丁讶这时却沉默下来,古浪知道他在计划偷红珠的事情,便不打扰他。

  他想到丁讶昨夜曾经告诉他,除了谷小良及石怀沙以外,琴先生和哈门陀也都露了面,加上况红居和娄弓,“达木寺”的老人,等于全部跟踪下来了。

  他心中好不紧张,虽然是在驰骋如飞的情形下,他仍然耳目并用,防备着任何意外的发生。

  这时他又想到了童石红,忖道:“她怎么没有与况红居在一起呢?”

  想到童石红,他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但是他们之间到底陌生得很,相识以来,根本就没有见过几次面。

  由童石红,很自然地联想到桑燕,脑中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忖道:“啊!莫非她与桑九娘有关系?”

  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心跳,又忖道:“如此看来,桑家可能已经知道我要找她们……看桑燕对我的态度,似乎没有什么敌意,可是她为什么叫我躲开丁讶呢?”

  他想到这些问题,一时却找不出答案来,古浪垂目望了望丁讶,见他双目微闭,两只手扶着鞍桥,身躯随着马的势子晃动不已,好似是睡着了。

  古浪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忖道:“管它!事到临头总可解决!”

  马儿如电闪般,在寒林中奔驰,四下一片寂静。

  这一天,西北风愈加凌厉,高地上已经有了薄霜。

  古浪和丁讶终于来到了甘肃境内,投宿在“夏扣”附近的一个小镇上。

  初更时分,古浪及丁讶坐在昏灯之前,低声地谈着天,这几天来,丁讶绝口不提红珠的事,至于春秋笔更是没有提到。

  古浪知道强敌在侧,言行间也就越发谨慎,好几次想问问“桑家堡”的事,都忍了下来。

  这时他们坐在灯下,也是谈着些闲话。

  丁讶突然说道:“古浪,我们到门口去看看。”

  古浪很是奇怪,说道:“这么冷的天,都快下雪了,我们到门口去做什么?”

  丁讶瞪了他一眼,说道:“老闷在房里做什么?你这年轻人还不如我年老人呢!”

  古浪听他如此说,知道必有道理,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担心你的病,既然你要出去,我就奉陪,不过你还是多穿些衣服好。”

  丁讶穿上一件老羊皮袄,这是他在青海时买的,显得不大合身,但是看起来,比以前瘦弱单薄之状好多了。

  这家店房是一座小楼,古浪及丁讶所居是西厢房,这一排一共有五间房,正面有三间,东厢房也是五间,楼下是食堂,规模算是相当大了。

  古浪、丁讶沿梯而下,由于这座楼房年久失修,走在上面,地板不时地发出“吱吱”之声,丁讶笑道:“在这种地方作贼也不太容易呢!”

  说着他们已经下得楼来,虽然初更已过,但是楼下客人们要酒要菜,仍然热闹得很,吵成了一片。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丁讶莫非要探察什么人?”

  想到这里,他目光向四下扫射,打量着每一个饮酒的人。

  食堂中多半是行路客商,以及当地的苦力,饮酒聊天,一片喧哗,并没有一个可疑之人。

  丁讶说道:“屋里太闷气,我们到门口去!”

  古浪知道他如此说,又有道理,一不言发地跟着他,一同走出了店门。

  店外寒风凛凛,扑面刮来,丁讶不禁打了一个寒噤,紧紧地缩着脖子,说道:“唔,天真是冷下来了!”

  古浪望了望灰蒙蒙的天色,点头道:“恐怕我们赶不到四川就要下雪了!”

  丁讶双手套在袖管内,缓缓地行走着,古浪跟在他身后,心中猜疑着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大约走了十几丈,丁讶突然停下身子,压低声音说道:“你可知道,哈门陀也投宿在这店里了?”

  古浪闻言吃了一惊,说道:“啊!有这种事?你怎么知道?”

  丁讶笑了笑,说道:“他要投宿,焉会让你知道?我若不是特别细心,也不会发觉的。”

  古浪心中很是紧张,说道:“他一向回避着我,现在居然在此投宿,莫非对我有所怀疑,要采取行动了么?”

  丁讶笑了笑说道:“当然怀疑你,不过阿难子临去这一招实在太绝,谁也不相信,他已经把‘春秋笔’交给了你,所以他们只限于怀疑,杀鸡取卵之事,却是谁也不肯做的。”

  古浪细细思索他的话,未曾接口,丁讶又道:“除了他以外,琴子南也将来此投宿。”

  此言一出,古浪又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丁讶笑道:“他现在尚未到,如果我推测得不错,他也就快来了。”

  古浪似乎已感觉事态渐渐严重了,一双剑眉微微地皱起,沉思不语。

  丁讶笑道:“你不用害怕,他们来此投宿正是我们的好机会呢!”

  古浪一双俊目盯在丁讶脸上,摇头道:“我倒并不是害怕,只是有些不知如何应付……你方才说他们来此投宿是我们的好机会,这是什么意思?”

  丁讶向远处望了一下,说道:“你那粒红珠不是落在哈门陀手中么?”

  古浪连连地点头道:“是的,我正在为这件事发愁呢!”

  丁讶把声音放得更低,说道:“今天夜里,我们便下手偷回来!”

  古浪忧虑地说道:“哈门陀如此厉害,我们怎么下手呢?”

  丁讶经过一路盘算,心中早已有了腹案,笑道:“今天晚上是最好的机会,琴子南来此投宿之后,我就设法让哈门陀怀疑到他!”

  古浪讶然道:“可是他还没有来,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呢?”

  这时天色已经黑尽了,街上行人几乎已绝迹了,丁讶却说道:“他一定会来,半夜动手的时候,你也得助我一臂之力,我一个人恐怕还忙不过来呢!”

  说着,他声音放得更小,在古浪的耳旁喁喁而语,古浪不住地点头,有时偶尔插问一两句。

  他们谈了一盏茶的时间,天时已近二更,丁讶突然道:“我们可以进去了,琴子南正向这边来呢!”

  说着用手扶着古浪肩头,古浪好不奇怪,扭头回望,丁讶低声叱道:“不要看!我们回房去!”

  他在古浪的扶持之下,慢慢吞吞地回到了店中,楼下吃饭的客人,只剩下两三个老客,还在浅饮谈心,店门也上了板,四下清静异常。

  古浪等回到房中之后,立时熄灯,丁讶坐在炕上,低声道:“不要说活,琴子南八成已进来了!”

  古浪压低声音道:“他看见了我们没有?”

  丁讶微微一笑,说道:“他自然看见我们了……现在开始,不要再说话了!”

  二人在黑暗之中坐了半天,古浪正有些不耐,突听楼梯发出了“吱吱”之声,精神不禁一振。

  这时便听见跑堂的说道:“老先生,东厢房四号最好!”

  接着一个深沉的声音“嗯”了一声,一路走来,跑堂的说了不少话,但是那人连一声也没有答。

  渐渐地,声音消失了,又过了一阵,一切都归于寂静,丁讶还坐在炕上不言不动。

  古浪忍耐不住,低声道:“丁老,我们还不开始么?”

  丁讶低声回答道:“再等一等!”

  二人在黑暗中又坐了一会,丁讶走下炕来,低声道:“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先出去看一看,你要等我回来,千万不可妄动!”

  古浪答应一声,丁讶爬过去,轻轻地打开了后窗,紧靠着这排楼房,便是一道围墙,围墙之外是一片竹林。

  丁讶伸头出去,四下望了望,说道:“这两个老家伙还未入睡呢!哈门陀是住在正屋二号房!”

  古浪也伸头出去,全店灯光已熄,只有正屋二号及东厢四号房还有灯光透出。

  丁讶又道:“我先看看去,设法使哈门陀把‘红珠’留在房中,若是他一直带在身上,那可就费事了!”

  说罢双手扶窗欲出,古浪拉住了他,担心地说道:“丁老!你要小心!”

  丁讶笑了笑,说道:“不要紧,你等着我回来就是了!”

  语毕双手用力一撑窗槛,人已由窗口飞了出去,一团黑影在空中一闪,便失去了踪影。

  古浪转眼便不见了他的影子,不禁大吃一惊,忖道:“此人功夫这么好,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古浪自与他相识以来,第一次见他显露功夫,想不到竟是如此惊人。

  古浪坐在窗口,目光四下巡视,静静地等待,心中很是悬虑,因为琴先生及哈门陀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深怕丁讶万一有失。

  他焦急地等待着,突然一阵寒风扑面,方自一惊,一团黑影,已经由他身旁掠过,落在了炕上。

  来人正是丁讶,古浪又惊又喜,说道:“丁老!你真是不得了……”

  丁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别说了,现在不是夸奖我的时候,幸运得很,哈门陀把那粒红珠放在枕下,正好被我看见,我现在要赶快设法诱引他们出去,我走之后,你立时把窗户关成一道缝,然后注意着,只要看见我们三人入了竹林,马上就去办你的事!”

  古浪连声地答应着,丁讶又道:“得手之后,赶快回来,把被子盖上假睡,我最多只能耽误他们一盏茶的时间,在这时间内,如果有其他事故,你一定要自己处理好!”

  古浪问道:“还有什么其他事故?”

  丁讶接道:“石明松也在附近,提防着他,我走了!”

  说罢又似一阵轻风般,自窗口消失!

  古浪连忙把窗户关上,留了一条缝,全神向外注视,心中很是紧张。

  不大会的工夫,只见一条身影,极快地飞驰进入了林中,看来似是丁讶,只是身法太快,使人看不清。

  紧接着又是一条人影,“刷”的一声轻响,掠出了围墙之外。那人身子掠出,猛一长身,四下微微展望,接着又如怪鸟般投入了那片竹林。虽然他身子疾如闪电,但是古浪在蒙蒙的夜色下,仍看清楚了,他是琴先生。

  古浪心中很是紧张,忖道:“丁讶果然把他们引出去了!”

  一念及此,又是一阵轻响,一个极为熟悉的老人的影子,幽灵一般的,自七八丈高的房顶上落了下来!

  古浪一眼就看了出来,正是哈门陀。

  哈门陀落地之后,四下略一张望,又抬头向古浪所居这间房间望过来。

  虽然是黑夜之中,相隔又是如此之远,但是古浪仍然把目光避开了。

  哈门陀略为犹豫,也向竹林中扑了过去。

  古浪忖道:“我现在该开始行动了!”

  他翻身下炕,极快地拉开了房门,闪身而出,并把房门轻轻地带上。

  他一提真气,两个纵身,已经来到正厢二号房门口,那正是哈门陀的居室。

  古浪双手轻轻一推,房门竟未上拴,应手而开。

  室内一盏昏灯,摇摇欲熄。

  古浪一闪而入,把房门关上。

  只见室内一炕一几,炕上放着一个简单的小包袱,除此之外,别无长物。

  古浪再不迟疑,掀开了枕头,自己失去了那粒红珠果然霍然在目!

  古浪惊喜交加,急忙拿起装入袋中,正要转身之际,突然窗户大开,一条黑影闪电般射了进来。

  这人来得好不惊人,带起了大片冷风,吹得那盏昏灯几乎熄灭。

  古浪大吃一惊,一掌把油灯击灭,那人已发出了一声冷笑道:“好大胆的小贼!”

  一听这口音,古浪惊怒交加,沉声道:“匹夫,原来是你!”

  那破窗而来的,正是不久前向古浪暗施毒手的石明松。

  石明松穿着一身劲装,双手插腰,目光亮得出奇,他沉声道:“你偷的什么东西?”

  古浪怒喝道:“你管不着!”

  石明松冷笑道:“我偏要管!”

  说着右臂突伸,向古浪胁下抓来!

  古浪大怒,身子一闪便自让开,喝道:“无耻小人,我们到外面去!”

  石明松冷冷一笑,说道:“你骂我无耻,你夜半三更来此偷窃,岂不比我更无耻?”

  古浪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但是丁讶已经告戒过,他只能把哈门陀缠住一盏茶的时间,如果在此动手,哈门陀赶了回来,岂不前功尽弃?

  古浪想到这里,强忍着怒气,说道:“你不必逞口舌之利,我们到外面一会,我古浪一定叫你趁心如意就是!”

  石明松似已知道古浪的心理,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作贼的总是怕被人捉住,我们就在此地坐坐,等主人回来由他发落好了!”

  古浪怒火冲天,冷笑道:“哼!主人回来?他若是回来,第一个要你的命!”

  石明松笑道:“那你还担什么心?”

  古浪算算时间已经不多,喝道:“你到底敢不敢出去?”

  石明松摇了摇头,古浪强忍怒火,说道:“那么恕我不奉陪了!”

  说罢转身便要退出,石明松突然喝道:“慢着!咱们聊聊!”

  他说着右臂猛伸,五指大张,向古浪背后抓来。

  这一式来得既急又猛,古浪还来不及拉门,掌风已然抵达背后。

  古浪大怒,身子猛然一拧,喝道:“我还怕你不成?”

  掌随话出,双掌齐下,分别向石明松的双肩砍去,这一招虽然是发于急切之中,但因古浪怨恨已极,贯足了劲力,两掌之力,却也非同小可。

  石明松哪里敢接,他慌忙把势子撤了回去,古浪身子一转,便欲破窗而出。

  但是石明松似乎有意要把右浪留在房子里,他极快地拦到窗户之前,奸笑道:“何必要走?我们就在这里谈谈不好么?”

  至此,古浪已是忍无可忍,他也明白了石明松的用意,不禁冷笑道:“好得很,你当我真见不得主人么?你错了!”

  石明松微微一怔,古浪身形带着一阵急风,已然扑了过去,双掌一错,右掌以“鹰爪力”的功力,向石明松的前胸抓来。

  古浪这一招又快又急,锐风霍霍,石明松只觉眼前指影一片,胸前已感到一股莫大的震撼之力。

  他心中很是吃惊,肩头猛晃,古浪的五指擦肩而过,接着他一声大喝,右掌闪电般向古浪的顶门击来。

  古浪见石明松身手快速如电,心中暗凛,由于室中地窄,古浪正向前冲,此时躲之不及,只得把身子向后猛然一挫!

  石明松的右掌,已经离古浪的头顶不过半尺,古浪便觉一股猛力撞了过来。

  古浪忙又把身子一矮,石明松的右掌贴顶擦过,掌风震耳。

  古浪又惊又怒,在双方如此接近的情形下,他竟不向后撤,足下一点,反而欺身而进!

  石明松疾退三步,背脊已然靠住了门,古浪逼近,二指如电,向他小腹点到,指力沉浑,快似迅雷!

  他大惊之下,只得向左闪开了三尺,右掌猛然下沉,五指暴张,又向古浪的头顶抓来。

  古浪在进招之初,已然想到了时间不多,必须速战速决,所以才冒险逼近。

  当石明松的右掌才向下一沉之时,古浪又有了第二步行动,左掌虎口大张,急如闪电,向石明松的右掌手腕切去!

  就在同时,他右掌当胸推出,灵巧二指,以“玉指金丸”的暗器手法弹了出去,直袭石明松左臂。

  石明松万料不到,古浪冒此大险,出此奇招,两处受袭,又受地形限制,无法躲让,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来。

  眼看古浪两招都要着上,石明松咬紧了牙,大喝道:“你好厉害……”

  随着这声大喝,石明松身子猛然向下一矮,右掌疾缩,躲开了古浪的虎口,接着双掌会合,向古浪的右掌拍来!

  他这一招变化可说是神速已极,就在此际,房上似有了急促的起落之声。

  古浪大惊,身子猛然一侧,左掌闪电般收回,右掌更快的拂了出去,正好佛在石明松的“肩井穴”上。

  石明松身子一歪,倒向一旁,但是他仍然强持着,没有摔倒。

  古浪再不迟疑,右手一带把房门拉开,闪身而出!

  不料他才出房门,石明松竟强撑着受伤的身子,紧跟了出来,叫道:“你跑……”

  古浪大怒,回身一掌,拍在石明松前胸,喝道:“去吧!”

  石明松一声闷哼,口中喷出一片鲜血,身如断线风筝一般,一连地倒退出去,摔在房内。

  在这种情形下,古浪也顾不得慈悲,他“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极快地回到自己房中。

  当古浪才把房门拴上,窗内飘落一条人影,鬼魅也似,毫无声息。

  古浪一惊,沉声道:“谁?”

  来人却是丁讶,他低声道:“快脱衣服上炕!”

  说着他已把窗户关好,古浪与丁讶,二人默默无声,以极快的速度除去外衣和鞋袜,同时上炕,各自拉了一条被盖在身上。

  丁讶才一倒下,立时发出轻微的鼾声,古浪知道他是在假装。

  这时四野死寂,冷气由窗缝中袭入,但是古浪头上还在冒汗,心也砰砰地跳个不停。

  好半晌的工夫,古浪动也不敢动,蹩得浑身是汗,耳听丁讶的鼾声越来越大,不知他是否真的睡着了。

  古浪正自不耐,门外忽然传来脚步之声,随听哈门陀低哑的声音响起道:“喂,还不把你这个宝贝带走!”

  他的声音很低,但是古浪听得很清楚,心中一动,忖道:“他在对谁说话?”

  只听另外一个老人的声音说道:“你是什么人?对我徒儿下此毒手?”

  这人的声音非常熟悉,原来是琴先生,古浪心中立时恍然,忖道:“原来他们碰上了,他是为了石明松的事……”

  想到此,不禁又紧张起来,因为他怕石明松说出自己来,那时就麻烦了。

  这时又听哈门陀冷笑道:“他的穴道是我解开的,到底怎么回事你问他吧!”

  古浪心中很紧张,偷眼望了丁讶一眼,见他仍然鼾声如雷,睡得非常香甜。

  他大为纳闷,忖道:“莫非他真的睡着了?”

  才想到这里,已听得石明松虚弱的声音说道:“不是他,是另外一个老人!”

  此言不禁使哈门陀、琴先生和古浪同时惊讶起来,古浪忖道:“他为什么不说实话?莫非是怕丢人?”

  思忖至此,便听琴先生追问道:“什么人,难道你不认识?”

  石明松低弱的声音说道:“我不认识……”

  接着又是哈门陀的声音说道:“好了,你把他带回去吧!今晚的事还没有了,只是我心情不好,不愿算这笔账,以后再说吧!”

  琴子南追问道:“你是谁?”

  哈门陀却未回答,拖着轻微的脚步走了。

  接着又是一阵低语和脚步声,然后就归于寂静了。

  古浪用手紧握着那粒失而复得的红珠,心中有说不出来的高兴,忖道:“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把它找回来了!”

  才想到这里,丁讶翻了一个身,低声道:“到手了没有?”

  古浪兴奋的回答道:“到手了!”

  丁讶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说道:“唔,总算我没有白出力。”

  古浪紧接着说道:“刚才好险,我差一点被哈门陀碰见……”

  丁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详细的经过明天再谈,现在开始不要说话!”

  古浪知道哈门陀及琴先生必然不会就此善罢,于是就噤口不语,把被子打开了些,觉得甚是凉快。

  过了一阵,身上的汗渐渐干了,又感到有些冷,便又把被子拉上了些。

  夜静如死,北风凌厉,古浪听着肃杀的风声,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古浪熟睡之后,丁讶却小心翼翼地戒备着,因为他知道无论哈门陀或琴先生,都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他感觉到,这两个老人,不止一次地来房外察看,一直到天亮才消失。

  天亮后,丁讶叫醒古浪,说道:“哈门陀和琴先生都在休息,我们赶快走!”

  古浪奇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在休息?”

  丁讶低声道:“他们自恃功夫高,认为你无论如何也脱不了他们的跟踪,却料不到我另有捷径,这一次要使他们失望了!”

  说着已把东西整理好,古浪也匆匆洗漱完毕,二人轻轻地下了楼,付清了店钱,伙计早已备好了马。

  经过一夜的休息,人马精神焕发,二人便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去。

  沿途丁讶却绝口不提昨夜之事,弄得古浪很是纳闷,一阵奔驰,已出了百数十里,丁讶突然说道:“往左边行。”

  古浪一怔,说道:“左边根本就没有路呀!”

  丁讶慢吞吞地说道:“你不用管,向左方走没错!”

  左边只不过一个仅够一辆马车行走的草径,两旁都是山,根本无路可走。

  古浪正在犹豫,丁讶已经在前座接过了马缰,把马儿用力一带,那匹骏马立时向左奔去。

  到了山脚下,丁讶突然跃下马来,一手牵着马缰,说道:“随我来!”

  古浪大感诧异,忖道:“丁讶好像对这一带路径熟极了……”

  才想到这里,丁讶已转入了一块大石之后,在崎岖不平的山坡上前进。

  他边走边道:“这条路我太熟了,跟着我走,保险没错!”

  古浪心中纳闷,过了一会的工夫,居然真的被丁讶找出了一条路径。

  这条小路由于多年无人行走,所以杂草遍布,若不是丁讶指示,几乎分辨不出途径来。

  丁讶这时又回到了马背上,笑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放心地走了!”

  古浪笑道:“丁老,你怎么对这一带如此熟悉呢?”

  丁讶用手轻轻地拍着马头,笑道:“岂止这一带?全国的路我没有不熟的。走!”

  说着他用力地在马颈上拍了一下,马儿四蹄如飞,踏着半人深的荒草,飞驰而前。

  一连几天过去,居然是秋毫无惊,古浪和丁讶很顺利地到达了四川境内。

  这日时将正午,来到川北大镇“广元”镇外。

  为了避免惊人耳目,古浪老远就下了马,持缰走在马旁,这时虽然还未落雪,但是天气已越发的寒冷了。

  古浪远远地望见一家客店,“广元老店”四字招牌,在寒风之中摇荡。

  经过这几日夜的紧赶,丁讶确实显得很疲累了,他无力地坐在马鞍上,双手套在袖简内,哼唧着说道:“唔,好在已经入川了,我们今天好好歇歇吧!”

  古浪虽然心急如箭,恨不得立时赶到“黄角桠”,但是眼见丁讶有些不住,便道:“好吧!今天就好好歇歇。”

  同时心中忖道:“若是没有丁讶,我这一路真不堪设想呢!”

  思忖之际,已经到了店门外,小伙计早迎了出来,把丁讶扶下了马,说道:“唔,老太爷累了吧?”

  丁讶笑道:“还好……”

  二人进了店,这“广元老店”的规模倒还不小,食堂之内摆了十几张桌子,由于此地是镇口,所以一般过往客旅均在此落脚。

  这时食堂内差不多有八桌客人,喝酒聊天,各省方言均有,甚是嘈杂。

  古浪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怎么这么吵?”

  小二在旁笑道:“你小爷要是嫌吵,可到里面房间坐!”

  古浪点头称好,丁讶却道:“不了,我们就在外面坐坐,看看风景!”

  古浪听丁讶如此说,知道必有道理,便对小二道:“就在这里吧,找张干净桌子。”

  小二把他们带到一张桌子前坐下,二人点了酒菜,慢慢地吃喝着。

  古浪捧起酒杯,笑道:“丁老,这一路承你多照应,我敬你一杯!”

  丁讶迟迟地拿起酒杯,面上有一丝凄凉的笑容,说道:“上次入川,已是七年前的事了……干!”

  他说着举杯一饮而尽,似有无限感慨。

  古浪虽不知道这个奇怪老人的一段往事究竟如何,但却知道他早年在感情上必定受了很大挫折。

  停了一下,丁讶又举起了杯,说道:“从今天起,以后要靠你帮助我了,我也敬你一杯。干!”

  说着一饮而干,古浪迟疑着饮干了杯中酒,说道:“丁老,你饮得太猛了……”

  丁讶摇手阻止了他的话,说道:“不要紧,我刚才说的话你一定还不很明白,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古浪心中寻思道:“当然是要我帮助他入桑家堡之事了……”

  他们二人谈论着,不时地饮着酒,这多日来的辛劳,也就一扫而尽了。

  酒饭半酣,古浪目光略移,发觉对面桌上,有一个长身的年轻人,一双光亮的俊目,正盯视着自己。

  古浪的目光投过去,那人立时低下了头,慢慢地喝了一口酒。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莫非这人是盯梢的?”

  那年轻人自从古浪注意他以后,便未再抬一下头,只是闷声不响地浅饮着。

  古浪见他身躯伟岸,年约二十出头,长得甚是俊秀,尤其是一双眉毛,飞入两鬓,有一股少有的英气。

  他心中忖道:“看他样子倒不像为恶之人……”

  那年轻人穿着一身长衫,足下薄底布鞋,桌上放着一只小马鞭。

  由于古浪一直在打量他,引起了丁讶的注意,丁讶回过头,向那年轻人望了一眼,那年轻人的头垂得更低了。

  古浪心中诧异,忖道:“莫非这年轻人又是为我而来?”

  想到这里,却听丁讶说道:“尽看人家做什么?”

  古浪便把目光移开,心中却总有一团疑虑。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不到,那年轻人招手唤来了小二,付清了酒钱,但是并未离开。

  古浪又对他加了几分注意,随听小二说道:“三爷!马牵来了!”

  古浪回身向店外望去,只见一匹神采奕奕的胭脂马,已经牵到了门口。

  那年轻人拿起了马鞭,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当他走到古浪面前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马鞭突然掉了下来,落在古浪的脚前。

  古浪一惊,那年轻人嘴角已然扯出一丝笑容,以低沉的声音说道:“对不起!”

  他弯身拾起了马鞭,很快地走出了店门,上马之后,以不太快的速度,向南而去。

  古浪整个的注意力,全被他吸引过去,望着他的背影发呆。

  这时突听丁讶道:“这孩子,居然还认识我!”

  古浪心中一惊,问道:“怎么?他……你认识他?”

  丁讶伸出右手,向地上指了一下,说道:“人家留下了东西,你却一点不知道,真是笨得可以了!”

  古浪大为诧异,低头看时,原来在自己脚旁,有一个折好的纸卷,上面写着:“古浪亲拆”。

  看到了这个纸卷,古浪面上不禁一红,忖道:“惭愧!”

  他连忙抬了起来,丁讶又笑道:“可笑这个孩子,在我面前也要来这一套,岂能逃出我的眼去?”

  古浪拿着纸条发怔,因为照那年轻人的意思,分明是除自己外,不使任何人看到,但是现在丁讶已经知道了,弄得他不知是否应立即拆阅。

  丁讶喝了一口酒,笑道:“不用避我,写的什么我猜也猜得出来!”

  古浪讶然,望了丁讶一眼,丁讶又道:“一定是桑燕写的,要你远离我,我是个恶魔……等等,说不定还会约你一晤呢!”

  古浪将信将疑地打开纸卷,只见纸上写道:

  “古浪:

  叫你远离恶魔,你不听话,现在惹魔上身,想要摆脱可就麻烦了。吃完饭之后,清独自来‘枫林镇’一晤,共商对策,注意,不可让他知道!

  桑燕”

  古浪又惊又喜,把纸条合上,望了丁讶一眼,丁讶笑道:“怎么样?我没猜错吧?”

  古浪笑道:“丁老真是料事如神,果然都被你猜中了!”

  丁讶夹起一块牛肉,放在口中一阵细嚼,接着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她一定约你到‘枫林镇’见面!”

  古浪更是惊奇,说道:“怎么你……你全知道,就好像是看过了一样!”

  丁讶面上笑容未敛,但却能掩一层伤感之色,目射远方,说道:“我怎会不知?桑家的人都是爱枫叶的……”

  古浪心中一震,说道:“莫非她……她就是桑家……”

  话未说完,丁讶已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必问我,你见了她自然知道,刚才那年轻人叫桑鲁歌,是桑燕的哥哥!”

  古浪更是惊异不置,丁讶笑道:“看样子你吃饭也没心思了,快去吧!我回房里休息。”

  古浪点头答应,命小二备马,丁讶又从身上掏出一张药方,递给古浪道:“你回来时,到西镇给我抓剂药来。”

  古浪一惊,说道:“丁老,你……”

  丁讶摇了摇手,说道:“没事!你快去快回,我们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要赶路!”

  说着在小二的扶持下,到后房休息去了。

  古浪把药方放好,出了店,跨上了自己的千里宝马,回头对小二道:“小二哥,‘枫林镇’在哪里?”

  小二笑道:“顺着这条路走,不远就是。大片枫林,好找得很!”

  古浪点头称谢,策马如飞而去。

  古浪因为饮了酒,身上一阵阵地发热,迎着凉风一吹,倒也舒适异常。

  这是一条很宽的街道,两旁很多商店,虽然寒风似刀,但是仍有不少人在洽买货物,显得非常热闹。

  由于镇上人太多,古浪尽管心急,也不便放马快行,但是心中恨不得立时赶到。

  说来奇怪,桑燕的影子,这时就像是一根丝一般,紧紧地系在他心头。

  虽然只是一次萍水相逢,但是古浪对她的容貌却记得清清楚楚。

  跑完了这条大街,果然有一大片枫林,时已初冬,仍然殷红如火,映得附近的房舍、农田都变了颜色。

  古浪望见这一片奇景,不禁心怀畅开,忖道:“好一片奇景,住在这里的人真幸福啊!”

  马儿来到枫林之前,古浪停了马,四下张望。

  这一带行人绝少,房舍均在枫林之后,所以清静异常。

  古浪正在发怔之时,突听一个娇嫩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喂,我在这里!”

  古浪转头望去,只见十丈以外,一个翠衣少女,立在一株枫树之下。

  古浪如中急电一般,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怔怔地望着她,不言不动,毫无反应。

  桑燕穿着翠绿色的长裙,乌黑的头发用一块浅蓝色的丝绢系着,垂在脑后。

  她临风而立,罗袖飘飘,枫叶的殷红,透映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娇艳如花。

  古浪真的看呆了,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并且,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美丽的女人!

  桑燕抬起了右手,向古浪招了招,说道:“喂!你怎么了?”

  古浪这才惊觉过来,面上一红,连忙催马赶到近前,说道:“姑娘久等了。”

  桑燕浅浅一笑,说道:“你先下马来再说话呀!”

  古浪面上又是一红,忖道:“我这是怎么了!”

  他连忙下了马,随手丢开了马缰,马儿悠闲地走向一旁。

  古浪说道:“姑娘留的条子我看到了……”

  桑燕四下望了望,说道:“我们到里面再谈!”

  说着向枫林中走去,古浪紧跟在后,踏着满地红叶,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入林十余丈,桑燕这才停下了身子,回身道:“那条子你没让丁讶看见吧?”

  古浪心中奇怪,忖道:“她怎么知道丁讶的名字?”

  他嘴上却答道:“没有!他没有看见。”

  桑燕点了点头,说道:“你可知道丁讶是什么样的人物吗?”

  古浪摇头道:“我不知道,还请姑娘示知!”

  桑燕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关于他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姑婆说,他虽然不出江湖,可却是江湖中一大魔头,数十年前,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呢!”

  古浪吓了一跳,说道:“啊?有这等事?我看他并不似为恶之人”

  桑燕接口道:“听说他善恶不分,他已经失踪二十年了,不知你怎么会遇上他!”

  说着一双美目注视着古浪,似在等他的回答。

  古浪心忖:“达木寺之事,还是不宜告诉她……”

  于是岔开道:“姑娘这么说,莫非姑娘与他有仇?”

  桑燕迟疑了一下,说道:“他与我本人倒是没仇,不过姑婆说,他是我们家的大仇人,如果不是再三叫我们避开他,我真要找他算帐呢!”

  她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七年前,他曾经到我家来过一次,结果我姑婆不肯见他,他只好走了!”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难怪丁讶这次入川如此感叹呢!”

  古浪满腹疑惑,问道:“姑娘,你姑婆是……”

  桑燕一笑,说道:“我姑婆就是你要找的人。”

  古浪大为惊异,脱口说道:“啊!桑九娘!”

  桑燕点头,说道:“不错,我姑婆就是桑九娘。”

  古浪突然想起一事,诧道:“姑娘,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姑婆的呢?”

  桑燕道:“都是姑婆告诉我的!”

  古浪不禁更为惊讶了,忖道:“桑九娘怎么知道我来找她?相隔万里,她是怎么知道的?”

  桑燕似乎看出了古浪的心思,笑道:“姑婆告诉我,说有个年轻人要为‘春秋笔’的事来找她。”

  古浪大诧,说道:“你姑婆怎么知道的?”

  桑燕道:“春秋笔的上一代笔主阿难子,两年之前曾来过一次,告诉我姑婆说,两年后可能会有一个年轻人来找她帮忙,所以我们算算日子,现在差不多了。”

  古浪料不到阿难子已经预先告诉了桑九娘,便问道:“可是你们怎么知道他选中的就是我呢?”

  桑燕笑了起来,说道:“我初看到你的时候,就看出是你了!”

  古浪说道:“既如此,还望成全才好!”

  他微微躬身,目光射在了桑燕那双薄底小皮靴上,不禁心神一荡,赶快把目光移开,心头莫名地跳了起来。

  桑燕笑道:“我要是不管你的事,也就不找你了!不过我姑婆的脾气很怪,要想见她可是太难了。”

  古浪皱眉道:“全仗姑娘帮忙!”

  桑燕悠悠地走开了几步,说道:“我说过我是要帮助你的,但也没有十分把握,若是你仍和丁讶在一起,恐怕就见不成她了。”

  古浪讶然道:“为什么?”

  “我姑婆是绝不愿意见丁讶的,你与他在一起,岂不倒霉!”

  桑燕说着,拾起了一片枫叶,靠在树干上玩弄着。

  古浪走上去道:“可是丁老并没说他要找桑家堡呀?”

  桑燕笑道:“他当然不会说,他就是要利用你的关系,一同进入桑家堡。”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你凭什么信物进入桑家堡呢?”

  古浪心中一动,答道:“先师阿难子留有一封书信。”

  桑燕紧接着又问道:“还有什么?”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

  桑燕的秀眉皱了皱,说道:“你回去之后,好好地察看那丁老头,若是他身边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如珠子啦、叶子啦,赶快告诉我。”

  听了她的话,古浪心中暗笑,忖道:“她倒要我作起奸细来了!”

  心中如此想,口中却连声地答应着。

  桑燕很是高兴,接着又道:“只要你办好了这件事,你的事我可担保没问题,有了消息时不必急,我哥哥会跟你联络的。”

  古浪见她说得如此天真,心中好笑不已,但是表面却不露神色,问道:“若是他没有什么东西呢?”

  桑燕怔了一下,说道:“一定有,你慢慢找好了。”

  她说完便向枫林之外走去,古浪跟在后面道:“姑娘,现在还早,你这就要走么?”

  桑燕足下不停,说道:“还早什么?再不回去丁讶就要疑心了,谈话的机会多得很,以后到了我们堡中,我天天陪你……”

  说到这里,似乎发觉说漏了嘴,脸上飞起两朵红霞,加快向林外走去。

  古浪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忖道:“我如果能与她常在一起……”

  思忖之际,已然出了枫林,古浪见自己身上已落了好几片红叶,便用袖子拂去。

  桑燕忽然道:“我哥哥来了!”

  古浪闻言抬头望去,见方才酒店中的那年轻人,正向这边走来。

  这人便是桑燕的哥哥桑鲁歌。

  他走到近前,立时对桑燕道:“你都给他讲明白了么?”

  桑燕点点头,说道:“都讲明白了,那边怎么样?”

  却不料桑鲁歌忽然握住了古浪的双手,笑道:“好极了!欢迎你到桑家堡来!”

  他一双虎掌虎虎有力,倒把古浪吓了一跳,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桑鲁歌接着又说道:“我们兄妹两个闷死了!你来真是太好了!刚才我就想与你畅谈,碍着有那个怪老头子……”

  他一说就没有完,好似久居狱中的犯人,突然见了朋友似的兴奋。

  桑燕瞪了他一眼道:“鲁哥,你怎么了?”

  桑鲁歌这才放开了手,笑道:“对了!老家伙休息了半天,已经醒了,你快回去吧!”

  古浪虽然被他弄得有些混乱,但是也感觉到他为人热情豪爽,笑道:“多谢桑兄盛情,小弟能与桑兄结识,真是三生有幸!”

  桑鲁歌豪爽地笑了起来,说道:“好说!好说!我们以后随时会见,你赶快回去吧!”

  古浪点点头,跨马离开了“枫林镇”,返回广元。

  入镇后转往镇西,为丁讶配了药,回到客店。

  他回想方才的事,实在感觉到怪异得很,但是也很高兴,有了桑氏兄妹的协助,自己想进入“桑家堡”,总不至于毫无门径了。

  进入房中,丁讶刚刚下床,便叫小二送来了瓦罐火炉,三分水两分酒地煮了起来,弄得满房是烟,古浪连忙把窗户打开。

  丁讶问道:“你可见到她们兄妹?”

  古浪点点头,便把经过情形如实地告诉了丁讶,因为他觉得没有瞒他的必要。

  丁讶听完忽然大笑起来。

  古浪很奇怪地望着他,不知他为什么发笑。

  丁讶笑了半晌,才停了下来,摇头道:“可笑这两个娃娃,真是天真得很,其实我如果一定要见九娘,七年以前就见过了!”

  古浪诧道:“那你为什么没有见成她?”

  丁讶摇了摇头,喟叹一声,说道:“只因以前与她有过口头约定,不便毁约,否则我要进入他们桑家堡,凭谁也拦不住我!”

  古浪思索了一下,说道:“他们还在等我的消息,以后见了他们,我要怎么说呢?”

  丁讶接口道:“既然你不愿意骗我,我当然也不愿意你骗他们,下次见了他们,就说这一次我非见九娘不可,别的什么也不必说!”

  古浪答应着,见丁讶神情黯然,知道他与桑九娘之间,必有一段伤心痛史,很想探问明白,却又觉得有些不妥。

  这位白发老人,似乎沉入了往事,他移步到窗前,望着远处的寒树出神。

  古浪跟到了他的身旁,低声道:“丁老,你在想什么?”

  丁讶回过了头,脸上挂着几丝伤感的笑容,说道:“没有想什么……”

  这时药已经煮开了,丁讶倒了半小碗,热气腾腾,慢慢地喝着。

  室内出奇的宁静,古浪满腹疑惑,却又不好意思追问。

  丁讶很怪地把那碗药喝完,望了古浪一眼,笑道:“你一定想知道我与桑九娘之间的事,不用急,我慢慢会告诉你的。”

  古浪笑道:“我只是好奇,如果你有不便之处,不说也罢!我们下午还要不要赶路?”

  丁讶活动着瘦弱的膀子,说道:“我要多休息一下,我们已到地头,哈门陀他们还未出现,我想趁这段时间确定一下,看看他们是否还会追来,以定对策!”

  古浪道:“那么我们今天在此休息了?”

  丁讶答道:“那也不一定,我如果把消息探听确实了,说不定会星夜赶路呢!”

  他说着,披上了那件老羊皮袍子,古浪问道:“你要到哪里去?”

  丁讶道:“不是告诉你,我要去打探消息么?”

  古浪见他如此瘦弱,便道:“你还是休息休息,交给我去办,反正我闲着无事。”

  丁讶摇头道:“有些事你是办不了的,不过你不妨与我一同出去,分途打探,晚饭时再回来会合好了。”

  古浪答应一声,把窗门关好,随着丁讶一同出了客店。

  丁讶道:“我到枫林镇去,你就在附近逛逛,不可走得太远了。”

  说罢,独自向枫林镇走去。

  古浪望着他瘦弱的身影,一晃一晃的,渐渐消失在寒风里,心中不觉泛起一种说不出的黯然之感。

  他忖道:“江湖中人,到了晚年真是可怜啊!”

  他感叹了一阵,便向镇西走去。

  这一次他并没有骑马,沿途观赏着当地的风光。

  古浪虽然在四川住了很多年,但是西北一带却从来没有来过,不禁感到很新鲜。

  “广元”镇西,是最热闹的地区,有估衣铺、当铺,普通商号和一些叫卖的江湖玩意儿。

  古浪边走边看,忽见街角人群之中,一个批八字的先生,正在高声论相,说得头头是道。

  古浪忖道:“反正没事,我过去听听看。”

  他本来就是个孩子,性喜热闹,想到就做。

  古浪挤进人群之中,一看之下,不禁大为惊奇,原来那算命先生竟是一个五十余岁的妇人!

  他讶忖道:“怎么一个妇人在此算命?”

  那算命妇人穿着一件青布罗裙,面孔很红润,气色极好,花白的头发盘在头顶。

  她坐在一张木桌之后。桌布上用毛笔写着“牛婆断命”四个大字。

  这时正有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看样子像个苦力,穿得也不很像样,在寒风中耸着肩膀,让那牛婆算命。

  牛婆手中握着一管小字笔,在一张黄纸上且画且说,很多人都围着她静听。

  只听她说道:“三月之后,北方有贵人相助,你放心好了,这卦很好!”

  她说的是一口四川话,当她说到这里时,抬目望了古浪一眼。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这老婆子定不是平常人物……”

  那问卜的年轻人,仍不住地问道:“真正这样吗?那贵人姓啥子?”

  牛婆笑道:“要是不灵,你可来拆我的摊子!贵人姓氏有草字头,天机不可尽行泄漏,我不能再多说了!”

  年轻人高高兴兴地付了钱,这时又接上了一人,古浪忖道:“看样子这妇人一定很灵,这么多人都等着她问卦呢!”

  牛婆却把笔套了起来,说道:“对不起!我今天有事,只看到这里,明天你们再来吧!”

  众人好似很失望,有些人还要请她多看几个,她却不允。

  众人只好纷纷散去,古浪见已无可看,便也转身离开。

  不料古浪才走出两步,牛婆突然说道:“这位小兄弟请留步!”

  古浪回过头去,很奇怪地问道:“你是唤我么?”

  牛婆双目射在古浪脸上,含笑道:“是的!你可肯与我一谈?”

  古浪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是……你我并不相识呀!”

  牛婆已经把摊子草草地收好了,笑道:“我给你免费看个相如何?”

  古浪听她这么说,知道她另有心意,故意道:“对不起,我还有事情,改日再领教吧!”

  说着向牛婆拱了拱手,又待离开。

  牛婆站了起来,提高了声音道:“年轻人,日内即有大祸,你竟不肯听忠言么?”

  古浪又回过了身子,佯作不悦道:“你此言何意?”

  牛婆微微一笑,说道:“欲知详情,可往‘东兴店’寻找!”

  说完携物转身而去,在人群中消失不见。

  古浪心中忖道:“看样子又不知哪方来了恶星了!”

  这时却有些爱管闲事的人,纷纷围了上来,一个瘦子说道:“喂!小哥,牛婆的话可不能不信,你赶快去问个明白,也好设法消灾!”

  另一个人接口道:“牛婆言出必应,小哥子,赶快去吧!”

  古浪心中好笑,表面上敷衍他们几句,等他们散去之后,忖道:“如此看来,牛婆倒有几分灵验呢!”

  他又在附近转了一阵,远远望见一个大招牌,上写“东兴店”三个大字。

  古浪一笑,自语道:“我就去会会她!”

  他缓步向“东兴店”走去,心中寻思:“牛婆找我,决不是要相什么命,却不知她是哪一路人物!”

  思忖之际,已经走进了“东兴店”,这家客店的规模比“广元老店”就差多了,但是生意也很兴隆。

  古浪走到柜台上,堂柜的带笑道:“小爷可是住店?”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找人的,牛婆住在哪里?”

  掌柜的啊了一声道:“啊!牛婆就在后面,在一排房客最后,有一个单间,门口有牌子!”

  古浪称谢之后,走入后院,走过一排客房,便见一间单独的雅舍,四周遍植花木。

  门首挂有一块木牌,写着“牛婆断命”四个字,古浪走到门口,两扇木门突然打开,一个老人走出道:“你果然来了!”

  古浪望见这突然出现的老人,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这人并非牛婆,而是古浪最恐惧的人物——哈门陀!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古浪当时就呆住了!

  哈门陀笑吟吟地说道:“孩子,见了我不高兴么?”

  古浪强捺惊心,佯笑道:“啊!师父……我……我真想不到!”

  哈门陀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进来谈吧!”

  古浪满怀疑惧,走入房中,一看之下,不禁更为惊异了。

  原来那算命的牛婆,这时倒在一张椅子上,双目圆睁,似要冒出火来,看似被人点了软穴。

  古浪用手指着她,说道:“这……”

  哈门陀含笑接口道:“这老婆子怪异得很,替别人算命很灵,却算不准自己的命,哈哈……”

  说着大笑起来,牛婆的一双眼睛,更睁得几乎要裂开了。

  古浪说道:“师父,她只是一个算命的妇人,你何必如此对待她?”

  哈门陀收敛了笑容,说道:“一个妇人家,出来算命,那还会是好货?刚才她对你讲那番话必有深意,所以我才来问她,想不到她竟不吐真言!”

  古浪接口道:“于是你就把她点倒了?”

  哈门陀的光头猛摇了两下,说道:“她居然敢对我出手,我只是以自身罡气伤了她,你想我会为她开戒吗?”

  他虽然未开戒,不能与人动手,但是以罡气伤人,仍是一样的厉害。

  古浪这时心中已然有了腹稿,便道:“师父,你怎么一直不出现?害我老见不着你。”

  哈门陀靠到一张椅子上,哼了一声道:“哼!我不是在暗中保护着你么?”

  古浪点头道:“是的,若没有您,我已经死了好几次了。师父,现在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吧?”

  哈门陀摇头道:“还不行,有些事我得先查明一下!”

  听哈门陀如此说,古浪心中又是一惊,他深知哈门陀的厉害,但面上一丝也不敢露出慌忙神色。

  他故作诧异道:“有什么事要查明?”

  哈门陀一双精光四射的怪目,注视着古浪,以冷沉的声音说道:“那与你同行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古浪提着心说道:“我只知道他叫丁讶,以前开过药店,现在病得很重。”

  哈门陀瞪了他一眼,叱道:“废话!这些我也知道,难道你不曾问过他的身世?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古浪答道:“我问过他,他不肯说,只说他是一个伤心的人。”

  哈门陀目射奇光,说道:“他真的不肯说么?”

  古浪故作焦急状,说道:“师父!我真的不知道,难道你不相信我么?”

  哈门陀反倒露出了笑容,说道:“我自然相信你,这一路我都跟着你们,他说的话,我全知道,虽然看不出什么可疑之处,不过……”

  他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接道:“你也太笨,竟然套不出他的话!”

  古浪试探着问道:“难道他不是普通人么?”

  哈门陀摇头笑道:“现在还不敢说,你回去之后,要详细地注意,我会随时和你联络的。”

  古浪连声地答应着,心中暗庆,忖道:“如此看来,丁讶说的很多话,他果然没有听到,不然可就惨了!”

  哈门陀用平静的声音说道:“自从阿难子圆寂后,‘春秋笔’的下落成了谜,凡是在‘达木寺’的人,都有私藏的可能!”

  古浪听到这里,心中又是一惊,极力地镇静着,不显于神色。

  哈门陀接着道:“所以我这一路下来,不只为保护你,还在极力地观察那一群老怪物……”

  说至此,他的目光越发明亮,几乎使古浪不敢对视,但是古浪知道这是自己生死的关头,极力地平静着心情,细听哈门陀所言,心中暗思对策。

  哈门陀又道:“可是这么多日子下来,没有一些要领,他们几乎全怀疑你!”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更强了,古浪心弦为之一震。

  他连忙接口道:“真奇怪!不知我有什么使他们怀疑之处,沿途他们好几次要置我于死!”

  哈门陀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说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师父,我也会怀疑你呢!”

  古浪闻言又是一惊,他与哈门陀相处过一段时期,深知哈门陀的性情,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得大胆表明一下的。

  于是,他硬着头皮说道:“师父,我孤身一人,自‘达木寺’至此,师父一路暗护着,除了简单行李外,别无长物,师父可先搜我身,然后随我回店去搜行李,若有任何可疑之物,我愿受极刑!”

  古浪说了这一篇话,也可说是大胆已极,但是他知道,如果不这么表示,是很难消除哈门陀的疑心的。

  哈门陀果然笑了起来,说道:“这是什么话,我岂会怀疑你?”

  古浪的心这时才放了下来,忖道:“好险!万一他真的在我身上摸一下,我不是完了么?”

  想到这里,又听哈门陀说道:“你可以回去了,记住回去之后,多注意丁讶!”

  古浪闻言如死里逃生,忙道:“我知道了!”

  说罢转身就要退出,不料他刚到门口,哈门陀又道:“等一下,我忘了一件事!”

  古浪只得又转过身子,问道:“什么事?”

  哈门陀道:“你这次来四川,是要到什么地方去?”

  古浪早已准备好了,闻言答道:“我是到嘉陵江去,我师父的坟在那里,我要去祭坟!”

  哈门陀点点头,说道:“难得你有这番孝心,将来我死了,你也会给我烧冲纸吧?”

  古浪忙答道:“师父说笑了!”

  哈门陀由身上取出一个小铁盒子,走了过来,含笑道:“这几天之内,那些老怪物都要赶到了,你的危险也日增,我一个人,难免有照顾不周的时候,所以我要给你一样防身之物!”

  古浪忙道:“谢谢师父!”

  哈门陀道:“你可知这盒子中装的是什么?”

  古浪摇头道:“我不知道,还请师父明示。”

  哈门陀面上有一种异常的表情,握着那只小铁盒子,说道:“这是我使用一生的暗器,你用我以前所传心法,自可使用如意。”

  说着把小盒子打开,古浪凑了过去,只见其中布列有数十个金星,光辉耀目,极为好看。

  古浪心中很是感动,说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哈门陀又道:“这百十六颗金星,江湖上知之者极少,可是威力极大,以后你自然知道,记住,每一次用过之后,一定要拾回来!”

  古浪答道:“弟子知道了!”

  哈门陀叹息一声道:“唔,我用了数十年,没有少过一粒,你要特别珍惜!”

  说着递了过来,古浪伸手接道:“弟子一定好好保存!”

  话未说完,哈门陀突然把铁盒缩了回去,说道:“还是让我替你放好吧!”

  古浪一惊,哈门陀双手已然向他腰下革囊摸来,古浪闪之不及,顿时脸上变了颜色!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看过《铁笔春秋》的书友还喜欢